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真情表白(1/2)

“木兰!”李燕玲手里的杯子“啪”地一声摔碎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实验室里冒出的浓烟,还有情况不明地倒在地上的木兰,整个人软软地朝地上倒了下去。

实验室里的自动报警器响了起来,尖锐的声响唤回了李燕玲的理智,她颤抖着双手好不容易拨通了110。

医院。

手术室外,李燕玲呆呆地坐在等候区,心有余悸地回忆着刚刚发生的那令人不可置信的一幕,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一切真的发生了。

突然,傅思行发狂般地冲了进来,脚步丝毫不减,似乎想要冲进手术室。

李燕玲连忙跑过去拦腰抱住他:“傅师兄,里面正在做手术,你不能进去。”

傅思行用力地抓住她的双肩摇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燕玲只觉得双肩都要被他捏碎了:“我,我不知道,实验室突然爆炸……”

傅思行放开她,一步一步走到墙边,突然双拳重重地砸在墙上:“我不该让她一个人回去的。”嘶哑的嗓音中充满了悔恨之意。

“手术中”的灯熄灭,手术室门打开,有人走了出来,傅思行和李燕玲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医生,怎么样了?”

“病人的情况很稳定,身上几处只是轻度烧伤,没什么大问题,只是……”

听完前半句刚刚放下的一点心又提了起来,傅思行急切地问:“只是什么?”

“只是脸上的烧伤比较严重,可能会留疤!”

“啊!”李燕玲吓得双手捂住了嘴巴,“那怎么办!”好端端的一个漂亮女孩子脸上留了疤,特别是她现在还算得上是靠脸吃饭的,你让她以后怎么活。

傅思行的眉头紧紧皱成了川字型:“人没事就好,这件事你先不要跟她说。”

“嗯。”李燕玲点头表示理解,哪个女孩子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也会受不了啊!

木兰醒来的时候全身都疼痛不已,嘶哑着嗓音问正在她身旁忙碌的护士:“姑娘,现在是什么时候?”

护士小姐抬眼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上午七点四十五分。”

“那年月日呢?”

护士小姐奇怪地看了看木兰:“2005年1月4号。”

“哦,谢谢!”幸好!木兰不敢想像,如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上辈子,后来的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她的一场梦而已,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不过,木兰想,也许她就是一个倒霉蛋,这辈子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可是她倒霉的本质却没变,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她这都遇过多少次险,受过多少次伤了。

那么这一次又是谁在害她呢,她自己公司的实验室她很清楚,根本就没有这种一遇水就会猛烈爆炸的物质,而且他们的内部管理也很严格,实验室里的药品每一样都有它固定的位置,就算当时木兰因为跟傅思行吵完架有点心神不宁,也绝不至于会拿错了药品。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有人把药瓶里的药品更换了。

八点半探病时间刚开放,傅思行就进来了:“木兰,你怎么样?”

木兰对他的感觉很复杂,既有对他给自己带来厄运的怨恨,但心里更多的则是对他的眷恋,在爆炸的那一刹那,她的心里唯一浮现的,是他的身影,当全身疼痛难忍的时候,她最想念的,也是他温暖的怀抱。

只是始终还是拉不下脸:“我怎么样,医生不是最清楚吗?”

“对不起,昨天我不应该那么急躁。”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没仔细看清楚就往药品中加水的。”

“还有许菲菲的事,我不应该不问清楚你的意见就擅自主张,所以说加强沟通还是很重要的,以后我一定会注意。”

“嗯,那爆炸的原因,查清楚了吗?”

“我昨天去找过许菲菲,她已经承认了。”傅思行语气沉重地说。

“真的是她?”木兰冷笑一声,“居然真的是她,我为她做了那么多,甚至可以说了改变了她的人生,她就是这样来报答我的?”

傅思行长长叹了一口气:“人心难测,你不要太放在心上,为这样的人气坏了自己不值得。”

“可是为什么?她有没有告诉你,这究竟是为什么?”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