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南园遗爱(43)(1/2)

椒房殿在哀哀暮色中沉睡。

皇帝自外殿来,不忍惊扰这一隅的宁静。

有叹息声落地。他走路极轻。

宫人挑灯来迎,他只淡淡问了一句:“娘娘睡了吗?”在浓沉的黑夜中,皇帝的声音显得这样温柔。

宫人答:“娘娘已歇下了,婢子这便去叫。”

“不必……”皇帝淡笑着摆摆手,这笑容里溺着无限的宠溺与温柔,他的皇后,躺在椒房殿镂刻精致的凤榻上,正酣沉睡去。那是他能想到的,他此刻给予他妻子的最好。皇帝并不贪心,他不需要充盈后宫的美色,更不需要巧言令色的温柔乡,他只想要他的平君,醒时在侧,梦后在怀。

那便足够。

他想要君王一生的长情与痴恋。只给他的平君。

皇帝望了一眼内殿,说道:“不必去喊皇后,教她睡个好觉。朕……朕去瞧瞧便好。”说着,便抬脚轻轻迈进内殿。

宫女子也掌灯跟了上去。

皇帝没走几步,便顿下来,悄悄向宫女子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别再往前。小宫女有些不解,里头黑漆漆的,她若不跟着掌灯,陛下如何能看得清?

皇帝折身,走至小宫女跟前,向她摆摆手:“撤吧……”又说:“得,就立这儿好啦,再走近,灯光刺眼,只怕要扰了娘娘好梦——她睡眠本就浅。”

原是这样!

小宫女很识趣地提灯候在门外,这一处远近合宜,掌灯时,陛下不致摸黑瞧不清里头如何,灯光也不致太刺眼,扰了娘娘酣梦。

陛下贵为天子,对发妻竟这般爱护周至。连这小宫女亦觉感动。

他近至皇后床头,立在那儿,安静瞧了皇后好一会儿,帝王的唇角,勾起了一丝温柔……时间仿佛此刻静止。

他像龙潜时的每一个夜晚,安静地为平君掖被角,然后,在漏进的月色中,觑妻子的眉眼。

眼神是温柔而凝聚的。

他爱这种感觉。

皇帝照常做好了该做的事,然后,轻轻扬起手,温柔地用指尖顺过她的发,她的眉,她的面颊……

他低头,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他伏低在皇后的耳畔,轻声说道:

“平君,好好歇息,待过了这一阵儿,朕带你出去走走。”

椒房殿沉夜如墨,只有溶溶的月色流泻在树叶间、枝桠间、镂画纹路里,将深夜的椒房殿,描成一片蜜金。

没几月,皇帝微服出巡。皇后随驾。

皇帝长于市井,十分地喜爱市井生活,他为帝之后,亦时常出宫来走动,体察民间疾苦。

因皇帝与皇后从前在长安街市中生活过好长一段时间,皇帝龙潜时又是个摆篾摊儿的,长安街头识得他们的人自然不少,便这样,如要抛头露面很是不便了。皇帝便差人拾掇了车马,扮作商人,与妻子同坐马车中,以遮耳目。

刘病已并不知道,这一场出行,为之后汉宫中诸多离奇事埋下了伏笔。

命,这便是命。躲也躲不过。

马车咕辘辘地行出。

帝后并坐一车,这两人眉间藏了过深的情谊,不用太多的话,只对眼一笑,便满溢甜蜜。

许平君此时是商妇的打扮,刘病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忽然便笑了:“还真像那么个样子。”

帝王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许平君笑道:“你且瞧瞧你自己呢!商人派头十足,还说我!”

皇帝笑着逗她:“夫人说的是,咱是编篾起家的大户呢!能做成这富贵模样,也是不易的。夫人对如今的生活,可满意?”

“满意是满意,”许平君笑着,“可奭儿一人未免太孤单……”

皇帝眼中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想起了那个滑胎的孩子。

许平君眼中也流露出忧色。又说:“陛下在这点上就是固执的……前朝老臣们都在议论,说我这做皇后的未免太不大度,陛下对后宫……可是有些冷淡了。”

许平君说这话,并非出自试探。她与皇帝之间,少年夫妻,一路扶持走来,对彼此从不防备。她知前朝对后宫有此议论,便坦然叙说与皇帝。

“你还想朕雨露均沾?”皇帝眉间藏着一丝笑意。

许平君低下了头。

依照女子心思来说,她自是不愿与其他女子共享一个丈夫的。但她深受礼教熏陶约束,又觉男子有众多妾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何况此时病已已经做了皇帝。

古来为帝者,哪一个不是满后宫的旖旎?

从前椒房的皇后能做淑德的妇人贤后,她许平君怎就做不得呢?

一声叹息,只是落在了心底。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