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雪满长安道(3)(1/2)

阿娘与嬷嬷互看了一眼,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向大宅外迎去。因见了我呆在那儿,揽了揽手,向我说:“丫丫,你也跟来吧。”

我吸了吸鼻子,跟在了阿娘和嬷嬷身后。

阿娘和嬷嬷一路迎去都不肯抬头,浅伏着身,懼懼又极恭敬的模样。待行至宅门外,便委地长跪。此时一溜儿执戟“黑面神”也肃然不语,跪得极端正。

我站在门口,迎着的,是一座金色煌煌的辇,再后面,跟着老长排的从侍护卫。我长这么大,没见过这般的阵仗。

百姓们惴惴不安地跪在两道,皆面朝尘土,默然不语。

这半点也不似长安城叽叽喳喳爱瞧热闹的天子百姓了。

我有些不习惯。正打算瞅个空当,钻溜出去找二毛玩呢,嬷嬷仿佛摸准了我的心思,仰头看我,我对上嬷嬷苍白空洞的眼神,竟有些不忍了。那眼睛里,还闪着汪汪的泪呢!

我弯了弯腿,想要学着嬷嬷的样儿跪下来。嬷嬷阻了我:“……丫丫,你不必,他若要你跪,你再跪。”

我愣愣站在那里。

那煌煌的辇子里钻出来一个人,众皆搀扶,诚惶诚恐。

他向我们走了过来。

带来了一队随侍,好大的气派!

阿娘瞧了眼嬷嬷,嬷嬷也瞧了瞧阿娘,然后,她们像是约好了似的,膝行爬向前,在辇中人走来的阵前,恭肃伏地:

“婢守承皇命八载,诚惶诚恐,铭君恩,秉诏命,于远外无日不惦记殿前,……婢拜见太子殿下,愿东宫长乐无极!”

那是我头一次见着他。那一年他才十一岁,少年未成,举手投足间却处处显老达,他是显贵掖庭的东宫太子,是我的兄长。

后来嬷嬷回忆那一年的我与他,说了这样的话:“敬武仍是稚幼孩儿,东宫却已有承祚之相。”

他承皇祚是依天命,可怜东宫,只长我三岁,小小年纪便肩扛重担。他的童年,绝不会像我一样没心没肺,亦不能如我一样,堪堪稚儿,只晓得玩闹。

那便是他的悲与忧,天命皇祚,亦不能算是福分。

我站在阿娘边上,抬头看他,他的眉微微地蹙起,明不是故作郁结,小小年纪,面上却怎么也挡不了这发自内心的沉重与悲色。

他着玄色厚裳,繁复的花纹缀着金丝,在灼耀的雪色里明明煌煌。他并不高,十一岁的孩子,若不是身在帝王家,可仍是个“孩子”呀!我真怕他撑不住这森森冷冷的雪气。

他瞧见了我。眼神一刻也不肯离开了,明明地盯着我瞧。我也迎视他,心想,这不知哪来的达官显贵到底要做甚么?

却看见他眼睛里闪过了泪光。

元康三年的冬天,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君父一生的悲伤。

他质疑地向阿娘与嬷嬷:“……思……思儿?”

阿娘点了点头,咽了泪;嬷嬷抬袖子抹起了眼睛。

大人的世界,我一点也不懂,我只想去找二毛玩。阿娘说我们要走了,不肯带二毛,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二毛啦。

我裹紧了狐狸皮子,刺溜一声又想蹿出去。却撞进了他怀里,被他接了住。他天成贵胄,自是有一众服侍,早有人支了大厚油伞侍立,半点雪片子也打不到他。

所以他的怀里暖暖的,温温的。

我想挣开,他咽了泪:“思儿……”然后,头发不断被他小小的手磨蹭,他居然难过地哽咽了:“思儿,你都长这么大了!”

他喊我“思儿”,我从不知道我有这么好听的乳名儿。“思儿”可比“二丫”好听得多,要是阿娘她们早些儿这么喊我,我就不会被二毛取笑这么久!

我有些迷惘地看向阿娘,喊:“阿娘……”

阿娘不敢向以前那样随口同我说话,她仍跪着,动也不敢动,只说:“二丫,称‘兄长’——”

我没喊,吸溜着鼻子挣:“我想找二毛玩儿……”

“乖二丫,太子殿下是带你回家的。”

“我不要回家!我要……玩儿!我要玩!”我挣得愈厉害,我有些怕这冷森森的气氛了。阿娘与嬷嬷,怎么同以前不一样了呢?

他放开我,却还是紧紧抓着我的手。他有些疑惑地看向阿娘和嬷嬷,嬷嬷道:“娃娃一生多舛,想着起个贱命儿才好养活呐,故喊‘二丫’,打小这么喊的。”

他点点头:“那甚好。”便转过来向我道:“二丫,咱们家去,兄长带你家去!”

我犟:“我不走。”

“为何……?”他的瞳仁晶晶亮,睫毛好长呀,厚重的雪色淡淡阖着,将他的一双眼睛润得更黑、更亮。

却有些伤心的意思。

我有些不忍心了,踮起脚仔细瞧他,说:“嬷嬷说,兄长带我家去,能见到我爹娘,是不是?”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