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南园遗爱(22)(1/2)

元平元年,京城风云诡谲。

长安表面上却仍然是曳地繁华。

贩夫走卒迎来送往络绎不绝,将长安内城塞成了涌流不断的活泉。偏生冒活水的泉眼子不知从何处来,找也找不见,一鼓作气涌送着漫溢而出的人流。

热闹的,嘈杂的,人声鼎沸的……一整日都闹不绝。这便是长安,普天之下最光辉最夺目的城池。

长安街头的百姓,也无疑是天下最富庶安居的百姓。

而他们却不知道,这样的平静与宁和,即将被汉宫高墙之内的诡谲所打断。

他们谦静和善又仁明无双的君王,命数未久了。

长安却仍是一派平静。

时年刘病已十八岁,同满城百姓一般,也是厚实城墙根下的一只蝼蚁。每日乏累,奔波于生计。

他是个奇怪的人,在旁人眼里看来,他的行谈总异于常人。比如,他虽微末,天子脚下无人置理,但到底是著过属籍的皇室宗亲,又有张贺肯帮扶,若自立,谋个一官半职的,总是不难。

但他偏不。

他混迹于长安市井,编篾为生,在贩夫走卒之间嬉笑怒骂,更奇的是,张贺对刘病已之言行却置若罔闻,有下者报,张贺也只是捋须笑笑,说一声“随他去”便罢了。

刘病已性格倒是柔缓不少,也开始变得爱笑,席篾之间抽腾出手时,便与周遭小贩说笑两句,仿佛他生来便是个编篾卖篾器为生的,这市井生活,不拘束而自在逍遥。

旁人有时喊他“编篾的”,他也只是笑笑,抬头瞧那人一眼,问——“哎,你要买篾器么?”便不耽搁一瞬,埋头又编起篾来……

周遭几个摊贩与他挺熟,知他是怎样的人,有时便打趣他:“哎,病已,你媳妇肚子挺大了,要生了吧?这编篾小子命好啊,娶得美人,大胖娃也要给生下来啦!”

几个摊贩便相应和,个个拿他玩笑。

这编篾小子一听人说起他媳妇,半点不恼,反笑得极开心,扬了扬手头编了一半的篾器,道:“有个儿,有盼头,谁不是这样呢。”

摊贩们也笑:“说的是!有个儿,顶上万个好呀!这活儿干着也有劲头!要不然老子们半生累死累活,为的谁?”

说罢,周遭便笑开了一片。病已也憨憨笑着,他们说的没错,做活累了,回到家见了娇妻幼子,便甚么烦恼也没有啦。

想着想着,脸上的笑意愈发灿烂……

方才说着笑,一会儿便有人跑来稍信儿,边跑边喊:“不好啦,不好啦!”

说笑的人群一时愣,却见跑来的后生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缓半晌也说不完整一句话,大家伙又笑了……

这陋街野巷的,想也出不了甚么“大事”,能谈上“大事”的,要么是临街的张媒婆撮合鳏寡合了亲,要么是谁家的母猪下崽子啦,不然呢,便是入行伍数年的谁家娃子回来啦……统共那么点子鸡毛蒜皮,翻不了天。

因此他们这伙人甫听得后生喊“不好啦”,初时是震惊的,一会儿便不往心里去了。这后生满头大汗,好容易才喘平了,正想述事儿,没想这帮子人,再无一个要听他的。

后生急了,连跺脚,喊:“真是不好啦!”他上前,一把揪出贩鞋的阿张,急道:“说你呢……就你呢!那……那个不好啦,不不不……”

后生一紧张,便口吃起来。

阿张拿鞋垫子一下拍在后生肩上,道:“咋啦?老子吃你喝你啦?上来就咒我!老子得罪你小子啦?”

后生张口喘了两声儿,慌道:“不不不不是的……你……阿张你老婆……你老婆……”

“我婆娘咋啦?难不成偷汉子被你发现啦?哈哈哈哈……”

见那阿张这么调侃,周遭一伙人便哄笑起来。

这些小贩俱是乡野鄙夫,说话没个正形,话过了便是过了,谁也不会往心里去。

刘病已听他们这么胡闹,也不做声,默默低下头来,继续编他手里的篾。

这后生急一把揪起阿张的领子,慌张道:“谁人与你玩笑呢!阿张,你媳妇这时正往鬼门关赶吶!你也不去拉她一把!”

阿张一愣,继而反手揪了他领子:“我媳妇咋啦?”

“你媳妇要生啦!大胖小子个头太大,下不来!怕是不好吶!”

“啥?”阿张急得满面冒汗,擦也顾不得擦:“这咋……这咋要生了吶?我走时还好好儿的!……这咋要生了吶?”

“可不是!这不急产嘛,怪你小子太不疼娘,生出来要好揍一顿,这是要作了你媳妇一条人命啊!”后生这时方才能把话说顺溜了,告诉阿张道:“急得很!连稳婆都来不及往你家赶去!你倒是回啊,若得了事儿,胖小子与你媳妇儿……你要哪个?”

众人闻听这话,个个屏了呼吸,妇人遇产厄之灾,那是阎王爷要索命啊!要么娘,要么儿,总要索一个魂儿去,……这阿张,怕是必择其一不可了。

阿张慌里慌张地回头收拾东西,一面收,一面哆嗦,他们这样凭小营生过活的人,虽遇见这种厄急事,也是不可丢了营生摊子的。要不然,可要怎么活吶?

收着收着,后生便看不过去了:“阿张,你慌的腿软,怕也跑不快,媳妇与儿之间,你择个吧,我代你跑回去,先告知稳婆,让她好决断……快点罢,耽搁半刻,便能要了人命!”

众人也说好,忙催着阿张决断。

都是讨生活的老实平头百姓,本没什么恶意,但轮上这种事儿,不免还是心焦的,一时决断便有些残忍了。众人因说:“若是闺女就罢了,少不得要娘好;若是个男娃,只怕阿张要成鳏夫了。”

理是这么个理儿,但说出口来,让人生觉残忍。

可他们能怎么办吶?都是走生活的平头百姓,谁不想有个儿有个盼头?这是千百年来流传在血液里的想法呀,女娃值当个甚么呢?便是因这种事死了媳妇,岳丈一家也是能体谅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