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醉酒(1/2)

在这三年里,傅思行每日想得最多的,就是他们有朝一日重逢时候的场景,也许她会走过来狠狠地甩自己一个耳光,也许她对对着自己痛哭流涕,诉说她对他的失望和痛恨,也许她会若无其事地说一声你好,好久不见……

可唯独没有想到的,就是像现在这样,她从他的面前走过,却根本没有认出他。

看着两人逐渐远去的亲密背影,冥冥中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揪住傅思行的心脏,毫不留情地揉捏着。

傅思行双手用力地捂着胸口,急促地后退两步,靠在墙上,艰难地喘着气,有那么一瞬,他甚至心痛得恨不得自己立刻死去。

有路人关心地走过来问:“先生,需要帮你叫救护车吗?”

傅思行一只手颤抖着,从裤袋里掏出一瓶小小的喷雾,对着自己喷了两下,几乎就要窒息的感觉缓缓散去,他站直身子,疲惫地靠在墙上。

路人见他没事,摇摇头离开了,嘴里还在叹息:“长得那么好看,可惜是个病人。”

木兰跟着方乐斌上了车,“想吃什么?”方乐斌问。

“随便吧!”木兰随口回答。

“那我得查查哪里有卖‘随便’的餐厅。”方乐斌开玩笑说,一边启动了车子。

“嘀——嘀——”的警报声响了许久,木兰没有一点反应,方乐斌不得不提醒她:“系上安全带。”

“哦!”木兰慌忙去拉安全带。

“累了吗?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下次再去逛街?”方乐斌体贴地问。

“不行,好不容易才抽出时间出来一趟,下次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要是再不把周诗颖的结婚礼物准备好,又要被她唠叨了。”木兰叹息着说。

周诗颖和齐子轩这一对,吵吵闹闹地也走到了今天,就在不久之前,周诗颖还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要趁年轻好好玩够本,不到三十岁绝不结婚,结果没过几天,不知怎么的就被齐子轩说动愿意结婚了,而且现在她又换了个说法,趁年轻生孩子好啊,身材恢复得快,十年后跟孩子一起走出去,人家都说是姐妹。

听了这话,木兰狐疑地看了看她的肚子:“该不会是奉子成婚吧?”

“胡说什么呢!”周诗颖一脸娇羞,“人家的第一次是要留到神圣的新婚之夜的。”

“难怪齐师兄那么着急要结婚哪!”木兰充满同情地想,这些年齐子轩可真是辛苦了。

婚礼定在下个月一号,周诗颖说了,结婚礼物一定要有诚意,可不能花钱让人买点东西就随便打发了,木兰想了许久也想不到送她什么好,只能上街逛逛,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灵感了。

只可惜这一路木兰都有点儿心不在焉,看着任劳任怨陪她一起逛街的方乐斌,木兰心里有些抱歉:“看来今天是注定没有什么收获了,浪费你的时间了真不好意思啊。”

方乐斌的目光却放在了一旁旅行社的宣传海报上:“这个倒是很有意思。”

“什么?”木兰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无人岛冒险之旅?”

这是旅行社新开发的一个旅行项目,地点是在南海某座尚未开发的海岛上,报名者需要跟旅行社签订一份免责协议,然后旅行社会用轮船把游客送到岛上,游客可以带上自己认为有用的所有物品,然后在原始的海岛上呆上三天两夜。

当然,游客如果在这三天两夜当中遇到任何危险,或者想要离开了,都可以向空中发射随身携带的信号弹,旅行社会马上开出直升飞机把游客接出来。

收费自然很高,但这个社会,最不缺的就是有钱又空虚无聊的人,想要花钱寻求刺激的人不少,因此这个旅行项目还是挺火爆的,为了保证游客的冒险体验,这个活动还有人数限制,同一期参加的游客不能超过十个人。

事实上虽然说是无人岛,但旅行社肯定不会真的冒险,这个岛的面积并不算大,而且也找人勘测过,岛上没有大型猛兽,也不会有什么会造成危险的因素,大家不过是借这个名头找点乐子而已。

木兰高兴地说:“就是它了,那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一定会喜欢这个活动。”说完木兰就进去打算给周诗颖和齐子轩报名。

愿意花钱找罪受的人果然不少,三天两夜岛上游,再加上来回的飞机和轮船的费用,一个人的报名费就要十万,而且还必须跟旅行社签订免责声明,表示此行完全是游客的个人行为,不管遇到什么危险,旅行社都不承担责任。

现在木兰也是不差钱的人了,爽快地交了订金,拿了资料准备回去给周诗颖填写,方乐斌突然说:“要不我们也报名吧?”

木兰好笑地看着他:“我们?我和你?”

方乐斌委屈地说:“怎么啦?难道两个失意的人就不可以一起结伴旅游?”

“你才失意呢,我都不知道多充实。”木兰说。

“去吧,散散心。”方乐斌说,“我刚才是机场看见他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