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南园遗爱(23)(1/2)

他收了篾摊,背着篾篓,搀扶老媪走过好一段距离,愈行路却愈偏,直到了近郊,荒草几乎要齐过膝盖,一眼望去,连天蔓延……他方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便停下脚步,驻足来看。

这里是一个微微倾斜的坡度,荒草长了满坡,若无搀扶,一人往上走,还是有些吃力的。

老媪拄着拐杖,支地艰难地一步一步往坡上爬。

刘病已急过来欲扶她,被老媪笑着挡开:“不必,老身尚未老到这个时候。”

刘病已还是有些不放心:“上去挺难。”他见老媪面色挺好,便问道:“此处是何地方?我们为何要来这处?”

老媪道:“老身不是让你送老身回家么?便快到啦。老身允诺你,到家即会给你丰厚的报酬。到时你可不要觉得报酬太厚而拒绝哦!——却之不恭呀,哈哈。”

刘病已越发觉得这老妇古怪,荒郊野岭的,谁的家能安在这处?

他们一行二人便又往前走了许久,刘病已心想,这老媪拿他作玩笑,他便也要回应一番,因故意问道:“你允诺要给的报酬,何时给呢?”

“何时?”老媪摇摇头:“这倒做不得确数。”

——呵,这可不是指着他做玩笑么?

“那是说笑啦,”刘病已因回,“你莫拿我寻开心,送你回家,本也是举手之劳,我从未想过要甚么酬劳的。”

“是呢,是真有酬劳,老身从不与后辈开玩笑。”

“那酬劳是甚么呢?”刘病已嘻嘻笑着随口一问。

老妇人笑道:“自然是好东西。”

“甚么好东西?”

“——江山呀。”老妇人拖长了调子,一脸愉悦:“你说呢,是不是个好东西?”

刘病已皱眉,这才确信老妇人脑筋的确有些不清楚,因说:“东西倒是个好东西,可你也给不起。”

“谁说老身给不起?”

刘病已不欲再争辩,便不接她话头了。他搀扶老妇人,赶过了又一个坡度,抬眼望去,四野茫茫一片,见不着半处有村庄的迹象。

他有一种被戏耍的感觉,因问:“老媪您说家就在近处,这四下里并无村庄呀!您会不会记错了?”

老妇人笑道:“那你将我放下,自行离去便好。”

刘病已自然不肯:“都至这处了,我没有半路回去的道理。怎样也得将老媪平安送回家。”

老妇人面露愉快之色,笑眯眯道:“你算不错,心地尚好。罢了罢了……我心里知道,你只当我是拿话诓你呢。你再耐心些,再走几步路,便能看见老身住处啦。”

刘病已心里毛毛的,因想这荒郊野岭的,硬着头皮走也不容易呀!便顶上,一路默念快些儿到吧,也好早交差。

再走了一会儿,果然看见庙堂村落模样的建筑。刘病已舒了一口气,因问:“是这儿了吧?到了便好。”

“小伙子,你急回家?”

“是呢,拙荆往家等着,不忍回去太晚。”

“倒是挺顾家。”老妇人笑着,微有些赞许的意思。

这一处院落竟是别样的大,不似寻常人的住处,倒像是宫殿呢。但这废弃颓败之景却又使人心中生出惋惜来,半丝儿没有富贵的样子。

老墙的皮子已经剥落,剩下的墙体颜色不一,被日头晒成斑驳的印记。

他站在墙根,不由地心中一颤。也不知是为的甚么。

“这便到啦。”老妇人拄着拐杖,走到他跟前。

“到啦?您住这处?”

“是呀,家虽小了些,但也能住得。”她颇为不在意,满目皆是笑意。

刘病已却更惊骇。

这老妇人也是奇,明明住处这般广大,偏说“家小了些”,不知葫芦里卖的甚么药。

“我算也长居长安的,却从来不知……长安城内竟还有这么一处地方。”刘病已立在墙边,看着巍峨的“宫室”,——除却墙皮有些脱落,荒草蔓延至深,这两点甚有凋零破败之感,旁的说来,这的确算是一座宽大的居所。一般人恐是不能拥有的。

这老妇人所说若句句属实,想来并非一般人。

正想着,老妇人打断了他:“这孩子,想甚么如此入神呢?”恍笑道:“你就不好奇,不去看看匾额,此处竟是什么地方么?”

刘病已被她这么一提醒,便真走了过去,扬头,却见那匾额被青绿所掩盖,不知从何处伸出的枝桠正为它遮着阴。

但那字迹还是能看清楚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