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南园遗爱(12)(1/2)

“瘆的慌。”

张彭祖吸了口气,道。

可不是瘆的慌么,这条细长的道儿进了里头却愈来愈宽,跟撑开了肚子的长蛇似的。正是那最宽处,搁了好几个木桩子,一落做成案的模样,一落做成椅子的样儿,案上搁了一支点着的蜡烛,那幽幽的烛光,正是从这里散出来的。

“病已……”许平君扯了扯刘病已的衣袖,声带哭腔。

居中一个木桩子坐着个蓬头垢面的老妇人,“是她……就是刚才那个老婆婆!”艾小妍从那老妇人脏乱的、结着枯叶的头发认出了她。

许平君看了眼刘病已。

“不怕,”刘病已也低头看她,“那便与咱们分析的一样嘛!这窝洞里,毕竟暖和。”

许平君略略安了心。也是,这里毕竟还是暖和的,能躲风寒。

老婆婆也是个可怜人。

张彭祖走上前去:“老婆婆?”

老婆婆不理人。她埋头像在雕琢某样东西,方才赶人握手里的那长条儿树枝,此刻正斜靠在膝盖上。

刘病已也走了上前。

他问道:“老婆婆,你因何在这里?”

老婆婆仍不说话,刘病已想了想,也觉自己方才所问不是废话么,一孤老婆子为何要住在这窝洞子里呀?当然是子孙不孝、生活无着呀!

他这么问,那实实是伤了人家的心!

他有些局促地搓了搓手,一时不知如何安抚老婆婆。

愣了一会儿,刘病已便再上前去,屈膝一跪,一个响头磕了下去:

“博望苑废弃之所既为老婆婆屈身之地,想来亦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请婆婆受病已一拜!”

老婆婆似乎停止了手中的活计……

刘病已又说:“若无许多年前横祸,这处也当是病已的家。如今虽为瓦砾一堆,断垣残景不堪入目,但……病已只当这地上生出的杂草野树,都是我家的;这地上所居之人,也是故人!老婆婆受病已一拜——原无打搅之意,病已与伙伴们这便走,还请老婆婆莫怪。”

这一番话倒是情真意切,张彭祖心中只叫病已此招甚高!谁知道这阴暗之处是甚鬼魅魍魉吶,还是先走为妙,这一番矮低服软之语,让那老婆婆也好恕他们唐突之罪,不会在暗处作祟。反正来也来了,好奇之心也解了,此时回去,再好不过。

那老婆婆果然动了动,暗瞄刘病已。一双眼,却似糊了一层朦胧的暗翳,也不知是泪还是浊物。

老婆婆摸起靠在她膝上的枯枝拐子,轻轻往前了戳——

刘病已满眼疑惑,不知其意。

老婆婆敲了敲地面。

刘病已往前了去,只当是老婆婆嫌他诚恳不足,暗要了再磕一个头,才肯放他们走。便往老婆婆所指之处,一顿磕起。

愈磕却愈发觉了不对劲儿。

额下仿佛有甚么东西似的。这处土结的并不扎实。刘病已顿住了,低了头仔细看,发现确有蹊跷。

他便伸手探了探,那土是松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