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五十六章(加更)(1/2)

第五十六章

方婉接着又笑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两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就让萧重特别舒服, 他不由的觉得, 应该今后每次回府,方婉都温柔婉约的对他说:“你回来了。”

萧重这样想了一下,不由的便说:“我觉得皇兄也该给我们赐婚了。我也不小了。”

方婉这样的人,都不明白他这话是怎么拐弯到那上头去的, 不过方婉自然有方婉的好处,她对人的体贴,让人舒服的本事, 是千锤百炼而来,是以她便只是随着他的话说:“陛下想必是还要选个吉日吧。”

萧重不大满意,方婉又笑道:“我们家也才到京,哪有那么急的, 太后娘娘总是还得要见见我们家老太太、太太不是?你是她老人家的儿子,她若是连人都不见一回就赐婚,知道的人, 说是她老人家疼你,才这样遂你的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老人家不拿你当回事呢。”

“老太太平日里疼你,你也消停些, 别替她老人家招怨才好。”方婉有意说了一句老太太,但萧重并没有什么反应。

“再说了, 迟些赐婚也没什么不好, 如今满京城都觉得我是个狐狸精, 我也很苦恼啊。”方婉说。

萧重在方婉脸上其实看不出什么苦恼的样子来,不过想一想她的话,觉得她苦恼也是应该的,不过这个跟迟早有什么关系,他现在也知道,只要方婉嫁他为正妃,就坐稳了狐狸精的位子了。

这样的议论,是管不了的。

“迟点儿还能变?”萧重迟疑了一下问。

“又不是什么难事儿。”方婉笑道:“不管人家心里头怎么想吧,至少说起来得收敛一点。你既是贤王,我怎么也得是个贤王妃吧。”

说着话题一转:“你那边儿查的怎么样了?”

说起查的这个承恩公府的案子,萧重就恼火:“这家人真是烂透了,草菅人命,强占民女,强占财物,收人钱财替人枉法,就没有他们不干的,在这天子脚下都是如此,在阮氏老家谭城,就更无法无天了,一张手条就能要人的性命!”

“怪道在通州码头就敢随便撞你们家的船,原来是无法无天惯了的。”萧重说,这是真心实意的觉得天下是他们家的,查出这样的事来,当然恼火。

方婉道:“若不是觉得他们是这样惯了的,我也不会出个那样的主意要他们上钩了,果然就上钩了不是?你查有实据的,有苦主的,现在有几桩?”

“现有四个苦主,如今暂时安排在五城兵马司衙门里,有两个是有人证有实据的,别的还在查。”萧重说。

方婉点点头:“且借一个人给我使。”

“做什么?”萧重道。

“我为承恩公府费了这么一把子力气。”方婉说:“那位承恩公夫人,非得成就我的贤王妃名头不可。”

————————————————

阮夫人从景王府回去,觉得十分不妙,回了府就吩咐查这三个姓氏,最终根本就不必出去查,在府里一审跟着爷们出门的小子们,很快就知道了,这三个都是他们家的苦主。

桂阳村李家原是一家小康之家,有七八十亩好田,恰挨着阮家的庄子,阮家那年要发嫁大姑奶奶,欲把那庄子给大姑奶奶做陪嫁,只偏觉得小了些不够体面,便要把李家的田地买过来,这田地本就是李家安家立身之本,何况阮家的出价又低。李家自不肯卖,阮家一张手条子递到衙门,李家就被安了个通匪的罪名,家主被抓进大牢打了个半死,便被阮家强夺了良田。

而郭家则是阮老爷看上了他们家新娶的媳妇,强夺了养为外室,就养在承恩公府外头不过两条街的槐树胡同里的一处两进的宅子里头。

至于那位温秀才,就跟方三太太一般的倒霉,就因为挡了阮家的路,护卫骑马驱赶,他被马腿踹了几脚,回去就吐了血,没几日就死了。

阮夫人听了这些,一时呆若木鸡,终于明白了方婉的意思,那个狐狸精,那是要置他们阮家于死地啊!

这下子阮夫人这是真的吓到了,这样的事情,放在往日,不过是些小事,便是叫人捅出来,只要给衙门递个信儿,打个招呼,或者花些银子,就遮掩了过去,自不会有人为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来得罪承恩公府的。

阮皇后虽然已经去世了,但承恩公府因从龙之功,犹有圣宠,而且总也有些盘根错节的姻亲、亲戚和故交,那些衙门官员,地方的父母官们,不仅不敢得罪,还指望着能攀上承恩公府的关系,也谋个好差使,或是往上升迁呢。

可如今这些事落在方婉手里,这就不一样了啊,阮夫人想起方婉那一脸温婉贤良的笑容,竟不由的打了个冷噤。

自家老爷撞死了人,被抓进去,这才一天,方婉就能说出三桩往事来,这难道还能是碰巧?这明显就是在这件事之前就在查他们家了啊!

那个狐狸精这样狠毒,就为了她继母一个难产,就要整个阮家都万劫不复吗?

如今承恩公阮老爷还被五城兵马司暂时羁押,估计萧重查的差不多了,借撞死人的名头展开追查,大约就会移交大理寺了,如今阮皇后薨逝已久,圣心到底如何,也不知道,若是皇上下了狠心,要办成铁案,借此震慑权臣勋贵,那个时候,只怕就再也不能挽回了。

阮夫人迫不得已,只得派了人,请了阮家众位族人商议。

阮家商议了一日,便预备着打点出几万银子来,阮家的几位小爷,阮老爷的兄弟,连同族里几个有年纪认得人,常在外走动的族叔,都要带着银子去找各处的人走动疏通。

而阮夫人则带着儿媳妇,去方家赔罪,务必要方家高抬贵手,放阮家一马。

这件事,归根结底就是通州码头的事,引出来的祸事,偏方家又有景王殿下撑腰,阮家心里头再不忿,那也强不过大势啊!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