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挖龙骨(1/2)

“三姐!”沉思中的木兰被唤回了思绪,朝着山路上那个提着藤篮的身影挥了挥手:“小妹!”

小妹木棉已经十二岁了,可是因为自小营养不良,身子一点也没长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岁的小女孩。

“三姐,歇一会,吃饭了。”木棉走到木兰身边,放下手里的篮子,先拿出一个水罐,“先喝点水。”

木兰也确实渴了,拎起水罐就“咕咚咕咚”地一气喝了一半多,再接过小妹递过来的玉米面窝头,用力咬了一口,口感粗砺,难以下咽,想起曾经的那些苦日子,不由自主地又红了眼眶。

“怎么了,三姐?是干活太累了吗?要不就别挖了吧,你看这一早上什么都没挖着。”木棉自然想不到她为什么会哭,想了一会又说,“要不咱们去西边山上砸野栗子吧,前些日子春红婶砸了一篮子野栗子到县上卖,不到半天就卖光了呢,人家说了,山上的东西够味。”

“千万别去!”木兰急促地说,声音里带着点儿严厉。

“怎么了啊?”木棉的委屈里带着不解?

“反正就是不能去,那野栗子浑身都是刺,掉下来砸身上怎么办,万一不小心掉眼睛里呢?”

“哈哈,怎么可能!”木棉不以为意地说,山上的野栗子长了那么多年,从来没听说有人被砸到眼睛过的。她是不知道,可木兰却是心有余悸的。

记得上辈子她刚去上了大学不久,小妹去山上打野栗子,被树上掉下来的浑身长满了坚硬毛刺的野栗子砸到眼睛里,刺伤了眼睛,当时家里的钱都给自己拿去交大学的学费了,爸妈为了给小妹治眼睛,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地借钱,特别是木爸,拖着一条还没痊愈的伤腿,硬是给人跪下了,也没借到多少,最后还是耽误了治疗,小妹永远失去了一个眼睛。

想起这件事,木兰又想起了小姨和表弟,那次明明是表弟自己馋了,叫小妹一起去打野栗子的,小妹伤了眼睛之后,小姨一家不闻不问,爸妈求上门去了,小姨竟然还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不过是个丫头片子,瞎了就瞎了吧,别浪费这个钱。”也不想想自己也是个女人。

小姨只不过自己生了个儿子,就仿佛高人一等一般,从来都看不起只生了女儿的木妈,他们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生活却也还是比木兰她们家好很多的,就在小妹出事之后不久,原来还一直哭穷的小姨一家就在县里买了房子,据说地段十分好,价格又低,很是赚了一个大便宜。

想到小姨一家的冷血,木兰就心中有气,说出来的话也冲了一点:“我说不许去就是不许去!”小妹一向听姐姐的话,虽然心里有点不以为然,但也还是乖巧地点头:“好吧,我不去就是了。”

木兰还是放心不下,又叮嘱一句:“千万不能偷偷地去,别人来找你去也不行,特别是表弟,他叫你上哪都不要去。对了,今天是几号?”

“十八号啊!”

“八月十八?”

木棉被她问得都有点怀疑起自己来,认真回想了一下:“嗯,没错,就是十八。”

“太好了!”木兰心中一阵狂喜,她清楚地记得上辈子邻居家的李国柱挖到恐龙蛋的时间是八月二十号,过了两天,也就是二十二号就卖给了香港老板,得到五万块钱,然后九月初就敲锣打鼓地娶了媳妇,那时候木兰大学都还没开学呢!

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那是因为李国柱就在自己旁边一点儿的地方挖到的恐龙蛋,说没有一点儿妒忌那是假的,事后木兰还不止一次地想着,如果是自己挖到的那该多好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是自己挖到了,可能也当成是普通的圆石头给扔一边去了,毕竟那时候谁都不认识嘛,当时李国柱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成一窝的样子整齐地排列着,不像是普通的东西,所以衣服包住一个,拿到县上找人打听,这才找到的香港老板,人家问他还有没有,他说有一窝,都还在地里呢,人家说赶紧挖来呀,值钱着呢,他这才赶紧回去都挖了出来。

说起来自己当时也不是什么也没挖到,那时候地里是有一只小小的玉瓶儿来着,拇指那般大小的,还带着个小巧玲珑的盖儿,可惜自己挖得也太不小心了,一锄头下去,“叮”地一下就碎成了几瓣,不然的话捡起来说不定还能卖得了几个钱。木兰记得当时自己还把碎片都捡了起来,懊恼地想试着拼回去呢!

“三姐,你说什么太好了呀?”木棉扯扯木兰的衣裳,把她的思绪从回忆中拉回来。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