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1/2)

“前辈?怎么了?”见乔孟表情诡异,而且很显然不是什么正面的情绪,阿亚疑惑地蹙眉,带上了几分的同情,“不会是吓坏了吧?”

被小瞧了的乔孟很是不悦,他定了定神,有些复杂地试探着问道:“……你……不认识我了?”

“我当然认识你啊。”阿亚笑道,仗着身高优势揉了揉乔孟的狗头,“我们在一个社团,编程社,不是吗?只是有些奇怪前辈竟然会注意到我呢……”说着说着,阿亚的声音低了下来,带上了几分的腼腆与羞赧,“原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暗暗关注前辈啊……真是太让人感到高兴了……”

“……打住!”乔孟嘴角一抽,抬起手扶了扶额——这种后辈暗恋前辈的感觉是要闹哪样?!错觉吧?!而且阿亚你不觉得你那亮眼张扬的外表特别不适合扮演这样暗恋者的角色吗?!

“……前辈?”阿亚愕然,有些小心翼翼地注视着乔孟,似乎生怕惹他不高兴。

“……阿亚,对吧?”乔孟舔了舔嘴唇,总感觉对方的目光突然炙热了起来,有些干巴巴地开口,“你只是……跟我在同一个社团所以才认识我的?而不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比如在梦里见过,或者是在另一个世界见过之类的……?”

话音刚落,乔孟就看到紫少年猛地涨红了面孔,目光灼热到似乎想要将他扒光。

……乔孟默默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嘴巴,这简直越描越黑!

“我、我知道前辈是什么意思的……”阿亚轻声说道,带着压抑的激动,“第一眼看到前辈的时候,我就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你那样,完全移不开视线了……”

“这个话题还是也停一下吧。”乔孟郁卒地摆了摆手,完全不理会对方失望的目光,扭头看向周围,“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的?”

乔孟不知道阿亚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巧合?每个梦境里都有一个同样的人物出现,却有着不同的身份?还是他也和自己一样,也是被不知名的力量丢进恐怖梦境里来的?只不过比自己更悲催一点,连自我意识都没有保留,而是被灌输了与梦境中身份相符合的记忆?

亦或者……更惊悚一点,他就是造成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把他丢进恐怖游戏的噩梦里还不够,甚至更进一步地自己也加入了进来?

想起上一个游戏里他舍身保护自己,又看到现在这个仿佛是大型忠犬一样的家伙,乔孟默默地把最后一个原因划掉。说真的,他并不认为将自己丢进恐怖噩梦里又躲在一边看热闹的家伙对他是抱有善意的,而且……那个家伙不是应该是很神秘很强大的存在吗?怎么可能有阿亚这么挫!

……所以,目前来看,还是暂时与这个叫阿亚的神秘的家伙和平共处一下吧,起码这家伙应该不会拖后腿,反倒很有用处。

“哎?怎么在这里啊……”阿亚侧头思考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似乎是睡着了呢。”

“……睡着了?”乔孟有些不能接受这样诡异的理由。

“是啊,今天轮到我留下来做值日,打扫完卫生之后感觉有点困,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通宵试验代码的原因吧,所以就趴在课桌上打算小睡一下,打算养养精神再骑车子回家,没想到一睁眼就已经是这个时间了,然后就听到走廊里有人在跑……”阿亚看了乔孟一眼,看上去倒还算镇定,“那个追在你身后的家伙……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在楼梯走廊里遇到的。她一直在哭,我多嘴问了两句,然后就被缠上了……一直追在身后说好寂寞要我跟她一起什么的,简直吓死个人!”乔孟勉强接受了阿亚的解释——毕竟深夜留在学校里的原因基本上都不怎么靠谱。

“楼梯走廊……哭泣的女生……寂寞……啊……”阿亚的眼睛闪了闪,“没想到那传说竟然是真的?”

“……什么传说?”乔孟有些兴致缺缺地问道,毕竟这样学校里的恐怖怪谈基本上大同小异,如果不是剧情必须要求的话,他一点都不想知道!

“前辈果然对这样的传说没什么兴趣呢,竟然完全不知道吗?”阿亚笑了起来,没有任何的恶意,“楼梯间哭泣的女怨灵,据说有一个女生受人欺负,被从二楼的楼梯推了下去,很不幸地正巧磕在台阶的直角上,然后死掉了。从那以后,这一段楼梯总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小事故,比如好好走着走着却突然被人推一把或者拉一下什么的,幸好都不致命,所以也没出什么大事。不过有传言说,每到午夜,这一层楼梯都会变成一个很奇异的扭曲的世界,但凡是走入其中的人都会一直徘徊在这一层楼梯之间,永远没有办法走出去,于是就从现实世界莫名其妙地消失了踪影,被孤单的女怨灵抓走充当同伴了。”

“……既然碰到这样事情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那么为什么传言还会被流传出来啊。”乔孟想要吐槽这样的梗很久了。

阿亚沉默了三秒钟,突然扬起灿烂而无辜的笑容:“我也不知道啊,反正其他同学就是这样说的嘛!”

乔孟:“………………”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