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南园遗爱(10)(1/2)

“许伯伯,是我不小心碰翻的。平君举了好一会儿了,累着呢,她也不是故意。不必再罚了吧……?”

刘病已一言比许平君几嚎都管用。

因见皇曾孙说情,许广汉自然顺水推舟,也便罢了。却想给许平君好一个教训,便唬她道:“平君,若再有下次,爹就再也不许你出去玩啦。”

许平君还未说话,刘病已已机灵地讨巧:“没下次啦,许伯伯放心。既没下次……那我们这会儿便去玩吧?”说着便拉许平君要跑。

那小丫头还愣着吶,没反应过来,被刘病已一扯,差点摔了。

许广汉在后面喊:“平君——二丫,你敢走呀!莫将皇曾孙带不见啦!”

许平君心说爹你没看见是他带我跑,不是我拐他呀。

这边厢许广汉抄了鞋底子便要赶,却被屋里出来一人拦住了,许广汉自觉失态,便唯唯立在一边:“史大人……”

原来里屋说话的是来接刘病已的张贺、史恭,这边听得外头小孩子在玩闹,便出来瞧瞧。

史恭捋须笑道:“莫追,随他们去罢。病已许久没见笑这么开怀啦……”

刘病已边跑边回头:“舅舅,我们去张安世府上找彭祖玩,很快便回来!你可先走,我自己回张大人府上便好。”

史恭笑着:“病已,早些回来……”

元凤元年,刘病已养教掖庭,著其属籍。他聪颖厚善,张贺十分喜欢。

张贺更是个厚道人,病已已归掖庭,眼见日渐长成,他便动了心思,相看一两个知书识礼的姑娘,以便将来为病已讲亲成婚。

张贺有个小孙女,比病已小上几岁,却已眉目初现,圆墩墩的,好生可爱。他便欲将自己的孙女许配病已。此事却教张安世知道了,安世乃忠臣,出言劝阻,因说当今陛下年少睿智,励精图治,既少帝在位,当不可言皇曾孙,若将孙女配与病已,恐招来灾祸。

张贺只得作罢。但他心念当初太子待他之恩,对病已照顾有加,病已其时虽为皇曾孙,但无名无号,与乡里百姓无异,这孩子养在民间,自然也会沾染民间习性。何况正是年少好玩的时候,若不加养教,不问诗书,恐怕废了这好苗子。

因此,张贺自拿薪俸供养病已,让病已读书习字,与张彭祖养在一处教导。如此,彭祖与病已彼此又多了个玩伴,自然高兴。

这便好,这两人下了学便去寻平君与阿妍玩耍,幼小相伴,青梅竹马,倒也热闹。

这一年开了春,暖烘烘的阳光捂热了大地,三辅之地春光潋滟,莺飞草长。

就像当初入长安,初见时那样。

时光荏苒。

彭祖与病已个儿窜开了,长高许多,已有少年的模样。彭祖胆子也愈发的大,总觉天天下学温课的日子太枯燥乏味,这当下才扔了书已耐不住:“病已,咱们今天跑远点儿玩罢?”

刘病已捡了根狗尾巴草衔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接他的话:“去哪儿?跑远了还带不带平君她们?”

“当然不带呀!”

“那不成。”

“带俩黄毛丫头有啥好玩儿的?”张彭祖追着他道:“病已,她们碍事呢,咱甩了她们,自己玩不快活!”

刘病已不睬他。

张彭祖心子实,脚踩脚地跟着刘病已。

刘病已绕一弯子便猛地回头:“咱去哪儿玩?”

张彭祖嘻嘻笑道:“博望苑怎么样?”

病已一愣。

张彭祖绕到他跟前去,说:“病已,你不想去看看么?看看你父亲当年的宴客之地?高朋满座,张灯结彩,多气派!汉室朝廷,攀龙附凤的庸才多的是!咱且去瞧瞧当年是怎样一派风景?不好?”

“早荒了,”他顿了一下,道,“有啥好看的。”

博望苑早无人居,因荒弃累久,日晒斑驳,整座宫室如今只剩个秃噜架子。

他们寻了块石头坐下来,张彭祖翘起腿来,囔一声:“喏,脚底板子都出血泡啦——咱们到底是谁想这么个馊主意,跑这儿来看甚么看……”

艾小妍一把推他:“你说还得谁吶?彭祖,你不怕闪舌头呀,哎!”

许平君把水囊打开:“大家都喝点水吧,玩一会儿便要回家了,别贪玩……”

张彭祖笑道:“二丫,你怕你爹揍?”

刘病已却站了起来。

他瞧了好久,瓦砾堆砌,满地狼藉,穿过烟尘岁月,好似还能看见当年宾客络绎的场景。他的祖父、父亲,也许就坐在高堂之上,宴会来宾。

高朋满座的博望苑,门可罗雀的博望苑,一夕一念,转瞬即变。

他红了眼眶。

故人旧居故人不在,他甚至不知,他的眼泪,能给谁。

“病已……”许平君站在他跟前,他出神的现下才发觉。

他微微侧头看了许平君一眼。

“我进去看看。”他说道。

许平君想也没想:“我也去!”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