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1/2)

在要去见大哥的当天,乔孟觉得自己就像是临上绞刑架的囚徒一样,下意识计算自己还能活多久……

明明一大清早就醒了,乔孟却像是鸵鸟一样躲避现实地抱着被子来回乱滚,完全不想起床,直到阿亚过来宿舍、亲自将他挖出来。

看着神清气爽的阿亚,乔孟总觉得苦逼极了,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啊!明明要去见的是他的亲大哥啊!为什么他却搞得比阿亚还紧张?!

果然,这一定是脸皮厚度的问题——比起不要脸,乔孟绝逼对阿亚自愧弗如。

乔家大哥比乔孟大上好几岁,算是货真价实的长兄如父。在乔孟小的时候,乔父乔母忙于工作,几乎将照顾小儿子的任务完全交给了乔家大哥。兄弟俩虽然年龄相差大、玩不到一块去,感情却格外亲密,要说乔家谁最疼乔孟,那必然非乔家大哥莫属。

比起乔二少又呆又二又不着调,乔家大哥却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性格好、学习好、运动好,长得自然也不差。就因为乔家大哥十项全能,完全满足了乔家父母对“好儿子”的所有期待,乔孟才能过得如此舒心、如此没心没肺。毕竟,乔家已经有一个各种优秀的大哥继承家业了,小儿子就干脆宠着点、放任其发展了。

一路忐忑地来到与乔家大哥约好的咖啡馆,作为一个正经的宅男,咖啡馆这种颇具有小资情调的地方,乔孟是基本上没有涉足过的。不熟悉的环境,再加上马上要面临的事情,让乔孟整个人都有些不对,紧张地几乎同手同脚。

一进门,乔孟和阿亚就被服务员引去了乔家大哥的位置。乔家大哥带着金丝镜框,文质彬彬的模样,右手边放着一杯咖啡,面前摆着一个笔记本电脑,似乎正趁着等人的功夫处理一些工作。

看到乔孟和阿亚,乔家大哥并未有任何激动的表现,只是拿着不算凌厉却格外审视的目光将二人从上到下扫了一遍,随后抬手将笔记本扣上:“坐吧。”

乔孟诺诺地应了,束手束脚地坐在了乔家大哥对面的位置,乖顺地像一只等待主人教训的猫咪。而阿亚就自在多了,似乎很熟稔地与乔家大哥打了个招呼,然后紧挨着乔孟坐下。

乔家大哥摘下眼镜、放到一边,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已经听这位胡潇亚说了。”顿了顿,乔家大哥又加上一句强调,“全部。”

乔孟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乔家大哥是什么意思,顿时悚然,迅速扭头看向阿亚,一脸的难以置信。

阿亚笑着耸了耸肩,像是在回应乔家大哥,又像是在安抚乔孟:“您是阿孟最信任的家人,既然您能够冷静、理智地接受一切,我为何还需要隐瞒呢?”

乔家大哥轻哼了一声,显然对于阿亚的话不以为然:“说实话,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如果不是你当真在我眼前验证、令我不得不相信的话,大概只有疯子才会接受这种事情。”

阿亚微微一笑。

“其实,我一点也不希望把自己的弟弟交给你。”乔家大哥表情平静,语气沉郁,看起来心情相当糟糕。

“但是你别无选择。”阿亚一点也不在乎对方是否会不愉快。

乔家大哥无奈地看了阿亚一眼,又狠狠瞪了瞪正努力消减自己存在感的乔孟,咬牙切齿地开口:“我想和我的弟弟单独聊聊,没问题吧?”

早就想到会被如此要求的阿亚到是没有多说什么,相当爽快地起身离开。乔家大哥稍稍松了口气,而乔孟却反而更加紧张了。

看到自己弟弟如此明显依赖着阿亚的表现,乔家大哥简直有些恨铁不成钢,伸手越过桌子,直接扭住了乔孟的耳朵。

乔孟:“……疼疼疼,大哥QAQ”

弟弟眼泪汪汪的可怜模样让感觉自己被阿亚欺压了的乔家大哥稍稍感到愉快了一点——虽然这逻辑相当不对。

松开手,拍了拍乔孟的狗头,乔家大哥叹了口气:“你是自愿的吗?还是被他威胁的?比如说如果不屈从于他,就弄死你全家之类的?不用勉强自己,也不要顾虑我们,为了你,我们一家都能够豁出命去。就算那个胡潇亚能力再强,也不可能跟整个人类社会作对。”

乔孟:…………阿亚到底都做了什么啊,竟然在大哥眼里如此凶残!

尽管很想跟乔家大哥吐吐苦水,但是乔孟相当敏锐地意识到,如果一旦自己表露出丝毫的不满,接下来的发展就麻烦大了。

并不想让自己的家人与阿亚对立起来的乔孟摇了摇头:“虽然最开始的确是被强迫的,也有些难以接受,但是现在……却也不排斥了。阿亚他……对我很好。”

虽然乔孟觉得自己说这一番话格外得昧良心,但是听在乔家大哥耳中,那副别别扭扭、羞羞涩涩(?)的模样却相当有说服力,明确地昭示了自己的弟弟被一个男人——或者说男妖怪?——骗得情根深种。

“其实,说实话,除了胡潇亚的能力让我吃惊以外,他身为男人、却和同样是男性的你在一起,却并不让我觉得意外。”乔家大哥叹了口气,算是真正接受了自家弟弟要“嫁”出去的事实。

“……你是什么意思?”乔孟嘴角一抽。

“你从小就跟其他男孩子不一样,从来没有对异性产生任何兴趣。”看到乔孟张口想要反驳,非常了解自家弟弟想说什么的乔家大哥添上一句,“二次元的女孩子不算,我指的是现实里的。”

乔孟默默闭了嘴。

“我为此担忧过一阵子,尽管早恋不对,也明明暗暗地试图介绍几个不错的女孩子让你认识,帮你开一开情窦,结果你却对人家根本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从那时候起,我就有些怀疑你的性向了,也做好了你某天突然告诉我自己喜欢上同性的准备。”想起那一段时间像是操心自己儿子一样操心自己的弟弟,乔家大哥就感觉格外苦逼,“后来,大概是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竟然开始觉得就你这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天生就是要被人照顾的死宅样子,还是不要祸害女孩子比较好,能有个男人心甘情愿接手你,我也就安心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