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送药(1/2)

周诗颖瞪大眼睛,双手捂住了嘴巴:“天哪,公主抱!大神,你永远是我的偶像!”

众目睽睽之下被傅思行抱在怀里的木兰的心里此时却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挣扎起来:“快放我下来!”

傅思行抱着她的双手用了点儿力:“别乱动,忍着点儿,很快到校医室了。”

木兰怒道:“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说放开我!”

傅思行只好先让她双脚着地,扶着她慢慢站起来,木兰双脚一落地,马上就推开了他的手:“不用扶我。”

刚才她虽然已经有所警觉并且及早闪避,但对方来势太猛,终于还是免不了受了点伤,膝盖上擦伤了一大片,她的皮肤原本就白皙,这伤看起来就特别触目惊心。

木兰强撑着走了几步,突然脚下一软,整个人往前一扑,眼看又要摔倒在地,身后的傅思行赶上来,伸手拦腰一抱,险险把她扶住:“小心。”

木兰用力把他的手甩开:“不用你管。”

傅思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误会,但先让我送你到校医室再说,好吗?”

木兰突然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傅思行,我已经被你害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想怎么样!”伤口的疼痛让她这段时间的委屈全部爆发出来,竟然不管不顾地哭了起来。

傅思行一脸愕然:“我……”

“你不需要知道什么,你只要知道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那你……”

“我自己能走!”说完木兰一瘸一拐地走了起来,眼泪还不住顺着脸颊往下滚落,她伸手擦了一把眼泪,猛地回头,对着还站在后面发呆的傅思行吼了一声,“滚!”

哪怕是再有涵养的人此刻也呆不下去了,傅思行终于还是转头走了。

木兰拖着受伤的腿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挪,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猛地一回头:“你怎么阴魂不散啊!”却发现原来赶上来的并不是傅思行。

周诗颖气喘吁吁地跑上来,扶着木兰的手臂:“累死我了,木兰,傅师兄怎么走了啊?咦,不对,你怎么哭成这样?”

木兰委屈地把全身重量都靠在了周诗颖的身上:“你怎么才来啊,疼死我了。”

周诗颖抱着木兰,一只手在她后背拍拍:“乖哦,摸摸,不哭啊,原本看见傅师兄抱起你,我不是想着不要来打扰嘛,没想到远远看见他竟然突然就走了,这才赶了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知道他怎么回事啊,好好的要他来出什么头?总之我讨厌这个人,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了。”木兰气愤地说。

“好好好,不提了,在这种情况下都能把你扔在这儿走掉,实在是太没有风度了,亏我刚才还觉得他英雄救美很帅呢!”

周诗颖把木兰送到校医室,校医检查之后说筋骨没事,就是一点皮外伤,给她包扎了伤口,开了换药用的药膏和纱布就完事了,周诗颖有点担心地问:“伤成这样,会不会留疤啊?”

校医说:“这个说不定,看个人的体质吧!”

这么一说,周诗颖更担心了:“要是留疤怎么办呀,以后可怎么穿裙子呢!”

木兰自己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放心吧,我不是容易留疤的体质,你看我小时候受的伤可不少,可现在一点痕迹都看不见。”实际上她还真是容易留疤的体质,不过是有法宝在身,不需要担心而已。

两人回到宿舍,却发现宿舍里如同旋风过境,一片狼藉,戴倩茹坐在她自己的座位上,头发凌乱、脸色通红,胸口还在不断起伏,显然是刚发完脾气,陈美仪正在小心翼翼地收拾着地上的东西,见两人回来也只是默默地看了她们一眼,低下头继续收拾。

周诗颖可不管那么多,大大咧咧地把地上碍脚的东西踢开,扶着木兰坐到床上:“你好好休息,待会我去帮你打饭。”

这时宿舍的电话铃响了起来,戴倩茹当然是不会去接的,陈美仪一惊一乍的,想接又不敢接的样子,周诗颖只好自己走过去接了起来,原来是宿管阿姨打来的:“你们宿舍的木兰有人找。”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