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宿命(1/2)

周诗颖赶到医院的时候,一推开门看见的就是傅思行和木兰两个人执手相看这样一副含情脉脉的场景,吓得她刚喊出半句的:“木兰,我来……”又缩了回去,赶紧退出去关上门,“你们继续,继续啊,我什么都没看见。”

傅思行苦笑,你都这样了还继续什么呀!

木兰稍稍提高了一点儿声音:“你快进来吧!”

周诗颖一冲进来就扑到床边:“木兰,你怎么那么倒霉呀,都成了医院的常客了。”

木兰如今倒有了心思跟她开玩笑:“没事,我就像小草一样,生命力顽强得很,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周诗颖说:“我都听说了,全都是那个叫许菲菲的弄出来的,真没想到,这世上居然会有这样的人,而且还是在外面学校,真是想想就可怕,哼,以后别让我再看见她,否则的话,一定会给她好看。”

“你不会再看见她了。”门口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李燕玲一脸疲惫地走进来,她跟研发部的人一起在警察局录了大半夜的口供,然后又回公司收拾残局,一夜没睡。

“为什么啊?难道判了个终身□□?”周诗颖好奇地问。

李燕玲说:“她自杀了。”

“啊?”病房里所有的人都震惊了,尤其是木兰,没想到兜兜转转,她还是走到了自杀这一步。

“怎么死的呀?她不是被抓起来了吗?”周诗颖奇怪地问道。

“不知道她哪里找来的利器,在警察局里割腕,人家只能把她送到医院,在医院里她又假装要上厕所,从三楼厕所的窗户上跳下来,摔死了。”李燕玲撇撇嘴,把她道听途说来的版本告诉了他们,至于当时的实际情况,恐怕只有死者自己才知道了。

木兰的心里乱乱的,为什么呢,为什么她做了那么多,终究还是改不了许菲菲跳楼自杀的命运?那么她与傅思行呢?她的努力真的可以改变他们之间的命运吗?

傅思行走过来对木兰说:“别想那么多了,她这个人心态不好,不管你是否帮她,始终都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李燕玲也发现了木兰情绪低落:“对不起啊,木兰,我不该提她的。”之前看见木兰这么不遗余力地帮许菲菲,谁都以为她们之间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情分的,所以后来许菲菲来到木兰的公司,大家都才对她那么好,谁知道却是养了一头白眼狼,所有人知道这件事之后心里都不好受,更何况是木兰。

“你们帮我在这里照看一下,我出去一趟。”傅思行突然站起来说。

“傅师兄您说什么呢,木兰也是我们的好姐妹呀,这里有我们看着你放心,你有事就快去办吧!”李燕玲说。

傅思行匆匆去了一趟警察局,他要赶紧了解一下许菲菲所说的背后指使她的那人的情况,这次不能让真正的恶人再次逃脱。

可惜的是,在许菲菲的笔录中并没有说出被人指使的事,只是承认说,一切都是由于她心怀妒忌,在学校的实验室里偷的药品,悄悄换到了木兰公司的实验室中,当时也没想着非要害木兰,只是想害得公司出事,给木兰制造点麻烦而已。

据帮许菲菲做笔录的值班警察说,做笔录之前,曾经有个律师过来,与许菲菲单独谈过话,当时许菲菲还只是嫌疑人的身份,因此他们也没办法不让她和律师见面。

只是没想到,刚做完笔录没多久,许菲菲就出了事。

就走出警察局的大门,傅思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拳握得紧紧的,有些债,他总有一天是要讨回来的。

“纯臻”样品致人过敏的事,不知怎么的终究还是传了出去,一下子,网络上充满了对她们产品的质疑,就连木兰公司迅速反应,做出赔偿的承诺,也被解读为贿赂消费者,掩盖事实的做法。

公司的网站和木兰的微博都被这些尖锐的质疑所充斥着,甚至有人怀疑,之前的“纯颜”也有问题,之所以使用之后会有这么好的效果,肯定是因为里面添加了激素类的物质,所谓的“可以吃的护肤品”不过是宣传的噱头,之前那些吃护肤品的视频也被人挑出许多似真似假的作假细节来。

李燕玲都被气哭了,公司的人也义愤填膺,可是网络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是着急想要辩解清楚,就越会适得其反,只会把这滩水越搅越浑。

她们把新产品之所以出现问题是被人陷害的证据贴了上去,结果却被指为推卸责任。一时之间,不但公司产品的销量大跌,已经进了货的供销商也纷纷要求退货,供应商听到消息开始来催讨货款,公司里电话铃声此起彼伏,大家都焦头烂额。

李燕玲把那天拍的木兰顶着红肿过敏的半张脸不停地给客户打电话的视频发布了出来,声泪俱下地说,这是我们木兰在听说新产品的样品出现问题以后,亲自试用了新产品的结果,如果是你本身就知道产品有问题的话,你会愿意往自己的脸上抹吗?

确实是有人消停了一些,但是还有更多的人,认为这也是炒作,现在化妆技术那么强大,谁知道那红肿是真的还是红颜料画上去的?

在傅思行的要求下,这一切都瞒着木兰,让她能够安心养病。

木兰精神好了一些之后,请傅思行带一台手提电脑到医院,整天这样躺着实在无聊,她想去打理一下自己的微博。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