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chapter10(1/2)

有人说,男女之间的爱情百分之九十源自于好奇,糖糖不知道自己是属于异类还是随了大流,不过她对易岸,嗯,倒的确有些好奇…

好奇一,昨晚她念经念得好好的,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好奇二,睡着了的她,到底是怎么回寮房的?

好奇三,如果送她回去的是当时禅房里唯一的易大师,那么他是抱着还是搀着自己回去的?

是抱回去的吗?

是抱回去的吗?

应该是抱回去的吧…

清晨,糖糖睡了个大饱,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洒在房间里,暖暖的。

一睁开眼,她想到的就是这些有的没得。

所以…昨晚在梦里摸到的那个,坚硬又温暖的鼓鼓的物体,是易大师的?

胸肌?

腹肌?

哇噢,身材可真好!

不过,等等…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她…岂不是吃了易大师豆腐?

虽然对象是一身佛性的大师,总有那么一丝说不上来的不和谐感…但糖糖怎么那么想笑?

在斋堂里草草用过早饭,糖糖屁股还没坐热,直接奔去了昨晚诵经祈福的禅房。即便大师色/即/是/空不在乎此等俗事,道谢总是应当的。只是,糖糖并没有如愿见到易大师,禅房房门虚掩着,不像有人。

糖糖正准备离去,里头又传来一阵诵经声…听着似乎,好像,可能是易大师的声音?

隔得太远,不成,听不清。

糖糖走近了几步,还是听不清,又走近了几步…

到最后,不知不觉,糖糖如同壁虎般黏在了房门上。

可是,这声音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儿?

“你这是在干什么?”

嗯,这声音还有点像…

“我想听听易大师是不是在里面?”糖糖答道。

沉默五秒后…

“我不是在这吗?”

“啊?”糖糖回过神,猛地一回头,一眼就看到易大师那双严肃冷淡一本正经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

糖糖被吓得不行,一声大叫,“啊!”

然后,虚掩的禅房大门就被推开了。

然后,老住持一转身,就看到易岸搂着差点摔个狗吃/屎的糖糖,两人四目相接,一动不动…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