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本心(1/2)

“可不是嘛!”木兰带着点抱怨的口气说,“我们平时都不敢接近他的,更不要提跟他说话了。”其实她这句话是代替学校里大部分女生说的,就她本人来说,不是不敢,而是不愿。

“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夏曼风调皮地朝木兰勾了勾手指头。

木兰只好附耳过去,只听夏曼风神秘兮兮地说:“其实呀,思行他有一个毛病,就是不认人。”

“啊?”木兰惊讶,“不认人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所谓的脸盲症,如果是不认识的人,哪怕你上一秒还在跟他说话,只要一个转身,他就能把你忘得干干净净,如果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不尊重人呢!其实呀,是这孩子爱面子,他害怕别人知道他的毛病,所以才故意不理人的。我们以前也不知道,以为他就是这样的脾气,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故意的,以为假装高傲一些别人就看不出来他不能认人了。”

木兰张大了嘴巴久久合不拢,她活了两辈子都不知道他居然有这样的毛病啊!

“他真的什么人都不认得吗?那平时的同学舍友什么的呢?”貌似他是能认得平时跟他相处比较多的人的啊!

“当然了,经常相处的人,慢慢熟悉了就能认识了。”

木兰心头的滋味复杂难辨,看似完美的大神原来隐藏着这样一个秘密,原本对他满心的怨恨之中,似乎多了一点点不同的感觉,难道是——同情?

呸呸呸,他才不需要你的同情呢!木兰告诫自己,千万不要一时心软,失了自己的立场。

夏曼风接着说:“所以呀,如果过两天回到学校,他看见你又表现出不认识的样子,希望你能不要介意,其实他真的不是故意不认识你的,实在是他也没办法。”

木兰笑得有点干巴巴的:“呵呵,不会啦,傅师兄不记得我也是正常的,我不会放在心上。”其实她真的很想去问一句,傅思行,你究竟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不过啊,你只要多来几次,相处多了,他自然而然就会认得你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木兰觉得自己也坐得差不多了,正想告辞,夏曼风突然问严绍华:“我之前不是让你打电话给家政公司,看有没有合适的钟点工介绍给我们的?”说完还朝他使了个眼色。

严绍华刚想说你什么时候让我打电话了?看见她的眼色突然醒悟过来,一拍脑袋说:“瞧我这记性,刚打完电话的时候就想告诉你的,一转身就忘了,家政公司的人说了,最快也得要下星期一才能安排人过来。”

“啊,那怎么行?”夏曼风气道:“他们这工作态度不行啊,下星期一才来,那今天晚上和明天我们一家人吃什么?”

“要不我去买一箱方便面回来?”严绍华提议。

“不行不行,算了,我这腰其实也不怎么疼,还是我给你们做饭吧,你本来就肝不好,怎么能吃那些垃圾食品!”伸手拉了木兰,“木兰,你扶我起来,看看能走动不?哎哟,不行不行,好疼。”

木兰忙用力把她撑住了,小心地扶着她慢慢坐下来:“夏奶奶,您可千万不要逞强,年纪大了伤筋动骨可不是小事。”

夏曼风气呼呼地说:“那有什么办法,我呀,天生就是劳碌命,活该就是要伺候他们爷孙两个的。”忽然用期待的眼光看着木兰,“木兰,要不你……”

木兰暗自叹了一口气,别以为她看不出来夏曼风是故意的,可是她就是看不得她为难:“好啦,夏奶奶,这两天反正我也不用上课,我来帮你做饭吧!”

“那怎么行,太麻烦你了,不用,我们再想办法,实在不行,买些速冻饺子也可以的,哎,就是我那外孙嘴刁,不新鲜的东西都不肯吃的。”夏曼风还要装。

木兰心中暗笑:“真的不用吗?”

吓得夏曼风连忙改口:“既然你非要帮忙,那我们也只好厚着脸皮答应了,木兰你可真是个好孩子。”

过了这么老半天傅思行才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一碟水果放到木兰面前,里面是切成整整齐齐小方块的火龙果和哈密瓜,木兰相信,如果拿一把尺子来量,这些小方块的长宽高误差绝对不会超过一毫米,实验狂人的手笔,就是跟别人不一样。

夏曼风眼中满是欢喜:“木兰,快吃,这是我们思行第一次主动切水果招呼客人呢!”

“谢谢!”木兰低声说了一句,没有抬头看傅思行,因此也没留意到他耳根后面的一抹红晕。

木兰低头慢慢地吃水果,傅思行局促地站了一会儿,果断地决定回房。

这是门铃响了起来,傅思行去开门,是家庭医生来了,木兰趁机告辞,说好了傍晚再上来帮忙做饭。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