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狗蛋儿(1/2)

“甜甜,别哭啊。”

“萧望”显得很着急,大手一下接一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苏甜好不容易缓过气儿,一抬头,看到神情紧张的萧望,眼泪又汹涌而出,视线早已被泪水模糊。

她一手捂着嘴,想把哭声都堵住,然而根本控制不住,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了,也是心乱如麻。

“甜甜,你别哭啊。”原来的萧望是个嘴笨的,现在的魔物在假装他,自然也不能多说什么,只是翻来覆去地重复这句话,随后低下头,想去吻她脸颊上的热泪,殊不知这个动作让苏甜身子一僵,随后猛地站起,头又撞到了他鼻尖,虽然不疼,但那动作,总让他觉得有些不妥。

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似乎有些抗拒自己?

老王的记忆当中苏甜跟萧望很相爱,新婚后第二天整个白天都呆在洞房里没出去,大家都猜萧望把苏甜折腾得下不了床,难不成,事情不是那样的?

主要是他没有萧望之前的记忆,这身体里那微弱的灵魂里只有狗的记忆,以前是满地捡吃的,被人用石头追打,后来被老王救了吃饱了一顿,之后又是有上顿没下顿,之后来到了黑风山,捕猎捕不到,反倒被猎物给咬伤了,极度虚弱意识模糊的时候,它好像看到了一点儿辉光,然后就……

没了。

等到再次醒来,它已经变成了一只皮毛顺滑的大黑狗,记忆里的老王也老了很多,而每天吃喝不愁,简直是最大的幸福。这就是他所获得的全部记忆。中间的那些记忆,跟苏甜相处的点点滴滴却是一片空白,也正是如此,才使得他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暂时只是在装傻。

是老王的记忆错了,苏甜跟萧望本来没那么好,还是说,苏甜感觉到了什么?

难道苏甜发现了他的秘密?知道他不是真正的萧望?怎么可能,现在的她元神那么虚弱,而他得了绿萝的魂力,魔气掩藏得极好。他有些不解,此时拍着她后背的手也僵住,良久,他深吸口气,问:“甜甜,你饿不饿?”说完,他自己都觉得无语,然而老王的记忆里,苏甜最喜欢的就是——吃。

苏甜最喜欢吃东西。

她吃东西就会心情好,一顿能吃几大桶。

手指伸过去,轻轻擦了一下苏甜脸上的眼泪,滑腻的皮肤,滚烫的泪水,那些触感从指尖传递到他心上,让他这个魔,体会到了从未体验过的新奇感受。

他会因为她落泪,而心头压抑难过。

每一种因她而生的情绪,都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我马上去镇上买吃的,好吗?”

苏甜伸手抹了把眼泪,随后点了点头。

待到萧望走后,她低头看那图册,又呆坐了一会儿,她将图册贴在胸口放好,返回了山腰处的山洞里,在圆床上坐了下来。

千万年前的苏甜,喜欢银河。

可她把他忘了,还爱上了萧望。

苏甜心如刀绞,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萧望了。

哪怕想起了银河,苏甜潜意识里觉得,其实她依然爱的是萧望。那种爱,跟从前对银河的崇拜并不同。萧望很蠢很笨,连数都不会数,然而就是这样的他,依然让她心动,让她明白,什么是执子之手,相濡以沫。

千万年后,她才真正明白什么是爱。不是对方是威风凛凛的战神就值得爱了,不是对方一呼百应就值得爱了,而是在朝夕相处当中接纳对方优点和缺点,离不开,舍不掉。

哪怕他只是只狗妖,不强大还很蠢,她也喜欢他。

就像是一眼认定,眼里再无其他,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然而现在她想起来了,想起银河了,情情爱爱就得搁置到一边,苏甜觉得,她现在首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银河。

上古时代,只有她一个人知道,银河到底是什么。

银河是天地精气帝流浆,他只会虚弱,不会消亡,既然天地已经有了帝流浆出现,就证明他还存在,并没有真的陨落,那他现在在哪儿呢?

绕了一大圈,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不是请神上身了么,还是对着最后一页银河的画像请的,难不成身上那缕无比虚弱的元神就是银河?对了,正是因为那缕元神上身过后,她施展请神术才会每次都成功,因为银河原本强大无比,那本画册就是他炼制的,里面的残魂俱都臣服于他。

因为他在,所以她才能一次成功。

“银河?”意识到这一点儿后,苏甜又唤了两声,还想用魂力去滋养银河,奈何她如今元神虚弱得很,根本感应不到体内还有没有别的神魂气息存在,更别提去滋养了。

苏甜只能在房间里点满了凝神香,而她自个儿盘腿坐在中间,轻嗅香气,一边聚气凝神,一边苦苦思索。

银河就是天地精气帝流浆。

萧望之前身上有帝流浆,也就是说,银河一开始的时候就在萧望的身体里。

因为银河的缘故,萧望一只普通的黑狗,才能那么厉害,身体越修炼越大,最后跟一座山似的。这不就跟远古时代的银河是一个道理嘛?

苏甜本来脑子就一团浆糊,这会儿想到这里整个人又呆住了,那她喜欢的人,到底是萧望还是银河呢?

还是说银河就是萧望?

跟她一样,都失去记忆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