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2)

接下来就有些大同小异了,乔孟负责解谜拿钥匙,阿亚负责逃跑,妹子……负责全程围观,三人分工合作良好地一路撸到了三楼,直到乔孟站在了三楼的一张地毯上。

地毯的另一头延伸到了走廊尽头的墙壁下,乔孟摸着下巴沉思了三秒钟,然后开始在那面墙壁上各种摸索。

“……怎么了?这面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妹子疑惑的问道,话音未落,就听到一声轰隆隆的响声,在墙壁之上神奇地出现了一扇门!

于是,妹子果断地改了口:“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门的?!”

“地毯的提示很明显吧?别的走廊都没有这样的设置,只有这里不同。”乔孟蛋定地回答。

“……你观察的真仔细……”妹子感慨,“不过,为什么既然是暗门,还要有提示呢?”

“……这就是游戏定律,你不懂的。”乔孟耸了耸肩膀,“游戏制作者不可能设置完全没有任何提示的机关。”

“……你又在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了。”妹子干笑着默默将视线瞥到一边,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对乔孟这种经常性的抽风视而不见。

三人一同走进了暗门,里面看上去是和地牢一样的布置,阴暗潮湿,带着森森的寒意,唯一的光源似乎就是一盆被木柱阻挡住的火焰。

乔孟思考了片刻,缓缓走到木柱与火盆前方,而此时,妹纸则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小B——!!!”

乔孟闻声望去,只看到在漆黑的角落里,妹纸瘫倒在那里泣不成声,而她的前方则有那么一滩似乎血肉模糊的东西,从妹子的反应看,应当是率先离队的小B。

……显然,他没有足够的幸运成为那独自离队却仍旧活下来的百分之二十之一。

乔孟叹了口气,安抚妹子什么的实在是让他有些亚历山大,于是他将期盼的目光投向了原本就是妹纸和小B朋友的阿亚。只可惜,阿亚似乎对于悲痛欲绝的妹子毫不在意,反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乔孟的一举一动,连瞥都没有往角落里瞥一眼。

乔孟越觉得这个阿亚不正常,不过既然阿亚没有动,他就不得不去安慰妹子一番了。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乔孟好歹让妹子稍稍平静了下来,得以转身继续研究那个他在意了很久的木柱和火盆。从口袋里掏出铁锹,乔孟抡起铁锹砍在木柱上,累得气喘吁吁了才将木柱砍倒。

没有了木柱的阻挡,火盆的光芒终于散了出来,整个暗室瞬时间明亮了起来,从摆设上看,应当是一间刑讯室无疑,而令乔孟最为在意的是,火盆的光芒在墙壁上映出了一个稍显怪异的光斑,格外引人瞩目。

这一下,就连妹子也注意到了,与乔孟一起走到光斑的位置,寻找可能会有的机关。

……可惜,什么都没有现。

妹子疑惑的看向乔孟,现他已经默默地再次举起了铁锹。

一番狂砸之后,乔孟终于从墙壁里挖出了一把金色的匕,看起来相当高端洋气上档次!

“……这就是圣剑?”妹子问道。

“基本上,这就是圣剑了。”乔孟点了点头,“虽然我觉得它短了点,有些危险,而且不够拉风。”

“……你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歪?”妹子很是无语。

“我觉得完全没有歪!”乔孟正色,“你不觉得用这玩意冲上去捅什么邪神一刀其实是在作死吗?!我觉得我还没捅到就要被对方抽死了!”

妹子沉默了一分钟,不得不点头赞同了乔孟的观点。

“给我吧。”围观了大半天的阿亚终于开口,伸手索要圣剑,“由我去干掉邪神。”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