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chapter16(1/2)

糖糖明显有些接受无能,呆在门口,傻愣愣地看着他。

易岸记起第一次在墓园看到的她。那时她在晕倒在墓碑前,他要送她去医院,她拉着他的衣角说,‘爸,妈,不要离开我,不要扔下我一个人!’

当时他的心跟她脸上的泪水一样潮湿。

他不明白,当时他心头会为什么会生出一丝异样的不忍…明明众生平等,而她,却有些不一样…

他很困惑。

这种压在心头悬而未决的困惑,甚至在他冥想时,扰乱了他从来都很宁静的心神。

后来听说她离去,他长吁了一口气,心头却泛起一丝不甘。

他想要一个答案。

而这答案,似乎与她有关。

第二次他在庙里再次同她偶遇。

她靠着假山小憩,温柔婉约得让他差点认错了人…直到听到她的声音。

后来,易岸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她,

比如宁愿挨饿,也不肯吃素菜的她,明明不喜欢留在寺庙,却还是忍着坚持给亲人祈福的她,能坐着边诵经边打瞌睡的她,偶尔会偷听墙根的她…

越是了解,就越会知道,她其实并不完美。

可那天,她冒冒失失地走进了他的银杏苑,貌似,也闯进了他的心里…

--

易岸问,“昨天,我们遇到的那个男人,是你的男朋友吗?”

糖糖良久才反应过来,不过,男朋友?大师说的可是慕廉?

嗬,厉害了,难不成大师无聊也喜欢八卦?

“你听到了?”

易岸别过眼光,“嗯”了一声。

还真听到了…糖糖冲易岸甜甜一笑。

“曾经是。”

出了房间,糖糖拿了外套要走,坐在沙发上的chris却半点没有起身的打算。

“药也吃了,你还不走?”

指望艾大小姐会照看病人,要求的确高了点…chris说,“等他退了烧,醒了之后再走,会比较好。”

糖糖像看着嫌/疑/犯一般,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良久,她放回了外套,也跟着坐到了沙发上。

面对chris质疑的眼神,糖糖坦然地补充道,“你觉得我会放心你们俩同处一室?”

chris一笑,调侃道,“我好像听说艾小姐你昨天也是跟他同处一室哦。”

看吧看吧…

果然还是要把这家伙开除!

“在我心里,易大师就跟佛祖一样神圣!我才没有你那满脑子淫/邪念头!”被踩了痛脚的糖糖红着脸,大声辩驳。

chris温文尔雅地好心提醒道,“小姐,你应该注意你说话时的修养。”

“你!”

一句舞草,差点脱口而出…

你个基佬!

糖糖不指望一个用直板手机的男人家里有wifi,可他家也实在是‘太淳朴’了一些,客厅里连台装装样子的电视机都没有…

厨房里也没有咖啡机,一打开冰箱,能喝的居然只有凉白开…

果然是修行者的生活啊…

“易岸,28岁,毕业于京城xh大学,临床医学博士,是易家独子。祖父是知名佛学家,祖母是大学教授,父亲原本也是教师,后弃文从商,易岸母亲李凤娇跟你差不多,年轻时也是申城名媛,哦,对了,李家世代经营珠宝生意…跟as百货有生意往来。”

chris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报着易岸的各种相关信息,糖糖着咬着空勺子翻箱倒柜找吃的,对他嘴里念叨的咨询分毫不感兴趣。

没吃早饭就来了,着实很饿。

“小姐,您在别人家如此随便,似乎不太符合一个名媛的风范。”chris有些看不下去…

糖糖在顶层橱柜摸到了一包莲子,兴冲冲拿下来一看…

可惜,是过期的…

大师,果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无处可泄愤的糖糖只好白了chris一眼,“屋子里就我们俩,我装给谁看?还有,我说你就别把心思放在易大师身上了。人家易家就这么一根独苗,你要是敢把他掰弯了,小心他家人杀了你!再说了…”

找寻食物无果的糖糖坐回到chris身边,语重心长地说,“你没看到易大师一心向佛么,所以,你就不要把心思放在他身上了,你…没戏的。”

chris跟了糖糖三年,他交过几个男朋友,用过哪些‘追妞’的花招,糖糖统统了解。

她也很清楚chris平日里总把‘不畏艰险,勇攀险峰’当成爱好…只是这易岸…

这大哥,可是个连异性恋都不一定能接受得了的炒鸡直男癌啊!

要搞定他?

糖糖是怕chris受伤啊…

chris一点不知糖糖好心,甚至还不怀好意地笑着反问了一句。

“小姐,你这是提前铲除情敌吗?”

chris对艾小姐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深表敬佩。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