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chapter17(1/2)

易岸端着热腾腾的粥,一口一口慢慢地喝着。

往日那没滋没味的清粥,居然也被他喝出了一丝清甜…

他身边的女孩,正一手抱着全家桶,一手拿着大鸡腿大快朵颐。给她准备的塑料手套被放在一边,她说,肉一定要拿在手里吃,才最有感觉。这样匪夷所思的理论要是从晓清那听说,易岸一点也不会觉得意外。

可从艾心棠嘴里说出来…

有些稀奇。

不过,她去美国留学三年,无人约束,这种洋垃圾难道没吃够?

‘啪’地一声,光秃秃的骨头被精准无误的扔进垃圾篓。

糖糖对自己的技术表示赞许…偏头一看,大师正低头,专心致志地喝着粥…

啧啧,修行的日子可真是苦啊!

她其实也好不了多少。

老佛爷从小对她管教就严,不管外貌,仪态,还是身材都要管着…后来去留学,糖糖以为自己终于能锁心所欲的活着了吧!老佛爷给她送了一个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能管空气的chris!

……

上次吃得这么尽兴还是去年圣诞,chris破例瞒着老佛爷,让她吃了个够。

今天,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chris说有些人,总能让你轻而易举地放下心防。

糖糖想,易大师大概就是这种人。

或者是因为他身上出尘脱凡的气质,又或者…纯属破罐子破摔…

反正在他面前,已经不可能更丢脸了!

老实说,糖糖并不认为吃独食是罪过,不过吃了一会儿,她还是将全家桶,送到易岸跟前。

“要吃吗?味道还不错。”

就在易岸觉得味道也不是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正准备伸手时,糖糖猛地撤回了全家桶,还一脸抱歉地看着他,“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不吃肉的。”

说完,还不忘嘀咕几句,“啧啧,不吃肉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

易岸一低头,笑得有些无可奈何…

门铃响了两声,糖糖猛地将全家桶踢到了易岸跟前,一脸惊恐。

“完了完了,肯定是chris。怎么办怎么办,要是被他知道了,我就惨了…”低头,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一块,赶忙撕了一大口后,丢到了垃圾桶里。

垃圾桶也被她踢得远远的。

易岸起身开门,瞥见看她谨小慎微的模样,不由得眉头一皱。

不过就是几块炸鸡,至于怕成这样?

透过猫眼石一看,易岸的低气压瞬间变成了惊讶,因为站在门外的,不是她的助理,而是…

他家李女士…

李凤娇见没有人开门,不慌不忙从包里摸出了钥匙。

门开了,吓了李凤娇一跳。

“这孩子…我还以为你没在家呢?”李凤娇没发现易岸脸上的不自在,不由分说地推开他,挤进了内室,“晓清说你这两天都没回家,还说你住在了庙里,我就说你肯定…”

李凤娇一转身,就看到了恭恭敬敬坐在沙发上,乖巧笑着的糖糖。

李凤娇震惊了!

她儿子家里居然有个女人!

还是一个标标致致的年轻小姑娘!

千年铁树开花了?

不过李凤娇到底也是做过几十年名媛的人,脸上立马就恢复了镇定,望着小姑娘和蔼地笑了笑,“这位是?”

糖糖站起身,走到了易岸身边。

易岸看着母亲恨不得活吞了糖糖的眼神,头疼…

“糖糖,这个是我母亲。”

转过身,叹了口气,又指了指糖糖,“妈,这个是我朋友,艾心棠。”

爱心糖是什么名字?

李凤娇好不容易忍住了笑,点头赞了一句,“好名字。”

糖糖:……

她这辈子最不喜欢别人取笑她的名字了,但还是端庄地回应,“阿姨,您好。”

“别紧张,坐坐坐,我就是来看看易岸,不会打扰你们吧。”李凤娇拉着糖糖坐到了沙发上,看到茶几上的炸鸡桶,脸色不喜,“怎么能请女孩子吃这种东西,太不雅观了。”

嗯,是挺不雅观的!

糖糖同意阿姨的观点,所以才眼巴巴儿地看着易大师…

大师啊大师,求别把我供出来…

易岸坐到了糖糖身边,一听母亲大人的高论,差点没绷住笑出来。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