52.第五十一章(1/2)

第五十一章

萧重虽然不知道哪里说错了, 但还是赶紧安抚:“好好好, 我知道了, 今年冬天要白狐狸嘛,我去给你找些好的来。定比外头买的好。”

方婉这才嘟一下嘴,算是同意。

萧重这才说起正事来:“这是今日你在颜府发现的不对?”

“恩,是我今日在那府里看到的。”方婉也知道自己这是与今后的事印证才有这样敏感的, 若不是知道,大约没有人看得出这有什么不对,说:“你听我这样把这些都分出来, 是不是也觉得不对劲了?”

“你想的没有错。”萧重道:“一家两家在那里,倒是不显,这么多人家,又没有亲戚关系, 还至少有一半不是京城人家,这就是都拢在手里了。萧澜的银子花销有一点问题,我也知道一点儿, 郡王俸禄五万银子一年,加上封郡王的时候按例赏的食邑,皇兄从内务府给的庄子和铺子,统共一年不过十万银子的收益罢了。”

萧重算的清楚明白, 可见他倒真是办惯了差事的,说起来门儿清:“他府里的花销倒是不大, 但外头花的就不少, 只是一直不知道他银子的来路罢了——皇兄也没叫查。”

“看起来, 这是萧澜的一个银子口袋了。”萧重琢磨了一下,又摇摇头:“还不止,萧澜应该还有来银子的地方。”

他大约在心中默算了一下:“这些人家,满算起来,一年不过四五十万银子的进项,总不至于一总儿都给萧澜使,算个一半就不错了,大约二十至三十万之间,也算是一笔横财了。”

方婉与他说起这些事情,便发现,萧重大约因为是皇帝亲自养大的,遇事便显了出来大气,不仅看得透彻,而且高屋建瓴,总揽全局,于细处并没有格外理会,单看他们两个注意这些人家的时候便看得出来了。

萧重一旦注意到了这些人家,他对于这件事的思索,便是二十至三十万银子,然后就能得出齐郡王的银钱来源不止这一处的结论。于他来说,也就算是对这件事心中有数了,这与方婉的风格完全不同,方婉查的那可是细账,既然交给宝宜票号去查,那数目大约会细致到千两这个级别,但是,方婉这个查法,其中却没有齐郡王的花销这一项,她反而得不出同样的结论来。

这其实与两人的出身和成长经历有关,方婉思索了一下,觉得处于萧重那个级别,确实只要心中有数到那个程度其实就可以了,用不着过于细致。

怪不得陛下曾让他办那么些差使呢,方婉心中也不由的佩服起陛下来,萧重上辈子吃亏就在于没有防备,想来也是,谁也不会防备自己的亲娘吧!

不过这一回有自己了,自己可以替他防备,也可以替他完善细处,方婉想着,不由的就点点头:“我们这倒算是天生一对了。”

然后她发现自己竟然说了出来,萧重正目光炯炯的看向她。

方婉天生有股子打脸都要硬顶的脾气,此时话已出口,硬着头皮都要顶上去:“看我做什么,难道不是吗?”

萧重笑着连忙点头:“当然是,除了我,还有谁配得上你呢?”

果然还是很知情识趣的,方婉又觉得心中甜甜的,她时时有一种吃了糖的感觉,就是萧重不在跟前,有时候单是想到他,就难免有那种甜丝丝的感觉。

这才是男女之情吗?方婉想,便是不生五个孩子,也足够补偿了。

萧重却没有想到这上头,他感兴趣的是方婉为什么要查齐郡王的事,这些皇子们的事儿,都由皇兄做主,他们这样的人,就算知道些什么,都不会主动去查,储位相关,难免有一点犯忌讳。

方婉听他这样问,她所知道的一些事,却是不能说的,齐郡王虽是大皇子,早年也颇有声势,还在叶正成一事上暗害了萧祺一回,颇得了个贤王的名号。但后来在夺嫡之事上并没有真的占上优势,甚至有几年,还在表面上做了一个只爱读书,养着一批舞文弄墨的清客的闲散王爷,以前,方婉只知道齐郡王是牵连进了贪腐案,皇上虽没有查他,但私底下大约也是狠狠的训斥过,以致齐郡王都做出了无意储位的模样了。

以前方婉不知道细节,这会儿她看到颜家这样的场面,两相印证,就明白了不少。

要夺嫡,财源是必要的,养人手必不可少,齐郡王在侧妃的娘家这里,聚集了一大批只富不贵的低级官员,这些人确实有银子,合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照萧重的估计,二三十万银子一年,也很不少了,而且谁不愿意奉承齐郡王呢?出了银子,今后前程自是更好,有些人家,只怕想出银子还摸不到门路呢,这个聚财门道其实真不错,且与颜家走动,品级差不多,也不显眼,这位颜大人也算能干了。怪道颜侧妃没了之后,齐郡王一副深情模样,忘不了颜侧妃,又纳了一位小颜侧妃呢。

可是在今后的一两年里,这笔钱就变的烫手了。

萧重大概也算铁腕了,只卖他哥的帐,他办的那几件案子,那里头坐着的富贵人家就占了一半儿,大约他没有给自己侄儿面子,据实上奏了银子去向,这不仅仅是没了银子,这于夺嫡上可是狠狠的栽了一回,居然靠收贪官银子办事,这样的皇子,那离储位大概也就远了。

萧重有多少敌人,方婉现在不清楚,但齐郡王未来肯定是一个。

方婉便笑道:“那总是你侄儿,我既然发现了不妥,查一查,有了数儿,你回头提醒皇上一声,有些事上皇上才好办不是?难得皇上亲自来看我一回,这也就算是我的孝心了。”

她觉得陛下其实也会保护萧重,如果提前得知齐郡王贪腐的事,说不准就不会交给萧重去查了,即便有关,安排也会不同。

萧重不大信方婉这一套说辞,他还是觉得,方婉这还是在为他打算,就好像她总觉得他很快会死,所以总是在未雨绸缪,竭尽全力的想要救他似的。

好像她真的是特别怕他死,甚至曾经怕到明明那么喜欢他,又是一个配得上她的王妃之位,她也不愿意嫁给他。

这已经不是怕他死,这是笃定他会死了吧。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