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南园遗爱(8)(1/2)

刘病已见树上那姑娘略有犹豫,便向她鼓劲儿,抻开手来,道:“你不必怕,我接住你!踩好了点子就跳。”

艾小妍也喊:“平君,你跳吧,再往下些就跳下来!”

许平君半屈着身子,伸出一只脚,把量了下,想探身下去,又有点怕,这当时,见胳膊下面一根树枝探出一截来,便伸手去抓,想把身子再往下沉点儿。这一抓倒是抓牢啦,可这枝桠脆生生的,才一碰,便断了。

托她的这根枝便吃不住她这重,狠抖了抖,她整个身子便沉了下去……

“哎呀!”

“……”

后来艾小妍回忆,声称那么“一坨许平君”便从树上掉了下来,狠砸在地……哦不,刘病已身上。

“哎呀,平君!”艾小妍奔了过去。

许平君缓了缓,很快就爬起来,只这烂泥还是新的,险糊了她一脸。

“二丫子,你怎样?”

“还……好……”

张彭祖这小子在一边说风凉话:“二姑娘,你倒是好了,你看这兄弟被你砸成啥样儿啦?哈哈……”

被艾小妍狠瞪了一记。

张彭祖嘴虽亏,心可实,忙去扶刘病已。

刘病已脸色还好,看来无大碍。张彭祖正想将他扯拉起来,却被刘病已伸手挡开,他这才发现,刘病已好似有些不对劲。

“胳膊折了……”

刘病已摆了摆手。

“啊?”张彭祖说道:“胳膊折了你也不疼……?当初我被我爹一顿揍,胳膊敲脱臼了,疼得我咧嘴大叫……”

艾小妍笑道:“你呢你呢,那是你呀!你还有脸说!”

“为何没脸子?哎呀姑奶奶,那可是真疼呀!”张彭祖连辩解:“我爹是武将,下手没轻重,真疼!疼得眼泪都掉出来啦!”

这两人一来二去贫了不少回,许平君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折胳膊的你们还治不治啦?”

这两人方才反应过来。张彭祖因说:“二丫子,这可有些为难我啦。你让我把人胳膊打折还说的过去,折了让我扭好,这扭错了咋办?”

许平君一想也对,张彭祖做事不着边,可不能让他瞎来。因说:“这么办吧,我们把这小兄弟抬我家去吧……等我爹下了值,就给他扭胳膊。”便转头又向刘病已道:“还疼不疼?不哭哇,越哭越疼呢!”

刘病已也不顾瞧她,只觉这女孩儿声音满好听。

张彭祖笑道:“小兄弟?平君,你当你多大呢!”

许平君笑嘻嘻向刘病已道:“我十岁,你多大呢?”

刘病已这才看了看许平君:“十岁,快……快十一了。”

那是刘病已长这么大第一次与同龄的女孩子这么亲近,他觉得这女孩子笑起来的模样真好看,是娇艳的,却不浓烈。

就像这桃树,新绿俏枝头。

哦,还得是下过雨,沾了露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