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日暮沧波起(15)(1/2)

秋娘的话也有几分道理,敬武明知是局,自己是要被人利用的,却也不得不考虑往后阿娘的生计,取信于君上,对宜春/宫的未来,不可不说是一件好事。

她得加把火,让这秋娘的狐狸尾巴尽早露出来。

敬武说道:“你有何主意?毕竟父皇厌憎我这许久,平白使他改过观来,那是不容易的。”

“自然不容易,”秋娘轻笑,“幸而只是‘不容易’,而非‘不可能’。”

“难得很!我懒,最厌烦做很难的事。”

敬武戏做了十足,便顺着话头道:“你说便可,能做到的,我尽量一试。你的话也不无道理,我就算不为自己,多少也要为养大我的阿娘着想。我的地位稳固了,阿娘也能跟着沾光。”

秋娘见敬武完全被她牵着了,也便有些放心,因说:“若想取宠于君王,找对了法子,便也不难。是这样的——我原先与小公主说起过,君王宠信霍皇后,害得你母生妒理不好身子,这才蒙受产厄之灾。——多少霍皇后也能摊些过错。”

说到这处时,敬武便想反驳。但又转念一想,行事太急,未免要打草惊蛇了。便忍着不出声,听那秋娘要怎样兜圆过去。

秋娘又道:“我在霍皇后跟前侍奉许多年,对霍皇后脾性、习惯熟稔于心,咱们可以利用君王一点念旧之心来操作……”

“你的意思是……”敬武这么聪明,光听这一句话,便甚么都了然了。但她偏要兜圈儿明知故问。

“便是这么的,”秋娘道,“小公主只需将陛下引到这处来,陛下见了昭台之景,便会想起从前与霍皇后的恩义,再叙叙旧情,便甚么都好说啦。”

“唉,人都不在啦,父皇过来又有何用?”敬武假叹了一口气。

“自然有用的,小公主想呀,陛下既厚爱霍皇后,若知小公主与霍皇后还有这番情谊,自然爱屋及乌——总之,你只要带陛下来到昭台宫,便算完成‘任务’,余下的事,便交给我啦。婢子必能让公主成为陛下最宠爱的掌上明珠!”

敬武腹诽:父皇最宠爱的掌上明珠?她的兄长身为陛下最宠爱的儿子,宠爱到陛下都要将江山交给他啦!兄长这么多年努力地让父皇关注她,父皇也并未正眼看顾她一下呀!秋娘区区一婢子,所言微轻,又算得什么呢?太子殿下都做不到的事,她能做到?

但她面上并不表露,仍说:“最好有个直快的法子,我做便是。”

秋娘略想了想,道:“小公主还是好好儿做婢子教的‘桂花甜酿饼’吧,做成了,陛下自会欣赏。”

“何以见得?”敬武眼犯狐疑。其实她心里照的跟明镜似的,这“桂花甜酿饼”乃椒房殿独制,到底藏着故皇后的心,秋娘让她以“桂花甜酿饼”的手艺来笼络皇帝,也不过是挂了许皇后的名。

君王若因此而来昭台,并非冲着“传说中”的霍皇后,而真真是卖了嫡妻许皇后的面子。

只怕昭台藏着的那道影子,虚的很,恩宠竟论不过一个死人。

如此,她便不怕了。

敬武因说道:“那尽好,我好好练这门手艺,回头想法子教太子殿下通传,将这门手艺现了父皇跟前去,想来他会念及旧事。我的地位也能逐日巩固。”

秋娘一再点头。

末了便送敬武出去,再三嘱咐:“小公主当前所急是要将陛下带来昭台宫,余下诸事,皆好说。”

敬武虽腹诽,但面上还是点头应承的,为了不教秋娘疑心,还展了个大大的笑容留在昭台。

唉……便这么吧……

敬武心想,左不过是大家互相利用罢了,秋娘利用她达成背后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她,也利用秋娘去探查一些她不曾知道的旧事。

汉宫里藏着的秘密,她必须知道。

敬武还真踏实地做了几天正事,天天在宫里捣腾好吃食,桂花甜酿饼的做法,她并未完全听从秋娘的,自己虽有新创,但也不敢添加太多佐料,怕味道不纯正了,陛下吃不出当年的味道。

她喊来阿娘打下手,让阿娘手把手地教她“当年的味道”,敬武认真的很,学的一丝不苟。

这日春暖,刚出了一锅桂花甜酿饼,逼仄的热气蒸得她满头大汗,她抬手拿胳膊蹭了蹭汗,正要去换锅,黄门郎喊了出来——

“谒太子殿下,愿殿下长乐无极!”

敬武高兴地掂翻了锅,沾了满手的面粉迎出去,跐溜一下差点撞进太子怀里……刘奭满脸惊讶地看着她:“兄长的小丫头……你,在干啥?”

“做饼子呢!”敬武骄傲地扬了扬满是湿面粉的手。

刘奭拖着她踱步进来,环视四周:“这……思儿的兴致……真好啊……”

“兄长,你助我一事可好?”

敬武一向知她这位兄长最疼她,全不问理由地疼她,她所提的要求,太子都会尽可能地满足。

果然,刘奭一脸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思儿尽管说,我能做到的,都行!”

敬武笑嘻嘻将他拉了锅炉前:“嘻嘻……太子哥哥,你来尝尝思儿的手艺。”

“你做的?”刘奭眼睛本来就大,这么瞪着,差点就要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他捏了一个饼子,看了看外形,欣喜多过惊讶:“怪好看的,想来是能吃的,真怕被思儿害了去。”

“少说话嘛,快点吃!”敬武撒娇道。

刘奭咬了一口……

薄脆的饼皮很酥香,入口即化,那股子香味儿融在舌尖,余味不绝。

他的表情凝滞在那里……

“怎样,不好吃么,兄长?”敬武有点紧张。

按理说不会呀,这么难吃?制法是阿娘手把手教的,用的材料也都是宫里御进上好的,她学的快,又不是第一次做了,火候把握很好,做出的饼子即便没有母后当年做的好吃,但也不至于难吃到不能入口吧?

敬武深怕太子在与她开玩笑,因笑着推了推他:“兄长!你醒醒啦,别不说话呀!真难吃?没有吧……”她便从太子手里抢过饼子,咬了一口,自言自语道:“可以是可以,就是……哪里有点不对劲,比不上阿娘做的好!”

她也不理太子了,回头便又去“钻研”制法……

太子却一把扯过她的胳膊,她一怔,刚想说话呢,却瞥见她的兄长眼里噙着晶亮的泪……

那一瞬间,她觉好心疼。她母亲的形象飞快地从脑海中闪过,她从未见过他们的母亲,但不知为何,那一刻,就有那么一个女子,身着素衣,飞快在她脑海里浮现,又飞快消失……那个女子是他们的母后,她轻轻抚着太子的头,很心疼……

彼年太子亦不过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母亲就离开了他们。

敬武踮起脚,也想学着“印象”中母亲的样子,轻抚太子哥哥的头……聊作安慰。

太子警觉地弹开:“小思儿……?”复又回神,忽地抱紧了思儿,勒的她动也不能动。

敬武很小心地:“兄长?”便要挣,太子这才反应过来,轻放开了她:“思儿,兄长好想念母后呀。”

“我便知道了,”敬武多心疼兄长呀,自己也难过的很,“兄长是因为想起了母后,才这般伤心。思儿也是,思儿也很想念母后。”

“你可以不必想念的,”太子挤出一丝苦笑,又宠爱地捏了捏她的脸,“毕竟你从未见过母后,小思儿,这些悲伤,不该是你去承受的。”

“可是我见过兄长,并且以后会永远永远与兄长在一起。看见兄长难过,思儿便也跟着难过。”

敬武背过身去,很小心地问:“思儿做的饼子,真有那么难吃么?唉不行……还得改。”

“我有说过难吃吗?”太子绕了她跟前去。

“不难吃还把兄长呛出了泪呢!”敬武嘟着嘴:“难吃的兄长都哭了!”

太子笑嘻嘻地搬了椅子来,坐敬武跟前,看着她忙碌,只觉好玩,又觉这是活生生的烟火气息,他爱这种感觉。思儿绕灶台……小丫头长这么大啦,甚么都会干了。对他来讲,能这样安安静静地看着思儿忙碌,余生都够了。

余生都已足够。

刘奭笑道:“不是难吃,是好吃!真好吃!兄长为思儿的手艺深深折服,多少年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桂花甜酿饼’了……”

“兄长,你是不是觉得这饼子的味道很熟悉?”

“是呀,”刘奭不假思索,“熟悉的很,也好吃的很,是娘还在时,做的饼子的味道。”末了刘奭又加赞赏:“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是呀,口感、味道、火候,都像极了母亲做的味道——一模一样!”

“啊?”敬武惊讶:“当真?”

“当然,兄长不唬你。不好吃的话,我方才为何想起了母亲,凝神悲伤?”

“那太好啦!苦心总算没白费!”敬武高兴地拍掌。

刘奭隐隐觉出了些味道:“思儿,你这是要做甚么?做和母亲一样的吃食,为了我?”

敬武边收拾烂摊子边与刘奭搭话,这当时听见刘奭这么问,便停下了手中活计,回头看着他,笑了笑,问道:“兄长,连你都能觉出的味道,你说……父皇能察觉出来吗?”

刘奭一个激灵!有些激动道:“思儿真聪明!我怎么就想不到呢!这么多年……我竟连这些都想不到!”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