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南园遗爱(50)(1/2)

皇帝思绪全不在她身上,一时便不接话。

霍显微怔,目光在一瞬间稍凝,忽而,她居然嚎啕大哭起来:“陛下,求您给小女一条生路啊!陛下,小女自幼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是妾妇的心头肉哇!求陛下放过小女!”

皇帝心中一阵嫌恶,心说,好似是朕要取霍成君性命似的!朕何时要她死?

霍显并没有皇帝想的那么识相,她居然全不顾仪态,哭的妆容尽失,满面泪痕,又抓花了发髻,散发凌乱,活像个疯子。她覆面向前,跌磕在皇帝跟前,探手一把抓住了皇帝的冕服袍角,似个疯妇般:“陛下,求您救救成君吧!天下只您一个是能救成君的!求您可怜可怜妾妇,妾妇不能失去成君啊!”

皇帝实在不惯这样被人抓着衣袍,便冷眼滞声道:“霍夫人,请你重礼识仪,好好拘着你的身份!”

这好不识相的臣妇这等嘶声耍泼,引来了各帐里好多臣子相看,皇帝直觉脸上无光又尴尬。他这时才觉得霍显这女人不是蠢,而是十足的精明啊!

如此这样闹,使得各帐朝臣都将这一幕尴尬看在眼里,这不是要逼迫他这个皇帝收了霍成君吗?

皇帝强抑怒气,压着声音问:“你要朕如何可怜你、可怜霍成君?”

霍显哭哭啼啼道:“成君不求荣华富贵,只求、只求陛下给个名分,再低的分位成君都感恩戴德!这女孩子……没了清白,又没名分、没交代,怕是要给人唾沫星子淹死呀!这……妾妇能救成君一遭儿,难保成君不会挂白绫二遭儿、三遭儿……”

其实霍显这些话,也不是全不占理,清白名声之于女孩儿来说,真是比命还重要!皇帝能理解。皇帝极恶的,却是她这种说话的语气,以及威胁君上的态度。

皇帝乃天子,平生最厌恶别人威胁,霍显这么做,就像给皇帝心上堵了块石头,沉甸甸的,取也取不下来,难受的紧。

霍光也被这咋呼之声吸引过来,一见是自家夫人在闹腾,唬得神儿都没了,忙过来拉劝:“夫人,你这是干什么呀!陛下日理万机,哪受得你这般吵乱?”霍光一边说着,一边“扑通”一声往皇帝跟前一跪,老臣声泪俱下:“望陛下不计拙荆之失,老臣愿领罪!”

皇帝道:“霍将军,你夫人说的也不无道理,毕竟是朕过失在先,为府上千金晋位加封,于理能说,乃人之常情。你看……你要为令千金讨个什么封位?”

霍光哪敢当真顺嘴应上?皇帝半是试探,半是真话,虚虚实实,谁搞得清楚!他有几个胆子能揣君心?万一揣测错了,十个脑袋都不够他掉呀!

霍光伏跪在地:“陛下,老臣不敢!老臣归家,定会好好管束小女!此事是老臣教女无方、家门不幸啊!”

只这霍光是拎得清的,皇帝心里稍稍缓了些,抬了抬手,道:“霍将军,皇后身怀六甲,有些事,是不便做的;有些话,是不便听的。朕的意思,你应该懂——朕与皇后,乃患难夫妻,朕将皇后,看的比谁都重。朕不愿在这当口,出些什么事来,害皇后伤神难过,若再伤得腹中孩儿,朕真是无颜面对列祖列宗!你府上之事,待皇后分娩之后,朕再详查,定给你个交代,可行?”

“可行可行!”霍光连连点头。皇帝已经给了十足的面子了,他怎能不应呢!他这时也不顾夫人霍显在一旁猛给他递眼色了,连叩首谢恩。

皇帝已回皇帐。

众位看热闹的臣子、府眷,哪个敢得罪霍光霍显夫妇?各个便都散了。

霍显却对丈夫的表现十分不满,压低声音喝骂:“成君摊上你这么个爹,也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哪个当爹的半点不为女儿前途着想的?咱们成君都这样了,已是陛下的女人了,她若不入掖庭,往后哪个男人敢收?你做爹的,现时应给皇帝无比的压力,迫他给咱们成君封位,迎入掖庭才对!哪有你这样窝囊的爹?!”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