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渺无音信(1/2)

楼下,在某个堆满了气球的房间中,忙得头发凌乱的齐子轩一边给充好了氢气的气球下面绑上用荧光粉写着“我爱你”字样的彩带,然后放进一个密封的大箱子中,一边喋喋不休地唠叨着:“凭什么他给女朋友过生日我就要做牛做马?搞那么多浪漫的花招到底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然后低下头继续认命地干活,谁叫他是人家的好兄弟呢?

不陪自己的女朋友反而帮别人讨好女友,像他这么好的兄弟,这世上除了他齐子轩还能有谁?

偌大的餐厅里客人几乎都走光了,只有08号桌那个漂亮的女孩还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整整四个多小时过去了,除了面前的那杯白水,她没有吃过半点东西。

那位傅先生早已点好了菜,侍者好几次上前问过,要不要先上一点什么东西吃一下,可那女孩始终都还是摇头:“我再等等,谢谢!”

今天负责这张桌子的是一个叫做小雯的女孩,下午傅思行过来准备的时候,她还十分羡慕今晚的女主角,有一个这么英俊多金,浪漫体贴的男朋友,肯定是上辈子拯救了太阳系吧!

可如今,她觉得还是她自己的男朋友比较好,因为他现在就在楼下的广场里,等着她下班,然后两人一起回去他们虽然地方不大,但布置得非常温馨的出租屋。

而原本应该十分幸福的女主角,依旧坐在那儿一动不动,背脊挺得笔直,但小雯就是感觉,她整个人都沉浸了一种深切的悲凉之中,看着她的背影,小雯的心里也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难过。

难过归难过,工作还是要完成,小雯硬着头皮走过去:“小姐,傅先生订的蛋糕……”

“拿过来吧!”木兰这次终于没有拒绝。

那是一个饰满了鲜花的粉色心形蛋糕,像一件精美绝伦的工艺品,蛋糕的旁边放着一个精美的首饰盒,原本傅思行是交待等他提示的时候再送出来的,可是工作人员一直联系不上他,最后只能直接拿出来交给了木兰。

木兰打开首饰盒,里面是那条有着木兰花坠饰的铂金项链,依旧那么漂亮,隔着眼前一层朦胧的水光,美得不像是真的。

木兰取出项链,给自己戴上,颈后的肌肤上似乎还残留着当初他给她试戴项链时手上的余温,可是本应给她带上项链的人呢,他在哪里?

“砰!”在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巨响,有五彩的光芒从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映射进来。

“哇,好美啊!”餐厅的服务员都跑了出来,聚集在窗边,欣赏着夜空中次第升起的璀璨烟花。

在漫天的烟花中,无数的彩色气球从窗边飘过,气球下面都挂着写着荧光大字的彩带:

“木兰,我爱你!”

“永远在一起!”

“一生一世!”

气球带着彩带越飘越远,就像那越来越远的誓言。

在铺天盖地的爱情誓言和烟花中,木兰切下一大块蛋糕,大口大口地吃着,大颗大颗的泪滴砸在奶油上,她就和着这些眼泪把蛋糕往嘴里塞。

小雯和几个年轻的女孩都红了眼睛,小雯忍不住跑了过去,哽咽着说:“小姐,你别吃了,别吃了。”

终于,木兰趴在桌面上失声痛哭,把从上辈子一直累积到现在的所有伤心、痛哭、不甘和委屈,统统都痛痛快地哭了出来。

早已经过了餐厅的打烊时间,可是还留下来的几个服务员,包括小雯,没有一个人敢走过去,劝一劝她。

直到木兰哭到力竭,终于停了下来,脸上的妆已经花得不成样子,她索性跑到洗手间把脸洗干净了再出来。

“对不起,麻烦你们结一下帐。”

也许是由于刚刚痛哭过的原因,她脸上的伤疤微微发红,特别显眼,奇怪的是,小雯却没有觉得多害怕,也并不觉得她丑,只是莫名地有一种哀伤的感觉:“不用了,傅先生事先都已经付过帐了。”

“那好,谢谢你们。”

木兰拿起包包,快速离开了餐厅。

打了一辆车回去,司机是个话痨:“小姐刚从凯旋餐厅吃完饭出来?”

“嗯。”木兰轻轻应了一声。

“那刚才的烟花看见了吧,哇,那可真是漂亮啊,除了过年的时候政府在天鹅谭放的烟花,我还没看过这么好看的呢!”

“我也是第一次。”木兰说。

她曾经跟傅思行抱怨过,从来没有看过好看的烟花,小时候家里穷,根本就买不起,跑去看村里其他的小孩放烟花,结果被人赶走,没带烟花来的人不许一起玩。

她说她这一辈子最开心的,就是有一次一个大伯给了她一根像铁线那样的烟花,名字叫做“火树银花”的,点起来的时候会有像雪花一样的银色花朵在眼前闪开,非常非常漂亮。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