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日暮沧波起(11)(1/2)

从侍因禀道:“陛下,老奴方才并未随队归来,便是去善后啦。那四个面人儿,老奴已处理好啦。”

皇帝笑道:“你竟是朕肚里的蛔虫了。”又说:“敬武太傻,当真是个孩子,甚么也不懂。”

从侍一贯会说话的,见皇帝这般心思,便知陛下对这个生来不祥的小女儿还存一丝怜悯,毕竟小公主是恭哀许皇后的嫡亲女儿,陛下便是爱屋及乌,也该疼敬武公主的。便说:“敬武公主心眼儿好,没那么多弯弯绕的心肠,自然不懂这些个。故皇后娘娘也是这般心善,公主像娘。”

皇帝听他这么一提,心里头便“咯噔”一下。

因说:“那丫头太小,未尝经历过的。她捏的东西好玩是好玩,一家四口……一家四口……”皇帝将这四字滚着舌尖儿,好反复几次,便觉舌尖灼烫,难受的很,他是再不会有这一家四口天伦之享的好日子了……皇帝再说道:“当年巫蛊一案,牵累多少人。敬武甚么也不知道,……这面人戳满了银针,又捏的这般像,还是毁了好,保不齐有心之人拿住大做文章。”

“是了,便是这样的。”从侍擅揣圣意,一早便知皇帝有这般顾虑,便早毁了敬武捏的面人。

宫里踩低捧高是惯则,擅揣圣意方能活好。皇帝的心思,御前人早能摸透。

从侍心里默想,陛下此刻尚能为小公主周全,看来敬武公主的好日子快来了。

到底君王情深啊,念着恭哀皇后的面儿,待小公主能善一二。

第二日祭陵的场面十足盛大。那是敬武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识皇家排场,她那位睥睨天下的君父有令人着迷的气度。拜谒皇后陵,他的思念忍的多辛苦,敬武一路观察,见陛下不笑不悲,仿佛地宫下埋葬的那个人,仍与他咫尺相近。

这一天足够教人悲伤。再后来的事,敬武已经不记得了,她只记得兄长那天很难过,看的她心伤不已。太子跟在君父后面,陛下稍退,他便行跪谒大礼。他将头磕下,好久好久也不肯起。

兄长并未嚎啕大哭,甚至未当着别人面流泪。他只在母亲陵前深叩,待君父喊了,他才起来。他原将头埋着,这一会儿起来了,竟流了满脸的泪。

君父与兄长相偎,敬武只觉这是人世间最美好的场景。天家也有深恩亲情。

地宫下埋着多好的人啊,竟教天底下最尊贵的父子这般伤心。

敬武也哭。

又有些羡慕母亲。

这一生,怕是除了兄长,再无人待她这样好啦。

是夜当回,毕竟国政一刻也不能耽误。皇帝勤政明仁,绝不会弃江山久徊不回的。正当众议回朝时,皇帝却出人意料地决定又滞一晚。

上意谁都不明白,也不敢揣。

敬武更不敢想,君父此一决定,竟是为她。

谒陵后驻跸第二日,皇帝久未进膳,内侍们都惶急不能,生怕陛下因谒许皇后陵而触景伤情,养不好坏了身子。便有贴身从侍自作主张去向太子递了个信儿,这时候想来只有太子能宽慰君心。

谁料皇帝连太子面子也不给,草草与太子面坐用过了膳,便要太子回去。太子至孝,自然不肯留君父一人独自伤心,因说:“儿臣不回,儿臣再陪陪父皇。”

皇帝看出了他的心思,便道:“奭儿去忙自己的罢,父皇这么多年风雨都捱过来啦,此一时……没甚不能捱的。”

“儿臣知父皇是在思念母后。”刘奭低下了头,很小心地说道。

皇帝戚戚一笑:“朕并非这一日才想你母后……”

言下之意是,奭儿啊奭儿,朕与你母后早于民间结为夫妻,鹣鲽情深,这多少年来,朕何尝有一日停止过思念皇后?

但他不能说,他是皇帝。

皇帝已觉有些乏了,便摆摆手:“奭儿,你回去吧……朕只留一日,一日便好,明早摆驾回宫。”

皇帝已闭上了眼睛。一只手仍滞在了空中,轻轻摆。

刘奭居前一步,正襟伏首,轻叩了一个头:“儿臣告退……”

就在他转身将离去的那一刹那,皇帝喊住了他:“奭儿……”

“父皇,何事?”

皇帝却并未将眼睛睁开,仍保持着方才那个动作。缓久,皇帝才说道:“你妹妹呢?”

刘奭竟疑自己耳朵不好使,听错了:“父皇?”

皇帝躺在摇椅上,忽睁开了眼,向刘奭望着,恍惚道:“思儿呢?”

刘奭觉既喜又疑。

皇帝揉了揉额角:“朕是问,你妹妹思儿,现下在何处?”

便在这时,外头守把的从侍谒帘:“老奴谒陛下万岁……”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