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1/2)

不出所料,铁门之内的确就是生物准备室的样子——或者成为仓库也没什么不对?

整间屋子非常狭小,但是却满满当当地摆放了不少的东西,架子一个挨着一个,每一层都满满当当地放置了大大小小的瓶子,而这些瓶子里显然都是浸泡在福尔马林之内的标本。

乔孟虽然这样的东西看的不算少,但是那可都是隔着屏幕的二次元,第一次亲身来到这样的地方浑身上下的毛都要炸起来了!下意识地停在了门口,一点都不敢往屋子内部走。

手电筒的光晕下,原本就很是恶心的标本更加显露出狰狞的本色。不知是什么东西的胚胎、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内脏,还有各种小型动物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显然也不怎么令人喜欢,乔孟强忍住作呕的*,一想到自己接下来就应该在这一堆瓶瓶罐罐之中翻找那个还不一定在不在的血瓶,乔孟就觉得糟心透了!

用手电筒在架子上粗略地扫了一遍,没有现任何类似血瓶的东西之后,乔孟又将灯光移向了其他的地方。

一张古旧、似乎很久没有被使用过的办公桌,还有办工作一边、紧靠着墙角的角落里,那一堆散落了一地的白骨……

乔孟的动作僵了僵,一时有些蒙,不过立即就反应过来,这大概就是那个被怨灵报复而杀掉的生物老师了。

定了定神,乔孟深吸了一口气,亚历山大地举步,小心翼翼地走进了这间狭□仄的准备室。

本着“绝不多呆一秒种”的精神,强忍着头皮麻的乔孟先直奔办公桌,试图在那里找到任何关于血瓶的线索,只可惜,他虽然翻到了不少的老旧的信纸——看质地应当跟他在办公室找到的一样——但是上面仅仅疯狂地写满了“他来了”、“我要死了”、“救救我”之类毫无意义的泄与崩溃,对于乔孟而言没有任何的帮助。

乔孟沮丧地放弃了办公桌,视线在一堆标本瓶子和桌边的骸骨间来回转了转,最终还是选择先检查最简单直观的骸骨。

“……要是我是那个报仇的学生的话,我肯定就在报仇后直接将会威胁到自己的血瓶子打破了。”乔孟咕哝着,蹲下身小心翼翼地翻了翻骸骨,试图寻找里面是不是埋着一个瓶子,没想到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有人轻声挂着笑意附和道:“前辈说的没错。”

乔孟吓得一个哆嗦,手中的碎骨掉落,出一声轻响。紧接着,乔孟缓缓站起身,转向门口,正看到那里姿势优雅地斜靠着一个人。

手电筒的光圈在乔孟转身的同时笼罩住了对方,显露出了那人的面孔。紫色的卷,上挑的双眸,魅惑的泪痣——的确是阿亚无疑,但是,这时候,乔孟却没有一丝小伙伴活着归队的喜悦,因为他突然注意到,在明晃晃的灯光的直射下,阿亚的背后没有影子。

乔孟:“……………………”

阿亚抬起手,似乎是有些不满地遮了遮光线,而乔孟也迅调整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尽量自然地笑道:“你回来了啊?没受伤吧?可真是担心死我了!刚刚在到处找你,却完全没有找到,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阿亚放下手,目光柔和地看着乔孟,却答非所问:“看起来,前辈都知道了,对吗?”

“知道……什么?”乔孟梗着脖子,努力地让自己看上去一无所知。

“一看前辈的样子,我就知道了。”阿亚堪称纵容地笑了起来,“前辈一直都那么聪明,都这么明显了,怎么可能猜不到呢?”

乔孟:“………………”

——妈蛋!这么敏锐这是要做死么?!

阿亚直起身子,轻轻跨出一步,走进了准备室,铁门在他身后“吱呀”一声关上,瞬时间堵塞了乔孟所有逃生的希望,而乔孟也像是被这一声惊动了一般,反射性地后退了一步。

“嘶……好疼,前辈你踩到我的腿了。”阿亚微微蹙眉,语气像是撒娇一般地亲昵,但是内容却简直能将人吓尿了!

乔孟战战兢兢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脚下,现自己的确踩着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一段腿骨一类的……

乔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QaQ”

“没关系。”阿亚笑着回答,“如果是前辈的话,我一点都不会生气哦!”

——“哦”你妹啊!卖什么萌!一点都不萌啊魂淡!

“……虽然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着痕迹地将脚挪开,乔孟一边开始拖延时间,一边绞尽脑汁地思考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什么逃出生天的机会,“但是那些都是我自己的猜测,你能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吗?”

触了不好的FLag那是肯定的,这完全就是走了dead end的节奏!看起来不应该先调查这堆骨头,而是应该在架子上寻找血瓶?但是刚刚阿亚明明也赞同他的想法,认为那个报仇过后的冤魂应该毁掉血瓶的……那么血瓶是否还存在这就是一个大问题!

“前辈想要知道的话,我自然会都告诉前辈的。”阿亚微笑了起来,与往常如出一辙的漂亮笑容却在此时此刻显得格外阴森诡异,让乔孟寒毛直竖,“在此之前,先跟前辈道个歉吧,抱歉喽,我杀掉了前辈的父亲,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

乔孟嘴角微抽,下意识地捂了捂自己仍旧没有完全止血的手肘。

其实,在刚刚阿亚现身的时候,乔孟就已经隐隐约约将一切都联系了起来。但是猜测是一方面,真正被证实又是另一方面,他目前的身份就是杀了阿亚的生物老师的儿子什么的,这样的设定简直槽点满满到让他根本吐槽无力啊魂淡!

“……你杀了我父亲还不够,还要杀了我吗?”乔孟镇定了一下,开始试图对台词,“你把我关到了学校里面,一路引着我来到了生物实验室,得到了我的血,并借助它真正除掉了我父亲的怨灵,使得他再也无法威胁到你,这样还不够吗?”

阿亚看着乔孟,抬起右手,伸出食指,轻轻地摆了摆,语气温和到近乎耳语的呢喃:“不对吆,前辈——不,现在应当叫你阿孟了对不对?阿孟猜的完全错了吆!”

“……什么错了?”乔孟紧张地问道,不着痕迹地左顾右盼,试图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错了的意思就是……”阿亚用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我将阿孟带到这里,并不是为了借用你的血完成全部的复仇——当然,我也不否认,我同时也顺便将这件事情做了——但是真正的原因是……我爱着阿孟你呐……”

乔孟:“………………”

——病娇求放过!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