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南园遗爱(29)(1/2)

待送了贵客,霍光又回到了座上,一人皱眉思索近来朝上种种。这时夫人霍显扭着腰盈盈摆摆走了出来:“老太婆走了?呵,都快黄土盖面儿的人了,有这闲工夫到处瞎晃悠。还跑咱大将军府上来啦。”

霍光听他夫人这么口没遮拦,有些生气,向霍显瞪了一眼:“你莫要胡说八道!阿迟大长公主身份尊贵,岂容你……”

霍显打断了她夫君的话,极为不屑地嗤笑道:“大长公主?谁封的位分?你那位贤明无双的孝武皇帝爬棺材缝儿出来封的?甚么大长公主!”

霍□□得血气上涌,抬起手便欲掌那妇人一掌……霍显自然不是吃素的,这许多年能将大司马、大将军霍光收治得服服帖帖,自有她的本事。她惯会转脸,因见霍光动了气,马上赔上一张笑脸:“老爷,动了气坏的可是您自己的身子,您何必与我这妇道人家一般见识呢?毕竟那位大长公主真没有唬人的身份呀,我为何要忌惮她?说起来,上官太后还是我外孙女呢!我也绝不会倚仗这个身份便处处欺人。”

霍光见他夫人服了软,也没有先时那般生气了,便落了座,缓了缓,说道:“这种话,外人面前就不要浑说了。也不怕隔墙有耳。”

“是了是了,”霍显赔笑道,“老爷说甚么,我便听甚么。”因走近了来,附在霍光耳边,轻声道:“方才听老爷与那老太婆说话……”

霍光听到“老太婆”三个字,便十分不快,瞪了霍显一眼。

霍显很识相,轻轻作势掌了掌嘴:“是我的不是,说错话了,老爷莫气。”便又凑近了说道:“那位大长公主是想扶持……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的……听说是个街头的小混混做……皇帝?”

“刘病已,”霍光没好气道,“他可不是市井竖子!他乃戾太子之孙,当年若无佞臣构陷,天下,早就是他的天下了。”

霍光一贯忠心耿耿,听不得任何人说嘴汉室。

霍显笑道:“我可不管这人是谁!我只管皇帝之位谁人做!”

霍光乜她一眼:“皇位谁居——干你何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呀?老爷——”霍显咯咯笑着,讨好道:“您为大汉的重臣,也是我小妇人的夫君呀!”

“得,”霍光十分谙熟他这位夫人的伎俩,因打断她道,“少跟老夫来这一套,有话便说。”

霍显道:“老爷,您是小妇人的夫君,自然也是咱成君的亲爹爹,——啊?”

“那又如何?”

“您怎么完全不替咱们成君着想呢!”

“老夫又怎么了?”

霍显眼见霍光逐步要上套了,便多磨时间,赔笑道:“若这刘……刘病已做了皇帝,你可替咱们成君想想?”

“老夫喜欢你有话直言。”霍光有些没耐性。

“我绕弯子么?还是老爷故意不接我这茬呢?”霍显推了盏茶至霍光跟前,殷勤说道:“昔日凤儿做了皇后,让上官桀那老匹夫好一阵得意!老爷难道不想我霍家女儿有朝一日也能登上后位,彰显皇恩么?那时老爷非但位极人臣,还是外戚,多少的威风!”

霍光果然不接她这茬,乜一眼道:“自古外戚有多少落个善终的?”

霍显一愣,随之道:“老爷,您能往好里想么!哪有人这般咒自己的!”

“不是老夫不知忌讳,嘴损,只是……”霍光捋须,少忖一会儿道:“那刘病已按理说也年及弱冠,哪有不娶亲之理?说不好,娃儿都三五个啦!”

霍显听他这么说,一时也傻眼了,娶亲事小,有娃儿才事大呢!有嫡有长,将来女儿成君即便真嫁了刘病已,生了皇子也落不了好处呀!

她转了转眼珠子,又稳了下来:“那也不妨事,给他些甜头,教那小子停妻再娶便是。”

霍光见她愈说愈不像样,也不大愿意搭理,随口一说:“那也不像话。再说,成君是凤儿的姨姨,凤儿又是孝昭皇帝的皇后,成君若再为当朝皇后,那辈分儿可乱成什么样子啦?不妥,不妥的。”

霍显撇了撇嘴:“我总有法子,万事办的妥妥当当。老爷且看罢。”

霍光起身进了内书房,只当他这位夫人在做梦,梦过了人也便醒了。

元平元年七月,更始帝王不久的汉室朝野,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即位仅二十七天的汉帝刘贺,为大将军霍光所废。

大臣们人心惶惶。

而此时,举汉室瞩目的焦点,并非在废帝刘贺身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市井少年的头上。

刘病已被迎入汉宫时,震惊朝野。

再后来的故事,谁都知道了。

他是历史,史官将他的一言一行都记入简书,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都为世典范。

流离汉宫多年的少年,终于又回来了。

冕冠十二旒,蟠龙纹,他的未央宫,承明殿,建章宫,宣室殿……他前世玄深的梦里所拥有的一切……

都在眼前。

“吧嗒——”

一滴眼泪忽然落下,打湿了前襟章纹,他略顿,十二旒下一双眼睛空茫哀伤……

帝王也会落泪。

他缓缓走至龙座。他的老臣皆拜倒在殿下——

“臣贺陛下御极,陛下万年无极!”

“万年无极!”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