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1/2)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当乔孟第二次睁开眼睛然后现自己来到莫名其妙的地方的时候,他一点都不害怕了——才怪呢!

——看起来,他刚刚上传的视频上娱乐大众的海豚音尖叫除了唤来满屏的“yooooo~~~~”以外没有任何的作用,乔孟深深唾弃了一下因为这种不靠谱的猜测而掉了节操的自己。

从床上坐起身,乔孟捂着脸大概为自己默哀了三分钟后,这才一脸沮丧地翻身站起来,环顾四周。

看起来,这一次是没有前因后果的突然出现大概伴随失忆状态的梗,目前乔孟所在的是一间小监牢一样的房间,阴暗潮湿,只有一盏燃烧了半截的烛台给予了房间微弱的光线。铁栅栏门被锁上了,不过乔孟却一点都不担心,他蛋定地借着烛光动作迅地将自己所在的房间翻找了一遍,然后意料之中的从床下找到了打开牢门的钥匙。

……将人锁在牢房里却将钥匙也丢进去,这样做真的有意义吗?!

总之,乔孟顺利脱出了这间小监牢,站在门口忧郁地望向黑漆漆的走廊。

一般在这样的可见度下,游戏程序是不会允许主角继续前进的,除非他有手电筒、火把、提灯之类的照明设施。乔孟沉默三秒钟,然后将目光投向了房间内唯一的光源——虽然的确称得上是光源,但是未免有些太寒碜了吧喂!

但是不管怎么说,乔孟仍旧还是认命地端起烛台,朝着走廊深处进。

走廊内堆积着各种各样破烂的箱子,时不时有血迹,但是却没有一般程度上的“吓一跳”情节,乔孟初步判断这应当是属于人为的恐怖游戏,而不涉及灵异事件,所以大概是游戏主角被什么不法组织绑架之类的节奏?不过,在乔孟眼里,在恐怖游戏里所有能让游戏主角领便当的东西——无论是人是鬼——都同样可怕。

一路宁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地撸过所有的走廊和岔路的每一件道具,乔孟神奇的口袋里已经装满了诸如绳索、梯子(?!)、火柴、物理学圣剑——撬棍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随后,他听到了走廊深处传来女孩子抽抽噎噎的低泣声,不得不说,这音效做得特别带感!

毫不犹豫地,乔孟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还未等靠近,就听到了一萌妹子带着哭腔颤颤巍巍地问道:“谁、是谁在那里?人还是鬼?!”

乔孟沉默了三秒钟,因为不能确定自己的确是人——毕竟很多恐怖游戏都喜欢这样的大反转!突然受害者变幕后Boss神马的——所以轻咳了一声,回答:“大概是人……”

没有听出乔孟语气中的犹豫,原本缩在角落里妹子顿时朝着他扑了过来,眼含热泪地抓着将两人隔开的铁牢门,呜咽着恳求:“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妹子哭的梨花带雨,乔孟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停留了三秒钟,随后向下移了移,倘若此时此刻他正坐在电脑屏幕前的话,一定会由衷地赞叹一声“妹子好胸器!”只可惜,现在他正面对着妹子,只能将这一声赞美咽回肚子:“你还记得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我……我……我只记得我是和几个朋友出来野营的,然后……然后就不知道怎回事,醒来的时候就现自己被关了在这里……”大概是有了人陪伴,妹子稍稍冷静了一些,“你也是被关在这里的吗?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也是突然醒来就现自己莫名其妙到了这里,同样也被关在牢房里。”乔孟沉着地点了点头,“然后,我从床下找到了钥匙,自己打开门走出来的。”

妹子的表情空白了三秒钟,颇有种“你在耍我吗亲!”的纠结感,随后她突然扭头扑向了自己的床底,同时失望地现下面什么都没有。

“咳,事实证明,这么二缺的错误对方不会再犯第二次。”乔孟同情地说道。

妹子沮丧地跪坐在床边,可怜巴巴地仰头看向孟乔:“你会救我出去的,对不对?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对。”乔孟点了点头,“所以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帮你找打开牢房的钥匙。”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