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住院日常(1/2)

在医院养伤的日子,木兰实在是过得苦不堪言,断腿处实在是太疼了,就算是用了止疼药,也常常会在半夜睡梦中疼醒,傅思行这段时间每天都在陪夜,每到这个时候,他总是会在第一时间清醒,冲过来,轻轻地拍着她,给她唱催眠曲,哄她重新入眠。

木兰有时候睡得迷迷糊糊的,也会抓着他的手撒娇:“傅思行,我好疼啊!”

这种时候,傅思行就会很有耐心地哄她:“乖,忍一下,很快就会好了。”

但更多的时候,木兰很想暴走,如果你肯让我出院,让我用水凝露自我疗伤,那我才会好得快呢!而且还唱催眠曲?一个大男人唱什么催眠曲,很破坏形象的好不好!

没错,木兰就是怕他破坏了他在她心目中的恶劣形象,她才不会因为他一次又一次地帮她,这段时间无微不至地关心她照顾她,而忘记上辈子他对她的抛弃之仇呢!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好的时候对你掏心掏肺的,一旦变了心,转眼就翻脸不认人。

别人如是,傅思行也如此。

木兰这辈子可不会那么笨,傻乎乎地一头扎进去了。

夏奶奶每天都会来看她,每次都会带来炖得极好喝的汤,木兰觉得很过意不去:“夏奶奶,您不要天天给我送汤了,您看都把我养胖了。”

夏奶奶笑呵呵:“胖了好,胖了才好看,我看像你这样就挺好,多有福气。”

“可是人家女孩子都在说减肥呢,您怎么就把我当猪养啊!”

夏奶奶假作嗔怒:“咱可不许说减肥啊,健健康康,自自然然就是最漂亮的。”

“其实我觉得我现在应该可以出院了,老在医院里住着好闷呀!”木兰说,她这事出得突然,网店那里一点交待都没有,也没有任何存货,虽然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有跟客户解释,很多老客户也表示理解,但也还是无可避免地流失了不少客户;还有她的玉瓶,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晒月亮,损失了多少水凝露啊,她都心塞得不想再提了,偏偏傅思行还是强制要求她一定要住院住到完全好了为止。

“而且,这间单独的病房,每天的费用也不少吧!”住院那么久,她还没有自己花过钱呢,都是傅思行在打理,可是以后总要还给他的,这样一天天住下去,多心疼啊,好歹换一间四人间也好啊!

夏奶奶不在意地说:“费用的事你不用担心,虽然思行他爷爷现在不给他钱花了,但这些年我知道他攒了不少私房钱,花不完他的。”

“什么?傅思行的爷爷切断了他的经济来源?”

“啊?你不知道啊,哦,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乱说的。”夏奶奶呵呵道。

木兰沉默了一会,又突然想起自己不应该太过关心傅思行的事,便又继续跟夏奶奶说:“可是我还是不想继续住院啊,我在家里一样可以养伤,而且您也不用每天两头跑给我送汤啊!”

夏奶奶一想:“也对啊,你可以出院住到外面家里去,这样思行陪夜也不会那么辛苦,我也可以天天在家里照顾你,嗯,没错,就这么办,我这就去跟思行说,让他去找医生办理出院手续。”

“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医生好像说我过两天有一个挺重要的检查要做,还是先不出院了吧,免得到时又得折腾着回来。”木兰连忙说,住到她们家里,一样做不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傅思行那厮还会更加肆无忌惮,木兰才不要做这样吃亏不讨好的事。

“这样啊!”夏奶奶失望地说,“那也没办法了,只好检查完再说吧!”

探病时间还没有结束,又有两人结伴过来探望木兰,夏奶奶热情地跟赵哲伟和周诗颖打招呼:“小同学来看我们木兰啊?”特地仔细地打量了赵哲伟好几眼,小伙子长得挺精神,来探病还知道带鲜花和水果,说话也有礼貌,看起来木兰挺喜欢这个小男生的,一见他就笑个不停,回头得提醒提醒自家外孙。

“同学吃点水果吧,我去洗。”

“不用忙了夏奶奶,她们跟我很熟的,不用客气,让周诗颖去洗就行,时间不早了,要不您先回去吧,晚上还要给严爷爷做饭呢!”

“不急不急,我再陪陪你们。”外孙下午出去了还没回来,她可得帮忙盯紧了。

周诗颖好奇地问:“奶奶,您是木兰家的亲戚吗?怎么没听她说过呢?”

夏奶奶刚想点头,木兰已经说了:“不是的,夏奶奶只是我无意中认识的一位可敬的长辈,她是我们学校的退休教授呢!”

“原来这样啊,夏奶奶,您对木兰真好。”

“哪里,这也是缘分吧,当初木兰也帮过我很大的忙呢!”夏奶奶寻思着,得想个法子点明自家外孙的身份才行,木兰这刻意隐瞒的,可有点儿问题啊,“小姑娘你是木兰的同学吧?刚好我外孙也是你们系的呢!”

“是吗?这么巧?是谁啊?”周诗颖好奇地问。

“外婆,你怎么还没回去?”傅思行出现在门口。

夏奶奶呵呵一笑:“这就是我外孙,你们认识不?”

周诗颖呆呆地点了点头:“认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