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新生篮球赛(1/2)

上辈子和这辈子的前十几年木兰都几乎没穿过裙子,眼前这条长裙还是临上大学前跟木妈一起逛街一时兴起买下的,洗过之后还没真正穿过上身呢,这时候趁宿舍里没有人,正好穿上先适应一下这种感觉,免得到时候穿出去浑身不自在。

这是一条白色的棉布长裙,款式非常简单,在城里人的眼光看来甚至是有点土的那种,衬衫领,半袖,收腰,前边有一排纽扣,木兰换上之后,对着浴室外面的全身镜前前后后照了好几圈,看起来好像很不错呢!

木兰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皮肤已经这么白了,比起白色的裙子也毫不逊色,还多了一种亮瓷一般的光泽,特别是裙摆下面露出来的一小截从未露在外边的小腿,更是像白玉一样光洁可爱。再加上因为常年运动而显得十分结实的脚踝,木兰第一次意识到,穿裙子的女孩真的有另一种灵动的风姿。

上辈子因为脸上的疤痕,她从不关注外表,甚至连镜子也很少照,穿的也十分将就,这一认真观察起来,木兰觉得其实自己的可塑性还是挺强的,一米七零的身高,在这个南方城市的女生中算是个子比较高的,因为常年营养不良而偏瘦,恰好符合了时下城里人以瘦为美的眼光。

特别是中间的一抹小腰,木兰双手掐在腰上,自己的手指几乎就能圈得过来,如果说还有什么遗憾的,那就是胸前那一道风景线还不够波澜壮阔了,都已经十八岁了,现在开始补,不知道还能不能补回来呢?

木兰想了想,把束成马尾的头发也解了下来,被水凝露滋养过的头发黑亮柔顺,缎子搬地披在肩上,更显得镜中的美人柔媚动人。

臭美了一会,木兰把裙子脱下来,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床头。

早上六点,比军训的时间还早,木兰没有想到周诗颖和戴倩茹两位大小姐居然也提前一夜赶回宿舍,第二天早上闹钟响的时候,虽然怨声载道,也老老实实地忙着洗漱准备出门。

早起对木兰来说不成问题,她是宿舍里最早准备好的,换上了白色长裙,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披散的头发束了上去,从小干农活养成的习惯,头发不扎起来浑身都不自在。

其实她穿着这一身裙子出门也挺不自在的,不过既然是这样要求的,她也不好太过特立独行,以后慢慢习惯就好了,木兰这样安慰自己。

木兰到得比较早,篮球场上只有寥寥数人,穿着运动服抱个篮球在投篮,看见木兰过来,都奇怪地看了她几眼,木兰默默地站在一边等着,顺便感叹一下清晨的校园是那么地美好而充满了生机。

这种美好的心情很快就消失殆尽了,因为陆续到达的女生们没有一个身上是穿着裙子的,统一的都是运动服,随着投射到木兰身上的诧异目光越来越多,木兰彻底怒了,走到陈美仪的面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陈美仪慌乱的眼神四处乱转,最后停在旁边的戴倩茹身上,戴倩茹嘴角噙着一丝嘲讽的冷笑,瞪了陈美仪一眼,陈美仪心一横,梗起脖子说,“什么怎么回事啊!”

看看班上其他女生闪烁的眼神和戴倩茹一脸得意的表情,木兰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以戴倩茹的财力,就算告诉木兰她收买了全班甚至整个年级的女生也不足为奇,可叹的只是这些考上g大的天之骄女,三观似乎都有那么一点不太正呢!

只有刚刚匆忙赶回来的周诗颖,还来不及喘顺一口气,急急地就拉着木兰说:“你怎么穿成这样,通知说了要穿运动服的呀,我陪你回宿舍去换一身吧!”

“不用了。”木兰摇摇头,“现在回去也来不及了,先听听看到底是有什么事吧!”

“喂,那个女生,你怎么回事?穿着裙子能打篮球吗?”木兰抬头一看,一个剪着男孩子的发型的高个子女孩正指着自己说话。

木兰本能地厌恶她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侧头问旁边的周诗颖:“这人谁呀?”

周诗颖悄悄在木兰耳边说:“这是咱们系的体育部副部长肖东翎,今年新生杯篮球赛女生这边就是由她负责的。”

“不要交头接耳!”肖东翎大声说,“大家静一下先听我说,新生杯篮球赛还有两个星期就举行了,从今天开始这两周每天早上六点到七点我们都集中在这里训练,不得无故缺勤,记住了吗?”

“不会吧!”周围一大片抱怨声,木兰不解地问周诗颖:“我们什么时候说要参加篮球赛了?”说真的,木兰这个人实在没什么运动细胞,连个三步上篮都投不好,更别说什么比赛了。

“这是惯例,你看咱们系才多少个女生啊,真要挑的话哪里挑得出人?除了一些身体素质实在不行的,别的全都要上场。”周诗颖告诉木兰。

“不参加行不行呀,天天起这么早,谁受得了。”有人提出异议。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