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南园遗爱(33)(1/2)

立后之事,便这么定了。众臣也不愚笨,皇帝既然都“半推半就”地同意了,便知陛下心中也觉许婕妤是上佳的后位人选。

谁愿意明知君意,却要反其道行之呢?

是嫌活得不够长久?

这一下再想,多少人都恍悟陛下那一封诏书“寻故剑”之意,原是为了故人。众人心中都道,这市井小皇帝还真有意思,与大伙儿打了这么个哑谜。

君王情深,亦不知是福,是祸。

霍光呢,回府免不了有白眼受的。夫人霍显此时恍似个泼妇,叉腰立庭门之内,霍光方踏入门槛,便作势要揪扯他耳朵——

“这是怎地?今儿朝上,恍听说老爷上谏欲立那个民女之子为太子?老爷糊涂啊!……这市井民妇的儿子做了太子,咱们成君如何自处??”

“干成君何事?咱们成君又非帝君之妾,她还是个未出阁的闺女!”霍光脑筋还算清楚:“再者,老夫朝上所言,你怎如此清楚?”

霍显傻了眼,没防备霍光又提了这茬儿。——霍光朝上所言所行,她怎会如此清楚呢?那当然是她往小皇帝的朝廷,插了眼线呀!

这可是犯了大忌的。莫说小皇帝容不得,便是霍光,也难容她这般做。

霍光因说:“老夫朝上之事,你这一妇道人家,便别管了。该撒的手,便撒去,若让老夫知道,你将手伸向了朝廷,老夫定斩不饶。”

霍显面有不甘,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不平道:“大将军乃成君亲爹爹,却也不为着成君将来考虑……”

“老夫怎不为成君考虑啦?依老夫在朝廷的势力,为成君择个良婿,也是不难。”

“良婿?”霍显嗤之以鼻:“普天之下,除了九五之尊那位,谁敢说是良婿?”

长门宫。荒郊之野。

斑驳的老墙上掉落一块一块皮子,久无人修,老藤纠缠着攀过了墙那头去,远处昏鸦凄凄,映着昏黄的天幕,教人闻之陡生了一股凉意。

一座辇子,从长草掩过的那一头,缓缓行来。

景是昨日,人事已非。

他从辇中,见这荒凉的宫门,便叹了一口气。

当初他便是在这里见到昭帝的。那个苍白单薄的青年帝君,嗽起来的模样,在他心中久徊不去。

青年帝君告诉他,他叫刘询,讳是戾太子所取。

他当即落泪,为这离散多年,恍然在长门宫墙之外见到的亲人。也为,多年之后,君上弗陵口里提及的戾太子——他的祖父。

时光荏苒啊,十数年的光阴,便如同长门宫墙外的野草般,疯长,蔓延至他心门,堵得他喘也喘不过来。

皇帝下辇,有些落寞地望着不远处的深深宫苑。

大门是深阖的,宫墙里头的景致被堵了起来,墙里墙外,两个不一的世界。

他的阿迟婆婆,就在墙的那一头。

皇帝缓行,抬辇的小侍被唬了一跳,慌忙下谒,请陛下辇上坐。

他摆了摆手,并未理,只顾一人独自往前走。踩着齐膝盖长的野草,一步一步……

帝君的背影有些落寞。

这道门终于被打开。

久无人至,连门上辅首铜环都似要生锈了。

皇帝愣在那里。

开门的侍女行谒:“拜见陛下。长公主已等候多时了。”

年老的阿迟知道皇帝会来。一定会来。

偌大的宫室安静闲宜,仿佛是与流光隔绝的,这处,仍是元光年间的长门宫。一场久醒不来的梦,被绡纱帐隔着,他站在那里,仿佛能看见流转的光影……

皇帝沉默。

绡纱帐的那一头,老婆婆在笑:“陛下,我知道您会来。”

“阿迟婆婆……”皇帝将手伸了出去,他想起了当初长门宫外与昭帝并立一处的阿迟婆婆,想起了那个说要送他江山的阿迟婆婆……不免伤怀……

皇帝的眼眶有些湿润。

老妇人起身,绡纱帐影下,她的身影显得有些佝偻,她支着拐杖,极慢极慢地站了起来……

然后,微欠身谒下:“陛下,老身有礼了。”

皇帝慌忙虚扶了扶:“婆婆,你与朕,不必这般。”皇帝极动容:“是朕需向你行礼叩谒,这江山,是阿迟婆婆送与朕的。”

皇帝与阿迟婆婆对坐,他抬头,很安静地瞧着阿迟额上的皱纹,他从第一天认识阿迟婆婆的时候,她就是个老人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