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南园遗爱(13)(1/2)

“脸色是不大好看,病已?”许平君瞧了瞧,面露忧色。

刘病已脸色煞白,额头有细密的汗渗出。背上也出透了汗,里衣贴着身,黏糊糊的,好不难受。方才还不觉得冷,这会儿才停下来瘫坐地上,风一吹,从脊背凉至心口处,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张彭祖只发觉病已脸色不好看,却不知他可是大不对劲儿!仍追问:“病已,你到底看见了甚么?那‘砖块’上刻了啥,是猛兽搏斗?巫祝害人?”他只道必是猛兽巫祝之类,方能将病已唬成这个样子。

刘病已并不回答他,轻轻摆了摆手,道:“彭祖,咱们离开这儿,赶紧离开这儿!”

张彭祖还想张嘴问甚么,被细察善观的许平君阻了下来:“彭祖,病已说得对,咱们先回吧,此处早已荒了,人迹罕至,方才还是白亮亮的天儿,咱们也不怕,现时天却要黑了,若久滞不回,恐怕生出事端来。”

这么一说,艾小妍又怕了起来,连应:“好好好,咱们这便回去!平君说得对,怪可怕呢!”

张彭祖见两个小姑娘这般害怕,自然也不作多问了,当下里便扶了刘病已起来,四人趔趔趄趄往回走。

刘病已当晚便去找掖庭令张贺。

他需要有个人,好好地听他倾诉。

那个老婆婆出现的太离奇瘆人。怎样的人才会住在地底下呢?地接黄泉,一住多少年,怕是原不是鬼,也给染了鬼气森森。

最教他害怕的,不是这个老婆婆,而是那块青锈斑斑的“砖”。抹开青锈,上刻有字:

少帝崩,翁须子立。

刘病已当时大惊。

他虽才著属籍未久,远汉宫多年,但也明白这青锈下藏盖的七字是何意思。

少帝乃指孝武皇帝之幼子,拳夫人所生,孝武皇帝龙御归天,乃立旨传位幼子弗陵,杀母钩弋夫人。

弗陵即位时,年仅八岁,民间多称其“少帝”。

刘弗陵是他祖父刘据的庶弟,排辈算来,应是他刘病已的叔祖。

少帝此时不过才十来岁,弱冠未及,正是大好的年华,又听舅舅说起过,刘弗陵极为聪颖,治国有才,像极了孝武皇帝,股肱之臣若再好好辅佐,少帝必成皇业。

如此美玉之材,年华无度,帝业无疆,这会儿却有人刻字砖石,咒他死?

当年巫蛊之祸牵累多少人?皆因太子被构陷拿巫祝害人之术魇咒陛下而祸起。这青砖刻字之事若被人发觉,告发了去,又得牵累多少无辜呀!

刘病已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长安的夜,沉寂又孤单。

刘病已走了好许久,终于来到张贺府上,他想上前击辅首,顿了顿,却终于还是将手缩了回去。

他蹲下来,坐在张府门前石阶上,抱头低啜。

翁须子立……

翁须翁须。

那是他母亲的讳。

他母亲王氏,闺中讳“翁须”,少时嫁与史皇孙为妾,生了他。他出生仅数月,巫蛊事发,太子亡奔。他的父亲史皇孙因要照料出生仅数月的他,与母翁须留在博望苑,之后的故事,便是汉史再也绕不开的饰笔……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