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南园遗爱(55)(1/2)

皇帝忽然顿住脚步。

霍光来不及收步,险些一头撞上皇帝。

皇帝沉了一声,说道:“霍将军,你为臣,朕是君,这么多年,朕很感激你为朕、为大汉所付出的一切……但,在这一件事上,朕只怕要亏负你了。”

帝君目光炯炯。

霍光低头,满怀歉疚:“是老臣的不是。老臣教女无方。”

“朕还有个请求……”

皇帝已是放软了语气,这“请求”二字,唬得霍光惶恐至极,连说:“陛下有言尽管说,古来臣子,只有为陛下一句话赴汤蹈火而在所不惜的,万没有教陛下为难的道理。”

“朕希望,此事……不要传到皇后耳中。朕不管朝堂沸议,哪怕天下沸议,朕只在乎皇后一人——”皇帝眉色微转,看着霍光:“霍将军也是有家有口的,朕听闻,霍将军与发妻感情十分不错,……朕也是如此,朕与嫡妻感情至深,朕有错在先,这过错,绝不忍嫡妻背负。况且,皇后临盆在即……”

霍光闻此,跪下:“臣遵上谕!陛下只管放心,臣绝不会令陛下在皇后面前难以交代,陛下所嘱,臣自当守口如瓶!”

“如此,朕便放心了。朕幸大将军府,也是顺来瞧瞧那个孩子。瞧过之后,朕希望能与夫人一叙,期霍将军能应。”

皇帝略一缓,待霍光点了头,才又转身而去。

霍光紧跟皇帝其后,心扑通扑通直跳。

陛下要单独召见其夫人显,是为何事?

君心难测啊……测着测不着,都是如负重石一般的疲累,脑袋拴在裤腰上呢,砍不砍的,只等陛下一句话。

皇帝在偏厢房,见着了那个由乳娘抱出来的孩子。她很小,小脸儿只有半个巴掌那么大,脸上还裹着斑斑的胎衣,这里一层,那里一层,瞧不出半点漂亮。

但能想见,这既是霍成君的孩子,终归还是漂亮的。

皇帝瞧着这孩儿,想起了他的奭儿。

奭儿出生时,也是这么小小的,裹在襁褓里,小嘴儿撅着,眼睛闭得只剩一条缝儿,不哭也不闹,挺乖。

皇帝随口问了一句:“是男是女?”

他半点儿不在意这孩儿是男是女,但不知怎么地,他便这么问了。

乳娘抱着婴儿,怯生生回了一句:“是个女孩儿呢……”

“哦……”皇帝拖长了语气,低应一声,思绪却早已不知飞向了哪儿。

这女婴突然便哭了。

乳娘好小心翼翼地哄着,一会儿,孩儿哭累了,倒也缓了下来。

“许是饿了。”皇帝说道。

对于照料婴孩诸事,他甚么都懂,这毕竟不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当年在长安巷子里的家时,平君生下奭儿,甚么都是他照料的。那个时候,他们过着拮据的生活,孩子喂米糊长大,他抱着哄着,只觉他是人间最幸福的爹。

“方才吃过呢,这一时半会儿,是饿不了的。”这年轻的乳娘低声说道。

皇帝觉得乳娘是个挺和善的人,便觑她一眼,却见她眉色清淡,眼若杏子,含羞的时候,垂下眼睑,微一眨眼,睫毛似蝉翼一般,轻轻翕动。

是个挺灵巧的姑娘。

“你是照料这孩儿的?”皇帝问了一句。

乳娘有些害羞,轻轻一谒:“是呢,婢子是霍夫人亲选来的乳娘,从今后,便照料小姐。”

“你孩儿多大啦?”皇帝琢磨着,若是让乳娘的孩子与这孩儿一块儿长大,有个伴,也是极好。

乳娘垂下眼睑,有些伤心的意思:“婢子福薄,孩儿生下尚未满月,便夭折了。”

“哦……”皇帝很有些惋惜:“从今后,你便将这孩儿当成你自己的孩子罢……”皇帝托出了手,向她道:“来,交给朕,给朕抱抱。”

乳娘一愣,旋即便将襁褓中的婴儿,交给了皇帝。

皇帝大手覆上婴孩的襁褓,心底在那一瞬间,有些微的触动。这小婴儿软软的,托在手里,像个小小的棉花团子……她的小脸粉扑扑,小小一团儿,缩在皇帝的怀里,对他有一种温暖的依赖感。

皇帝抱着她,心情复杂难言。

这婴儿,生来带着原罪。她是皇帝的耻辱,她的出生,磨灭了皇帝的倨傲,她使皇帝曝光在群臣的责难与耻笑之下。

皇帝并不很喜欢这孩子。

但她那么小,那么柔软,教人弃之何忍?

皇帝终于从婴孩小小的脸蛋上挪开了目光,他将孩子小心翼翼地转交给乳娘:“抱走吧,好好看顾她。”

他知道,他终其一生都无法拿这个孩子与他的奭儿比,他爱奭儿,但绝不会爱这个孩子。

留她一命,在大将军府,使她被人教养长大,安稳做将门的千金小姐,这已经是他身为帝君,在被人算计之后,所能做的最大让步了。

绡纱帐在凉风吹拂下,晃出漾动的纹路。

皇帝的眼前,也漾起这波动的纹路,他忽然觉得有些头晕。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