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1/2)

乔孟有些迟疑的不知道第多少次走向厕所,这里是他唯一见到那个男人的地点,也许预试着什么,当然,还有可能是他想得太多了……

厕所内仍旧一片寂静,似乎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乔孟绞尽脑汁想尽了办法,最终有些迟疑地走到了镜子前,回想着第一次看到那个男人的情况。

当时,那个男人似乎是在挥动着斧头、马上要砍下的样子,乔孟逐步后退,直到站在了从镜子中看到的男人的位置,宛若自己手里也有一把斧头一般,作势挥了一下。

然后,他蹲下身,抬起手,在斧子也许会砍到的地板上拂了拂。

男人应当是在追赶什么东西,拿着斧头想要砍死它——或者他?那么那个对象所在的位置也许会留下什么东西?

抱着如此不切实际的瞎想,乔孟当真在拂开地板的灰尘后现了一些奇怪的印记,斧头(?)砍过的伤痕,还有……黑的……类似是陈年血迹的东西?而这些印记的旁边,地板上则有这一条规整的、显然是人工造成的深深的痕迹,似乎是一道活版门。

乔孟眼睛一亮,直想要给自己的智商点赞!他绝逼应该去当侦探!

就在乔孟为了自己的现而喜悦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双泛着蓝光的透明手臂从自己的面颊两侧伸出。

浑身上下顿时僵硬如泥塑,乔孟眼睁睁看着那两条手臂在自己的视野中交叉、贴近,搂上了他的胸膛——有人——不对,是有什么东西从身后抱住了他,紧贴在了他的背上。

——这种鬼上身的节奏!

周围的温度似乎一下子下降了十来度,鸡皮疙瘩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乔孟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寒战,觉得自己似乎突然被塞进了冰窖里那般,随后,他的余光看到自己左肩膀处缓缓靠上了一个脑袋。

乔孟咔吧咔吧地侧过头,看向左边,幸好虽然傻子都知道这绝对是幽灵之类的东西,但是起码看上去人模人样,没有给他来个什么惊悚的艺术妆,不然他绝对hoLd不住!——不得不说,尽管是放在幽灵身上,阿亚那张脸还是颇为赏心悦目的,或者说因为看习惯了,所以身为活人的阿亚和身为幽灵的阿亚在乔孟眼里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你终于找到了……”就在乔孟胡思乱想的时候,阿亚低声开口,声音冰冷淡漠,毫无感情。

“……找到什么?”乔孟干巴巴地明知故问。

“可惜已经太晚了……”阿亚完全不理会乔孟的问题,径自背着自己的台词。

乔孟:“………………”

——这种被忽视的感觉,略不爽。

“为什么你不早点来呢?”阿亚撇过头,正对上乔孟的双眼,目光中满是压抑的渴望与狰狞,“我一直在等你。”

乔孟:“………………”

——你谁啊老兄!即使咱们已经一起混过两个游戏了,但是在这个游戏里还是第一次、不对是第二次见面吧?敢不敢来个前情提要!没头没尾就随便对台词绝逼会死人的!

“不过,只要你来了就好,我不怪你。”阿亚直勾勾的目光让乔孟头皮麻,他勾起一抹没有温度,似乎更像是威胁的笑容,“你还记得我们曾经的约定吗?”

乔孟迟疑着,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如果摇头的话,会不会来点提示?但是总感觉如果这样做了,那就纯粹是在作死了。

于是,在思索了三秒钟后,他果断得点了点头。

立即,阿亚似乎像是终于满意了一般,愉快地笑了出来。

再也不复之前见面、还有照片上那般阴沉冷漠,似乎还带上了几分的稚气,阿亚垂下目光,收起了咄咄逼人的危险感,撒娇般轻轻蹭了蹭乔孟的面颊。突然柔和下来的面容在蓝色的光芒中与其说是幽灵不如说是精灵,连浓密微翘的睫毛都纤毫毕现,只可惜说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令人轻松愉快:“真好,我就知道你还记得,不然,我就拉着你一起下地狱了……”

乔孟嘴角微抽,在心里疯狂地谢天谢地谢祖宗保佑。经过上个世界的磨练,他果然已经知道了这货的秉性到底是什么,蒙对了答案!哈利路亚!

“那么,我就等着你兑现诺言的一天了……”伴随着这句低喃,阿亚身体化为了散着蓝色光晕的微尘,消散在空中,乔孟一手撑地,长长地舒了口气,又搓了搓自己赤.裸在睡衣外面的胳膊,总算是缓过神来。

——但是,谁快来告诉他那个约定到底是神马东西!万一他到了游戏末尾来没找到那个约定是什么,岂不是死定了?!

亚历山大的乔孟忧桑极了,但是好歹他搞清楚了这一次游戏大概的主线是“约定”(?),而且现了厕所里面的密道(?)。

话说回来,谁家会把密道建在厕所这么奇葩的地方啊!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