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南园遗爱(2)(1/2)

他没再往下说。却开始闪避艾氏的目光,皇帝毕竟也怕……

只说:“你放心,朕调足了人马去寻,这长安城,此一时,必已被颠个个儿。”

艾氏却直觑皇帝,盯得皇帝有些心慌。皇帝道:“莫这般瞧朕,朕许多年未见你,你在朕面前,还应是从前的样子。有话——便说吧。”

他们两人此时君非君,婢非婢,沿丹陛错阶而坐。恍然还是十几年前的光景。

艾氏也不惧,盯皇帝道:“陛下,您——您可曾疼爱过敬武?……”

皇帝没防她会这么问,一时愣着也不知如何答。

她觑皇帝,这天子乌墨如漆,瞳仁里照着江山一片,好让人敬怕。她却仍不惧。在她心里,皇帝仍是微时的皇帝,孝武皇帝长于民间的曾孙。

“病已……”她轻唤。

这名字烫舌地卷在口齿间,如今天下,已无人敢唤这名字。皇帝大概也忘记了许多年。

他转头看着她。

“朕总想起从前的日子,”皇帝目光深远地望去,茫茫落在远方,“汉宫沉夜寂寞,朕总想起从前,想起平君和你……”

这个名字许久未曾落口,她听着,烫疼了耳根子。平君平君……故后名字,多少年汉宫无人敢提了。

“君上,二丫是个好孩子。”她吸一口气,沉声道:“当年既有这般遭际,……咱们,便也认了吧?若无这孩子,平君当年怕是走得不欢喜……”

“二丫……?我不想你会给她取这个名字。”皇帝喃喃:“二丫……”

“平君的小名……也是敬武小公主的小名儿,她们原是有这般缘分。二丫……陛下,您的‘二丫’已经不在了,平君又留了个‘二丫’在您身边,您为何不欢喜?二丫毕竟无错。”

她这一语双关好一击痛击!皇帝只觉心头钝痛,仿被人闷闷砸了一拳。

平君无错,小敬武更无错。

半晌,皇帝才缓缓起身,长明烛“哔啵”一声爆了个烛花,他似被吸引了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那支蜡烛。

烛光下,君王乏累的身影被拖得颀长。

“阿妍,朕还记得第一次见你时的样子……你与平君在一处,好欢喜动人的样子。朕瞧平君的眼睛里透着星星似的芒亮,她那样欢腾,好似这一生皆是无忧无愁的……是朕害了她。”

“……这十多年,朕居建章,睥睨天下……阿妍,朕不瞒你,自平君……朕便再也不快乐,朕无一刻的快乐。”

“朕夜来多梦,梦见许多人。父亲、祖父,甚至是我那从未见过面的曾祖孝武皇帝,朕看不清他们的脸,只觉父亲在朝我笑,我谒问祖父、父亲,病已披荆斩棘行至高位,所做一切是对也不对?他们并不说话,只微笑。朕甚至还会梦见霍光……可从来没有平君,平君好心狠,怎么也不肯出现在朕的梦里。醒来时,里衣贴满了汗。”

“霍光满身是血立在朕的眼前,他责问朕为何待他霍氏如此狠决?若无他霍光,朕仍潜于市井,一生郁郁如此。……阿妍,你猜朕怎么回他?这世间人皆爱天下么阿妍……为何有了他,朕这十来年未尝做过一个好梦?朕夜来惊醒,伸手只摸龙塌一侧,无半分温暖,冰冰凉凉,朕的嫡妻不在,并且此一生永不会出现在朕的龙塌之侧。这日日夜夜刻骨熬痛的思念,他霍光怎会知?”

“……阿妍,朕薄待了他么?朕念霍光知遇佐政之恩,他生时,朕毋动他一毫一发,死后,朕偕上官太后治丧,丧仪形同丞相萧何制,以辒辌车、黄屋送葬,给足霍家面子;霍光继妻显密谋鸩死朕嫡妻恭哀皇后,朕痛失爱后,却仍记念霍光辅政之功,纳群臣谏,封霍氏女为继后——阿妍,凡此种种,朕亏负霍家么?若非之后霍氏不念皇恩,图谋朕的江山,朕怎会下此狠手——”

“阿妍,谋反吶!上至尧舜,下及我汉室孝武皇帝,凡人主帝君,谁人可忍受江山为反贼所图而不动干戈?!是朕心狠……?”

“朕若无霍光,朕会是甚么样子?——阿妍,你说呢?朕若无霍光,朕会与平君、奭儿老于市井,一辈子安稳,世人怎知我刘病已不爱夫妻恩爱、平凡如常人地活过一辈子?”

皇帝多少年不曾这样畅叙过,这艾氏是皇帝龙潜时的故人,与故后许平君也是交好,刘病已喜怒皆不避此人。

艾氏抹了抹眼泪,提及故后,心中难过不能言。

因说:“陛下心思,妾全知道。陛下与寻常帝王并不一样……陛下这般离奇的身世遭际,古来帝王,绝无有二。自幼长于宫廷的储君,必心念皇位,贪恋皇权,但陛下不同,陛下为霍将军推至高位,皆出人意料。那年月,昭帝继位,大赦天下,陛下龙潜时已非戴罪之身,又与平君结为夫妻,生子奭儿,原该平平淡淡、幸福美满度一生。”

她所言令人动容。刘病已只觉字字句句皆戳他心窝子。他那般凄苦的身世,能安稳快乐度生活已是难得的奢求,他何曾想过有朝一日能为帝为君?无求,便无贪欲,霍光的出现于他而言,难知是福是祸。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