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怀疑(1/2)

“狗蛋儿!”

“有伤吗?哪里不舒服?”大家都担心得不得了,秦望舒用神识仔细查看,没有发现小金龙有什么不妥之处。

“没受伤啊。”秦望舒看了又看,仍是道。

“难道是因为看到了尸体害怕?”徐娘子这么一说又掉眼泪了,她把小金龙抱出了房间,碎碎念道:“你别怕啊,老王是个好人。”

感觉到小金龙可能在惧怕老王,徐娘子心头说不出的难受。

然而她把小金龙抱出房门后,小金龙又嗖地一下像支离弦的箭一般射回了房间紧紧贴在了冰棺上。

它掉下去砸得哐的一声,好半天都没动弹一下。

秦望舒连忙一个疗伤法诀丢过去,才让摔得七荤八素的小金龙缓过神来。

一醒过来的小金龙嘤嘤地叫,随后又叽里咕噜的,它声音听起来挺有节奏,最后还是苏甜问:“它是不是说的龙语?我们要不要去问问东海龙王它在说什么?”

苏甜以前是懂龙语的,毕竟她的图册里有龙族元神,然而现在隔了千万年,语言都有变化了,她这会儿听不明白,猜也猜不出来,便想去东海找龙王问问,总觉得狗蛋儿像是在说话似的。

她不怕老王,若是真怕的话,它也不会拼尽力气跑回来了。

“那我送你过去。”秦望舒道。现在的祖奶奶虚弱得很,要去东海不方便。

几人正商量着,就听外面萧望声音传来,“都在呢?”他手里提着个麻袋,这会儿把麻袋往房间里一扔,“甜甜我把布买回来了,我动作快吧?”

他看着苏甜,脸上写满了求表扬。

在萧望出现的瞬间,小金龙就不叫了,她游到苏甜的方向,冲她摆了摆头。苏甜一伸手过去,小金龙立刻缠到她手上直接顺着袖子钻进去,藏在她袖子里头不动弹了。

苏甜便道:“真快。”她将地上的布袋打开,随后发现这袋子还是个简易的乾坤袋,里头的布匹摞了一座小山,差点儿把他们给埋了。

苏甜:“……”

她笑着问:“你哪儿来那么多银子?”

黑风山的妖怪们一直挺穷的,原本一直靠猎野兽皮毛去换米面粮食,后来玄红在龙宫里要了不少的法宝灵丹,但那些都不是凡间能用的银钱,而且那些东西苏甜和徐娘子分别收了一部分,也没听说萧望拿了东西去卖啊。这么多布匹,还都是上等的布料,得花多少银子才置办得下来。

萧望呵呵一笑,若无其事地道:“哦,我捡了几颗珍珠去卖了。”

苏甜双手一摊,她笑眯眯地道:“这么多布,要做多久,我不得双手被扎满针眼。”她一双手白嫩得跟豆腐似的,手指修长,指甲圆润干净,这么伸到萧望眼前,就让他眼神一暗。

他伸出大掌捉住她的手,“干嘛自己做,买现成的不就好。”他在那些布庄里看到好多成衣呢。

双手相握的那一瞬间,苏甜感觉到袖子里的小金龙一抖,她心一沉,随后道:“横竖也没什么事,一天无聊总得找点儿事情做吧,我现在元神那么虚弱,凝神香都没半点儿效果,灵气也恢复不了,也懒得修炼了,做个凡人好好养狗蛋儿。”

旁边徐娘子面色一滞,声音低沉地道:“那那个绿萝……”

她很想替老王报仇,然而,她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哪怕再修炼千年万年,她也报不了仇,是以,只能把希望放在苏甜他们身上。然而现在,苏甜她放弃了,不打算替老王报仇了吗?

她没办法埋怨苏甜,只是恨自己无力。悲伤自责的情绪也是魔物的养分,此时的萧望深吸口气,微微笑道:“恩,万事有我。对了,你们刚刚在商量事情嘛?”

“是啊,老王头七就是明天了,我们打算送他离开。”苏甜只字不提要去东海的事,秦望舒虽觉得奇怪,但也沉默着没有开口。

萧望眉头紧锁,道:“我还是希望老王能够入土为安,这是我们黑风山的规矩。”

连玄红都葬在了老柳树树根底下,老王也应该去那里,“那才是他的归宿,甜甜,徐娘子,若是老王他能选择,他肯定也愿意去那儿,跟朋友们长眠在老柳树怀里。”

“话是这么说,但现在有冰棺,就先用着,大不了把冰棺埋下去。”徐娘子闷声道。她总觉得,这人走得太突然了,她接受不了,留着肉身,就像是还留着希望。

萧望盯着她看了一眼,道:“也好。”

当天晚上,黑风山的妖怪们聚了起来,庆祝小金龙出生。萧望一晚上喝了几大桶的酒,他跟每个兄弟都拼了酒,一双眼睛跟被水洗够一样,越喝越亮,闪闪发光。等到后半夜,萧望也醉得不行了,走路打偏,连滚带爬地回了苏甜住的狗洞,结果苏甜要照顾小金龙,把浑身酒气的他给撵了。

萧望趴在洞口摇了好久的尾巴,苏甜也没让他进去,最后,他就在洞口打起了呼噜。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