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南园遗爱(5)(1/2)

多年前的往事便涌上心头。

那一年皇帝幸博浪沙,一骑奔出,遇一小竹屋,恍然想起这竟是当年与陈阿娇小住的竹屋,一时情动,便入竹屋。

昔时故人已不在,那旧物却仍整齐摆放,皇帝情不能自已,便是在这情这景下,遇见竹屋里那天真可爱的小姑娘。

小姑娘眉眼肖似故人,他却不曾往那处想。皇帝小憩,小姑娘照料妥善,递茶笑谈。

不知为何,这小姑娘教他想起长安,想起汉宫中所有葱茏美好的事物。更想起他的据儿。

皇帝便出言逗她。赠她一枚玉,笑说要将她许给自己的长子。那时他微服,小姑娘只当他是过路的行脚商人,她心地好,对这长安来的“行脚商人”极为照顾。

皇帝爱这小姑娘,只觉她美好似玉。而这璞玉落在荒郊竟是可惜了。当初他是真心,真心想将这可爱的小姑娘许配给太子刘据。这一戏言,不想竟还有后来事。

他回了汉宫,便想通了。是彻彻底底地想通。知这小姑娘来自何处,知这小姑娘父母为谁。他曾急派羽林卫累夜赶路去那荒郊寻,竹屋仍在,屋里佳人却已不见了。

皇帝沉痛数日,这博浪沙成了他夜不能寐的牵挂。

陈阿娇啊陈阿娇,你又为何如此狠心?

皇帝居汉宫,玉藻之下一双眼愈渐浑浊、朦胧,他险看不清这大汉江山了,看不清殿下老臣觑他时目光的惶恐,博浪沙那小姑娘明媚的笑,却时时在他目下闪现。

那是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

那一年竹屋天光下,他为何没发现呢?

娇娇,你那样恨朕。

恍觉着了,却连补过的机会都没有。他曾将那小姑娘许给太子,如今连太子也没了。多少年便这么过去了。

皇帝直愣愣自龙椅上坐起,伸手拨开玉藻,那声音已苍老如暮钟:

“快传她上殿!朕要见她——朕想见她。”

金日磾谒:“诺。”

皇帝的眼里,污浊的老泪缓缓爬出。

隔着博浪沙潇潇风声,那少女便那么沉静地站在那里。

眉眼如豆。

口齿生兰,谒道:“民妇在谒,贺陛下万年无极。”

皇帝愣在那里,缓许久才似惊见故人:“你来啦。”

她不急不惶,轻轻笑着:“陛下,妾来了。”

她老了。鬓间藏了几缕白发,被风一吹,生了又生。那白发好似生不完似的,每一日晨起,对镜梳洗,便又长了几许。她畏惧这光阴,畏惧这漫漫长路,怎么也连接不到长安。她的长安。

她原本应生在这繁花似锦的长安。

只一双眼,仍是从前的样子。好似那一年博浪沙的相遇,从光阴里穿梭而来,就为了如今,殿宇高堂之上,遇见。

皇帝仿佛一夕年轻,他立起来,那手,仍是撩起额前玉藻的姿态,他缓声道:

“阿迟,你终于来了。你来得这样迟。”

她笑了笑。眼泪却溢出眼眶。

满朝文武皆怔忡。

继而,面面相觑。

他们何尝知道,君王之苦,便在他们眼下,藏了这许多年。

“阿迟,朕的阿迟,……朕知你是谁。”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