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南园遗爱(39)(1/2)

霍成君有些害臊。她平时行事性子虽大咧,但毕竟也是个女孩子,且尚未出阁,被说中了男女之事,脸上不免是要挂不住的。

“娘……”

霍显见她这般,也不深问了,只说道:“你有分寸就好,既然想入掖庭,对待自己,必是要苛刻些的。”霍显将她往边了拉,环顾四下,见无人影儿,便低声向霍成君说道:“成君,你……可听说过守宫砂么?”

霍成君大窘:“娘……你、你可说到哪儿去啦……”

霍显一叹:“哎!你个死丫头!你当娘说什么呢——臊成这样!娘是问你,‘守宫砂’如何制成,你可晓得?”

霍成君摇头。

“这‘守宫砂’原是守女子贞洁之物,点于女子皓腕,失贞则砂褪……”霍显开始滔滔不绝:“这种奇妙东西,如何制成呢?娘告诉你——早听闻传言,若制守宫砂,需养一雌壁虎,自小以朱砂喂养它,逐渐地,待吃够了朱砂,这壁虎便会全身变赤红,到时再以杵捣烂,点染女子白臂,为‘守宫砂’,待女子成婚后,此朱砂便会消失。”

“娘……你与我说这些做什么呢?”

“成君,你不是好奇娘的暗室中养的是什么吗?娘告诉你,娘养的是人,活生生的人!”

“人——?”霍成君一脸疑惑。

“怎么?你很惊讶?鄂邑盖长公主能养美人,献于建章,你娘我不能?”

“成君不是这个意思……成君……不太理解……”霍成君道:“娘也养美人儿,欲献建章?”

她自然不能理解,鄂邑盖长公主为讨好君上,献美人于建章,这种理儿,也是能说通的。只是……她娘为何要仿效盖长公主呢?若献美人得宠,陛下爱之,那岂不是分薄了她霍成君未来的荣宠?

她娘得不偿失呀!

“你傻呀!”霍显戳她鼻梁:“真是个傻丫头!娘脑袋坏啦要给君上进送美人?这美人要是得宠,于我女儿成君,有何好处?!”

“那娘……”

霍显将霍成君又往里拖了拖,确信四下无人,才说:“这事儿,你万不可与你爹说的,他胆子小,若教他知晓了,只怕要生事。”霍成君点头。霍显才说道:“娘养的不是一般的美人儿,而是……花药人。”

“花药人?”霍成君疑是自己耳朵没听清楚:“这是个甚么……人?”

“美也是极美的,只是,她们的美,不是用来取宠君上。娘养着她们,自有娘的用意。”霍显有些得意:“这些女子,养在暗室,整日里以花、以药入浴,成君须知,各种花、药,都有它不同的用处,女子浸泡久了,自然周身散发着花药的味道,所经之处,便似熏了药了。”

说着,霍显便拉霍成君缓缓走着……

她们在一处暗门前停下,霍显熟练地触动机关,门随之而开,她向霍成君说道:“成君,这处便是娘养花药人的地方,你进去闻闻。”

霍成君好奇地跟着霍显小心步入暗室。

暗室之中,窗户被封得密不透风,半丝儿阳光也不能透进来。但室内却灯烛通照,亮堂如白昼。

霍显解释道:“‘花药人’日日要养药浴、花浴,若被阳光蒸了,效用便全无啦。这些烛光却是不碍的,并非来自天光,伤不了‘花药人’。”

霍成君跟着她娘,一点儿一点儿走进去,她观察得极仔细,对这暗室中的一切都极为好奇。

暗室虽名为“暗室”,实则是亮堂堂的,陈设布置从新,半点不令人心生恐惧,反觉这是一间隐蔽又幽静的小屋子,适合爱清净的人小住。

看得出来,霍显对她的暗室、她的“花药人”极为重视。

霍成君睁大了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室内的一切。

霍显带她绕过一张屏风,拐了角儿,又入一室。

这一间小室有帘帐遮蔽,在帘外能听见流水淙淙的声音,氤氲的雾气从帘子那一头飘过来,热腾腾,暖蒸蒸的……

“娘,里面是什么?”霍成君不禁问道。

“花药人在洗浴。”霍显笑着答,她的脸上一副骄傲的样子:“这些都是娘苦心经营多年的成果——”她走上前去,撩开了帘子:“成君,你看——”

霍成君探头小觑,只见云遮雾罩的“幻境”之中,果有几个女子在泡药浴呢!雾气太重,她也瞧不真切,但凭仓促过眼的一片冰肌玉肤,也能想见,洗浴的那几个女子,定是世间少见的绝代佳人!

那几个女子见是霍显来了,虽身在药浴中,却仍十分拘礼,她们并不说话,但能感觉出,她们待霍显是十分尊重,又敬怕的,因在浴池中颔首,不敢直视……

霍显道:“不必拘礼。”便将霍成君往前推了推,向池下道:“这是二小姐,你们头一回见,好生见过吧。”因又补了一句:“往后,你们要效命的,并非我,而是二小姐。二小姐若能顺利入得掖庭,你们当拼尽全力,保二小姐母仪天下,可知?”

池下颔首。她们方才抬起的头又向霍成君低下,行为规矩却又谦卑……

霍成君有些发懵,不禁好奇道:“娘,她们……她们是何人?”

“她们是娘的人,日后,也会是你的人。”

霍成君便料着这又是母亲为她铺设好的路上的一枚棋子。

花药人……花药人……

到底有何用途呢?

霍显没有让她在浴池边停留太久,便又将她拉开了,领入又一间暗室。

这暗室如蚁窝似的,层层叠层层,环环扣环环,像是永远摸不到尽头。莫说外人闯入,便是霍成君她这个自小在大将军府上长大的“家里人”,也不识得的。

她从来不知道,她的家中还有这样的暗室。

霍成君跟着她娘,走到了一间雅居,很快便有侍女将她们领入上座,霍成君端起茶碗,有些郁郁:“娘,今儿我觉得真奇妙,好些事儿,是我从前都不知道的……”

霍显能知她的心思,便说道:“成君,娘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好。”

“娘养花药人……是从甚么时候开始的?爹知道么?”

“你爹?”霍显有些惊讶:“你爹这样迂腐的木头桩子,能教他知道么?!”她缓了一声儿,又说:“至于从甚么时候开始……那是早呢,很早之前——凤儿才坐上皇后之位,上官桀一家沾沾自喜,与你爹为敌,那时,娘就开始筹划‘花药人’的计划啦。这些个女子,都是你娘亲自挑选的,个个灵透。方才你也看见啦,她们相貌如何?娘挑的,个个出色呢!娘想,好生养着,总有一日,她们是能派上用场的。”

“娘觉得,她们会有怎样的用处?”

霍显听女儿成君这么问,便欲缓缓引之,故此反问:“成君,你方才也见过她们泡药浴的样子啦,可有什么想法?”

霍成君想了一想,问道:“娘,药浴的成分是甚么?”

“多呢,”霍显盘指说道,“以麝香为主,各料辅之,日日浸泡,久之,浴药的成分便深入骨髓啦,剔也剔不掉。……还有旁的,娘此时明点,于你也无益。”

霍成君十分聪敏,当即便说道:“娘,这便是你方才与我说‘守宫砂’传言的缘故?你养的‘花药人’,也是照着这个法子来的?”

“成君聪明呀!”霍显有些高兴,说道:“是啦,喂朱砂与壁虎,久之,壁虎周身成赤色,可捣之为女子点朱砂;养‘花药人’也是这样的,以药浴浸之,时间久了,药与身,便密不可分。娘便给这些被娘选中的美人取了个名字——”

“‘花药人’?”

“对啦,‘花药人’便这么来的……”

“那……!!”霍成君似想到了什么,狠拍一下大腿,恍悟道:“皇后宫里……娘曾说过,早安插了眼线的……?”

“是,成君想的没错,”霍显半点不避讳,因说,“椒房殿里,多是娘的人。娘安插的,并不是普通线人,她们都是从这里出去的——娘的‘花药人’。”

“啊?”霍成君大惊。

“怎么?成君认为有何不妥?”

“娘想的周全,只是……”霍成君有些吞吞吐吐。

“只是什么?”

“只是,娘所做的一切,爹并不知道,将来若东窗事发,娘可要怎么收场?”霍成君想的是没错的,毕竟这种所谓“花药人”到底有多大的害处,连制造出她们的霍显,都不一定是清楚的。若然生了事端,陛下追究起来,可是要连累整个霍家的!

霍显明显有些不高兴了:“成君,娘的好成君!你现在这畏首畏尾的模样,简直和你那个爹一模一样!”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