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入魔(1/2)

萧望要娶媳妇儿,第二天一早黑风山的妖怪们都知道了。

“等从戮仙桥回来,我就跟甜甜成亲。”萧望见人就说,一整天下来起码念叨了几百遍。狐三和朱佑他们纷纷表示鲜花插了牛粪,然而大家也真心为老大高兴,看着他精神亢奋漫山遍野撒丫子跑,就跟刚放出笼子的狗似的,真是让人感触良多。

单身童子狗都要成亲了,咱也去找个母的好好过日子吧。

黑风山呆着虽然舒服安稳,但天下那么大,还得去看看,天天宅在屋子里都找不到姑娘,因为萧老大要成亲的消息,黑风山的妖怪们掀起了一股背井离乡潮。小梳子很难过,但他又觉得老大跟甜甜更相配,思来想去,还是偷偷给苏甜桌上放了一对小鸳鸯。他用石头雕的,算是祝福老大和甜甜了吧。

千万年前,苏甜知道戮仙桥的位置,而现在沧海桑田变幻,她与这天地离别太久分外陌生,神识也看不了那么远,所以现在的她不知道戮仙桥在何处。白侗愿意领路也是再好不过。

临走之前,苏甜还叫出玄红跟她聊了一会儿。她聊天的重点是自己现在比以前强多了,玄红若是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告诉她,她会给玄红撑腰。

玄红的虚影笑得分外妖娆,她低头垂目,“哪儿能遇到什么问题,再说了,我弄到你说的绿褐藻了。”

那玩意儿还藏得深,在龙宫深处一处深海沟壑边缘,就像是长在海底悬崖边一样,她弄到这几根绿褐藻还颇费了不少些周折,索性到手了。

“你看,我的蛋是不是又大了一点儿了。”不再继续之前的话题,玄红又把大白蛋推了出来,她用手轻轻敲了敲蛋壳,说:“叫甜甜。”

苏甜一愣,随后竖着耳朵听,结果就看到玄红哈哈大笑,“傻不傻,它现在只会叫娘。龙蛋能发声就很让人惊讶了,怎么还能喊你的名字。”笑过之后,玄红低头轻抚龙蛋,可它这么小,那么早就被迫离开母体,那微弱的灵魂却能发出声音,叫她一声娘。

她想,现在情情爱爱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

爱或不爱又有什么关系呢。能重新守护这个孩子,就是玄红这个母亲如今唯一的要求。龙有逆鳞,这个龙蛋,就是玄红现在的逆鳞。

触之必死。

……

跟玄红聊完过后,苏甜又练了两天的枪法,等到白侗过来,他们三人一起出发前往戮仙桥。

戮仙桥很远,越靠近那地方灵气越稀薄,天气也越来越冷。苏甜舍不得用灵气来御寒,她身上裹着萧望猎的狐狸皮,脑袋上也顶了个雪白的貂皮帽还围了个围脖,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头。

白侗都不忍看她。

好歹我是个狐狸啊,祖奶奶你穿狐狸皮围狐狸尾巴合适吗?

还有旁边那个穿个短褂的汉子你真不冷?白侗看着裹成球的苏甜和穿得清凉的萧望,只觉得这俩个人都是奇葩,倒真是天生一对。

萧望是真不觉得冷。他也不怎么怕热,这会儿看到漫山遍野的积雪还想跳进去打滚儿,奈何灵舟是白侗的,他没停下来,萧望也不好意思提什么要求,他走到苏甜面前一动不动地站着,而这时白侗问:“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萧望坦然答道:“给甜甜挡风!”

“这里是灵舟,虽然环境太恶劣为了节省力气我没有将灵舟里弄暖和,但也没风刮进来啊!”白侗心头咆哮,你为了讨姑娘欢心也不要这么坦荡荡地说谎话啊!

祖奶奶又不傻!

孰料,苏甜还真往前挪了一点儿,把头抵在萧望背后,“是啊,好像有一股邪风吹过来了。”

“你们……”白侗无语,然下一刻,他浑身一颤,双目仿佛瞬间浑浊无关。

苏甜飞快转身,一掌拍在白侗眉心,与此同时,口中念出冗长奇怪的咒语,便见白侗眉心发出一缕黑气,朝空中迅速飘散!

苏甜手中□□立刻飞出,将那缕黑气直接打散,她收枪之后脸色凝重,沉声道:“魔气!”

刚刚竟然出现了一缕魔气,而且那魔气直接越过了她和萧望,进入了白侗体内。若白侗心志不坚,会一点儿一点儿被魔气影响。他依旧还是他,最后却会变得完全不是他。

白侗打了个哆嗦,眼神逐渐清明,他皱眉,“刚刚好像是有点儿凉飕飕的,像是刮了阵风儿……”

话没收完就被苏甜打断了,“你身上的逢魔石呢?”

“在啊!”天宫仙人身上人人都有一块逢魔石,大家都贴身带着,这会儿祖奶奶要看,白侗立刻就掏出来递了过去,“在这儿呢。”他的逢魔石上还用红绳套了个结,白色透明的石头配着大红的绳结,拎在手里还挺好看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