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祛疤古方(1/2)

今晚月色跟昨晚一样明亮,木兰拿出玉瓶对着月亮好好地端详了一番,然后双手合十,包住掌心中的玉瓶,口里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保佑宝贝一定要显灵。”

再小心翼翼地把玉瓶的盖子打开,虔诚地放进一桶清水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它,眼见木桶里的清水形成一股小小的漩涡,极快地向玉瓶涌去,玉瓶的身上又开始散发出一层淡淡的荧光,木兰紧提着的一颗心这才松了下来,幸好宝贝没坏。

“三姐,你在干嘛?”身后突然传来小妹迷迷糊糊的声音。

吓得木兰猛地站起来,转过身来遮住水桶:“没,没干嘛,就天气太热了嘛,出了一头汗,出来洗把脸。”

“很热吗?”木棉奇怪地摸摸额头,没有汗啊,八月底的天气,白天还是很热,可晚上已经有了丝丝的凉意。

“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出来干什么?”

“我尿急。”这些年村里人新盖的房子,大多数都在屋子里盖了卫生间,很少还有像木兰家这样的老房子,必须到屋子外面上茅厕的了。

“那赶紧去。”

“哦!”木棉懵懵懂懂地离开了,木兰吁了口气,低头看见桶里的水已经被吸完了,就又重新打了一桶水,这么重复了好几回,终于玉瓶吸饱了水,在瓶底凝出了些许蓝色的凝露。

木兰仔细看看凝露的份量,果然也就是三滴左右,这回可不能随便用掉了,得好好想想怎么利用好了才行。

脸上的疤痕和木爸腿是一定要先治好的,这样每天的两滴凝露就用掉了,剩下的一滴,木兰想了想,好东西当然要全家人一起分享,最后木兰决定把这滴凝露放到凉茶罐里。

农村人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巨大的粗陶茶罐,茶罐里放几片山上捡的棠梨树干叶子,每天早上烧一锅开水冲进去,放凉了足够全家人喝上一整天的。木兰想,家里人喝了加了凝露的茶水,对身体应该也是有好处的吧!

至于玉瓶,木兰还是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不是她对自己家里的人还要藏着掖着,实在是爸妈和妹妹都是极为淳朴的性子,根本就藏不住话的,自己手上有这样的好东西如果传出去了,往后就不用再有安宁的日子过了。

木兰本想把凝露直接涂到疤痕上,想了想还是作罢了,跟了自己十几年的老疤痕如果突然消失了,别人不怀疑才怪,得找个说得通的理由才行啊!

为了这事木兰辗转反侧想了一晚上都没想出什么好说法,直到第二天给木爸换药,把凝露混合到药汁里面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给爸用的凝露可以混合到药里,自己用的也可以依样画葫芦啊!

要说祛疤痕的中药方,木兰还当真知道一个,就是在她重生前,打电话给傅思行准备卖给蔻思集团的那个秘方,说起来她能得到那个秘方也算是机缘巧合。

那是上辈子大学毕业后的事了,有一次她在外面办完事已经是深夜了,冒着倾盆大雨匆匆赶回家,一辆银色的小轿车在她身边飞驰而过,溅了她一身泥水,虽然衣服本来就是湿的,但开车的人这样的态度还是让她十分不爽,那车几乎是从她身边擦过去的,这样的天气这样的能见度,还把车开得那么飞快,简直就是要人命嘛!

果然小轿车在她前边不远的地方急刹了一下,发出一声尖锐的刹车声,真出事了吧?木兰心中忿忿地想。可是车子只停下来片刻,很快就开走了,难道没事?木兰很有点儿怀疑。

走到近处,木兰看见路边躺着一个黑乎乎的物体,貌似是一个人样子,肇事逃逸啊,木兰愤怒地朝车子远去的方向“呸”了一口,赶紧跑了过去。

躺在地上的是一个老太太,倒是没看见血,也不知道伤得重不重,身上穿着厚重的大棉衣,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儿也没爬起来,那时候什么扶摔倒的老人反被讹诈的□□还没有在社会上传得沸沸扬扬,木兰心里一点儿也没有该不该去扶的想法,完全是本能的反应就跑去过扶着老太太坐了起来,自己跪在地面上,让老太太斜靠在她身上:“奶奶,你没事吧?”

老太太拍着自己的一边大腿说:“扭到脚了,动不了。”还好,说起话来中气颇足的,看来没受什么内伤。

雨下得很大,这么久也没有别的行人路过,车子倒是飞快地开过去不少,木兰衡量了一下,知道仅凭自己之力肯定是没办法把老太太送到医院去的,看了看不远处的电话亭:“奶奶,你在这儿稍微等我一会,我去那边打电话叫救护车。”

救护车很快来了,木兰送着老太太一起去了医院。

幸亏老太太平时喜欢跳广场舞,身子骨儿结实,居然只是轻微的扭伤了脚踝,淋了一身的雨,连个感冒也没沾上,两人聊熟了木兰才知道,老太太还是个知识分子,退休前在大学里当教授的,如今开了一家古董书店,不为赚钱,只为了有点精神寄托。

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早已长大成人,现在在国外定居,老伴早两年也去世了,老太太自己一个人生活,平时请了一个保姆照顾日常起居。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