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南园遗爱(51)(1/2)

皇帝亲策马。

马车脱缰而去。随扈连追不及。出行车队散乱作一团,几名亲军首将为保皇帝周全,亦策马驱行。

土路上,扬起尘烟滚滚。

皇帝几乎是跌将下马车的,站都站不稳,迎来的人队皆挂白幡、着素服,皇帝过眼只一瞥,便知发生了什么事。

人队中领头是守驻长安的辅政大臣,皇帝亲信之一,这一时见了皇帝,年过半百的人,立时跟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陛下,老臣……老臣对不住陛下啊!老臣有负陛下重托!”

皇帝明明十分伤心,面儿上却是强撑的镇定,他忍了眼泪,忽然道:“边境戍守失策么?”

老臣不明白皇帝的意思,但还是答道:“这倒没有,老臣克难守己,边境稳的很。”

“何处又发了大水、遭了灾荒?”

“禀陛下,风调雨顺,……并未有这种事。”

“那么,你何故自谴?”皇帝挑眉,扬高了声量:“既天下太平,风调雨顺,你为何说是你亏负朕?”皇帝侧身,眼泪在臣子看不见的地方,流下。

他知发生了什么事。

他都知道。

臣子绕行,跪在了皇帝面前,老泪纵横:“陛下节哀。”

一簇的人队似倒下的白幡,雪茫茫一片,皆伏拜在地:

“陛下节哀……”

皇帝吐四个字:“摆驾长门。”侧身,泪光闪过。

许平君挂起车帘,收尽了眼前的一切。她往外挪了挪身子,问下使:“前头是怎么个事?”

“听说陛下要摆驾长门啦。”

“长门宫?”许平君内心里窜起一丝狐疑,继而,目光焦灼地盯着前边儿茫茫一片的人队,她那么聪明,陛下能料知的事,她必然心里也有了数。

长门宫,从今后,怕是要真正地成为废墟了。

“唉……”

许平君叹了一声。

这已不知是皇帝刘询第几次站在这里。长门宫残垣颓井,废墟瓦砾,就在他的脚边。它们会一直在那里。陪着汉室天下悄悄地老去、荒芜……

他记得最早一次他是跟着市井上遇见的阿迟婆婆来到这里的,在长门几近荒芜的宫门口,他不仅见到了身份神秘的阿迟婆婆,还见到了当时的少帝。那时孝昭皇帝是个苍白的青年,身子骨很弱,而他敬重的阿迟婆婆呢,却是个很好、很称职的长姐,她十分疼爱少帝。

刘询那时有点羡慕那个苍白的青年。但他并不知道那就是少帝,是他祖父的亲弟弟。

后来,少帝变成了宗庙里的孝昭皇帝,刘贺变成了皇帝,刘病已变成了刘询,变成了皇帝……

世事沧桑如此,未免容易教人落泪。

皇帝轻轻掂起拖地的袍脚,缓缓曲下一条腿,跪地,俯身叩跪……

他将头几乎要埋进了土里,这一时,已无人能瞧见皇帝的悲情与哀伤,他终于能够肆意大哭。

皇帝顿首,泣声:“阿迟婆婆,朕来晚了。”

众人见皇帝这般,竟下如此大礼,个个惶恐难安,伏倒一片,皆拜在皇帝身后,跟着他跪:

“陛下节哀——陛下……节哀啊!”

阿迟就躺在那里。

可她已不是年轻的阿迟了。

世间已无人记得当年博浪沙小竹屋里,曾发生过什么。为什么偏偏就有那个长安来的“行脚商人”打扰了小阿迟原本该有的宁静?

可是,她并不怨怪谁,反觉有些开心。她会想起博浪沙竹檐下的风铃,想起背药的爹爹和慈爱的娘亲……

也会想起那个“行脚商人”。

世间少有人知,她很早就搬来了长安,因为娘说,阿迟的家,应该在长安。

阿迟的爹,也在长安。

不,阿迟反驳,迟儿的爹,在咱们博浪沙,咱们的家里!

娘的眼睛里闪过泪光点点。

阿迟后来一直陪伴在当年长安来的那个“行脚商人”的身边,他也老去,精神却很好,阿迟从来没有见过他萎靡颓丧的样子。

他很爱阿迟。喜欢喊她迟儿。就像娘喊她时一样。

世人皆说孝武皇帝乃千古一帝,功及尧舜,威严难触。迟儿也见过孝武皇帝。他并不是这样的。他会笑,对着阿迟笑。他很爱阿迟。

春日意迟迟啊……

孝武皇帝有时看她的眼神充满哀伤,他会拉着阿迟的手,对她说:“迟儿,朕的迟儿,你来得……太迟了。”

他说,迟儿,你至今仍不肯喊朕一声父皇么?

可是他永不会知道,好阿迟曾经站在退朝后的丹陛下,默默地对着无人坐的龙椅,喃喃一声……

君父。

很小声的,君父。

皇帝永听不到。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