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一百零八章(1/2)

第一百零八章

恭亲王世子降两等袭爵为顺国公, 看起来好像是失了帝心, 风光不再了, 但皇上还是把内务府的差事给顺国公管着,这样有油水的肥差都还在手里,那就是还是受重用的。

自然也有人心领神会,看起来是恭亲王坏了事, 世子却大约是有功的啊。

是以圣旨一下,恭亲王府摘掉了王府牌子,改成了公府, 王府的一应规制,使的太监,长史官等统统都要改,不过据说皇上这还是顾念侄儿, 只叫改名字,撤掉违制的东西和人,却没叫搬地方。

原本的恭亲王府也是前朝王府改建的, 占地极大,后头花园还有一大片湖,比一般的国公府那自是要气派的多。

皇帝这两手平衡下来,顺国公袭爵庆贺宴请那日, 不少原本打算观望的人家,就都若无其事的去走动起来。

方婉既然得了萧重的嘱咐, 那一日也打扮的精致美貌的去了顺国公府, 方婉如今长的大了一点, 又做了母亲,肌肤微丰,好像就消不下去的样子,当年在温郡王府十数年如一日的娉婷身材,就如同随着那些旧事,一去不复返了一般,或许也再也回不来了。

胖了起来之后,她的模样好像天真更重,娇媚略失,格外显出几分明艳大气来,至少在不少平日里见她见的少一点的夫人太太眼里,觉得她美的就如这顺国公府满园的牡丹花,还有,她身上的八幅牡丹裙上的牡丹。

这一季的流行,又一次从方婉身上开启。

方婉是女人,还是个深谙流行,格外有着精致品味的女人,尤其是如今,她放下了心,她越来越依赖萧重,她相信萧重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和宝宝,她不必再去事事殚精竭虑,不必处处考虑周详,也不必再怕生怕忽略了一个细节,就再也难以挽回,那她不去操心她的衣服首饰,还做什么呢?

所以,方婉回忆起京城这一年的流行,一口气做了二十套衣裙,引领京城贵妇风尚。

有这样的闲情雅致吃喝玩乐,真是她的福气!不过也只有经历过上一世的方婉才明白,这福气有多么的难得。

好像董莹绣,现在就没有这样的福气,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现在非常小心,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而且就算是这样,方婉也知道,她就是不出门在自己府里,她也得小心翼翼,略有一点疏忽,那孩子就不见得生的下来。

而且生下来之后,还得更加小心,才能长的大。

当年她可记得,董莹绣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温郡王府一夜之间就消失了几个底下人,这还都是有头有脸平日里常照面儿她记得的,这里头还有一个,是膳房管着一个盐糖小库房的呢。

不过今日顺国公府的大喜事,董莹绣再小心也还是来了,恭亲王世子是温郡王萧祺的堂兄,而掌管内务府又可见圣眷犹在,那可是天子近臣呢,所以温郡王妃不得不来捧场。

她叫人扶着,小心的坐在离门远些的地方,曾经的恭亲王世子妃,如今的顺国公夫人,虽然只能为国夫人,可看起来却好像是顺心逐意了一般,眉眼里都透出一股子舒畅来,对董莹绣笑道:“郡王妃这个月份了,还劳动着,实在是我们的不是,只是我要是不给郡王妃送帖子去,又怕郡王妃怪我不想着你。”

方婉这刚走到近前来,闻言就笑道:“不是我说,国夫人就是帖子没写对,你要是写上不敢劳动郡王妃,只要礼到了就行了,不就两全其美,大家都好了吗?”

顺国公夫人见了她,比对温郡王妃又要更添一分亲热,这话听了,笑的了不得:“婶娘这话明白,原是我写错了,回头婶娘又有了哥儿的时候,我要下帖子就这么写,得了婶娘的好东西再说。”

董莹绣见方婉过来,撑着要起身见礼,叫方婉一手按下去了:“我的儿,这个时候这么多礼做什么,等养了哥儿,抱着来给我磕头才好。”

她比董莹绣还小着些呢,可这样一说,董莹绣还颇为欢喜的样子,且不说方婉按照辈分本来就这么叫的着,只看那玩笑的口角,可见两个人亲热熟稔了。

不止董莹绣笑吟吟的得意模样,顺国公夫人也难免有一点羡慕,他们家也算是小心伺候皇上,能得皇上欢心的了,可比起景王殿下了,差着又不止一点,这心态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一时又有公主来了,顺国公夫人连忙出去垂花门迎,方婉今日从进门儿起就见了不少人,说了许多话,脸笑的有点硬,此时顺势在董莹绣旁边坐下来歇歇。

她一坐,裙子撒开来,董莹绣就看见了,难免道:“真是好心思的裙子,这样好看,怎么不给我送花样子来。”

方婉笑道:“你能穿得了?你安生些吧,等你生了,京城里又兴别的了,到时候我一定想着你。”

董莹绣也不过随口一说,她如今就和方婉完全颠倒了过来,心思难得有几分在这些金银华服上头,就是觉得方婉这一套衣服好看,首饰也搭配的精巧,也不过随口称赞两句,就转了话头:“前儿我听说,齐郡王府新侧的胡侧妃有了身孕了。”

“这倒热闹。”方婉也是早得了这信儿,不过没理会,齐郡王府没使人来报喜,她就当不知道:“齐郡王妃大约下个月就要生了吧,这倒是接茬儿。”

“只怕要不安稳起来。”董莹绣看看周围,放低了声音说。

董莹绣倒是不忌讳在自己面前露出她有眼睛盯着齐郡王府的事?方婉还惊讶了一下。当然这种事不难猜,可谁也不会说呀,方婉转念一想,又想到,或许是因为自己提醒过她胡侧妃的事,所以觉得说说胡侧妃就很应该。

方婉横竖闲着没事,她见董莹绣不大对谈衣服首饰有兴趣,就顺着道:“你又知道了?”

“那位侧妃,可不是个安分的主儿。”董莹绣道:“偏她又格外得齐郡王的意。”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