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南园遗爱(57)(1/2)

榻上许平君因生产而脱力,整个人已经颓软的使不上半点力道。她只觉如踩云絮,脚下空软乏力,身子是浸透的汗,一层一层,密叠叠地蒸得她透不过气来。

助产的女医握紧了她的手:“娘娘,再使会儿力呀!娘娘……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

她几乎要晕了过去。

朦朦胧胧中,听到几名女医在她耳边不断絮叨……

娘娘,要使劲儿呀!娘娘,再加把劲儿就好啦!

使劲儿……可是……她真的没有一点力气了呀……

这个孩子,比奭儿还能折腾。

她咬牙,一脱力,孩子好像确往下坠了坠,但并无作用,她是生过一个孩子的,依照经验,这孩儿落生,怕是难了。

她吊着一口气儿,不敢喊叫,确也是无力喊叫了。她有些惊惶地瞪大了眼睛,喘气儿……眼前,却忽然晃过君上的影儿……

病已……

皇后唇角轻轻落下了这一个名字。

她的心前所未有的空落,好似她曾经抓住的一切,倏忽间便要失去。她不计荣华富贵,不计这皇后的高位,只是害怕,连同当年长安小宅子里,与夫君共度的美好光阴,皆要抛去。

病已……奭儿……

她都舍不下呀!

“娘娘——”

她忽然觉得手头窜起了一股劲儿,她连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并不知是谁握住了她的手,但听声音,像是阿妍。

阿妍带着哭腔,在她耳边说道:“娘娘……平君……这一下,可要捱过去呀!阿妍求你,一定要过个气儿捱呀!阿妍求你!撑一下,就过去啦,待皇儿落地,君上不知要多高兴!”

阿妍握住许平君冰凉的手,往她面上蹭,她是真怕呀,怕平君就这么过去了……

许平君只快没意识了,任人摆弄,她蹭着阿妍的眼泪,有一瞬间的惊触,因竖起了耳朵,这才能听见阿妍在说话。

阿妍一刻也没停地在说话。

“平君,肚子里的孩子在动呀!她快出来了!女医说了,只蓄着这一口气儿,用力!孩儿就出来啦!平君——你不要睡、不要睡过去呀!”

艾小妍在皇后榻前哭的不能了,她转头哭向女医:“快想法子呀!救救皇后!这孩儿若平安落生,陛下必有重赏!”

淳于衍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余众女医皆皱眉落泪,想也想不来法子。其中一位女医向艾小妍道:“该想的法儿都想啦,只凭娘娘一股劲儿在,兴许还有希望,若娘娘都放弃了,咱们谁也帮不了呀!”

艾小妍凝眉:“怎会?怎会半点法子也没呀……”她擦了擦眼泪。

女医小声说道:“……娘娘这是寤生呀!孩子脚先下的,该有多凶险!女子生产,本就是鬼门关走一回……这走不过去,亦是寻常的!”

听女医这么一说,艾小妍再也忍不住啦,遮面痛哭。一瞬间又恍然,只觉这时就哭,未免无用,也太不争气。因跪爬至平君身侧,一边给她搓手,一边鼓劲儿道:“平君,你听见了吗,女医说,只要娘娘自己没吓着自己,蓄着劲儿吶,孩子一定能平安落生!平君……你、你可要争气呀!”

许平君只觉得耳边嗡嗡嗡的,有人在说话,不用劲儿呢,听不分明。要用点力气,才能隐约听见……

是阿妍呀。

阿妍在鼓励她呢……

阿妍说,平君,你要是不争气,陛下会伤心的!我也会伤心的!留下奭儿孤孤单单,怎么办呀?

奭儿……对呀,还有奭儿!

许平君慢慢睁开了眼睛,心胸之中有了点儿底气,她想要动……阿妍见状,慌去扶她:“平君,你可醒啦!再试试呀,孩儿要出来啦!”

“孩子再不落生,只怕晚些出来了,也活不好。”

阿妍一怔,惊去瞧这冷冷的声音是出自谁之口。

“淳于衍?”

是淳于衍。

她在说话。

“你……”阿妍不敢问出口。那个问题,太过扎耳,她此时没有半点勇气去承担。更何况,如此出言不逊的,是淳于衍。

阿妍忽然想起了霍显。她开始觉得惶恐不安了。那日霍显要求她告知淳于衍,当初救淳于衍之人,非皇后,而是大将军府的霍成君……这又是因为什么呢?

她觉得头都要炸啦!但事情临到了这个当口,她早没心思去想那么多,为今之计,保住皇后,保住皇子才是正经的!

阿妍因问:“淳于衍,你有甚么法子?”

“寻常法子没的,只能铤而走险。”

“……走险?”

“是呀,如此险情,不‘走险’,也是极‘险’的了。”淳于衍也有些慌色。

“那怎么办?”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