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chapter25(1/2)

易大师在前,糖糖跟在他身侧,低着头,一言不发。

他带着她绕过大街,穿到一条黑黢黢地,一次只容得下两人并肩通过的盲肠小道。小道两侧的窗户上,挂满了居民们晾晒的衣服和拖鞋,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气息,地面坑坑洼洼的,都是冒着热气的积水,积水四周,盘旋着好些苍蝇蚊虫。

糖糖实在有点想不通易大师干嘛带她来这种地方…

“易大师,我…”糖糖顿住了脚步,意思很明白,她不想再往前走了…哪怕一步…

“不想吃好吃的了?”易岸笑着问了一句。

糖糖看了看小道,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要知道高低不平的水泥路,对于穿着细高跟的女人来说,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嗯,为了吃一顿饭,受这种罪可实在不划算。

见糖糖坚决不肯定再走,易岸敛了笑容,伸手指了指前头,“那里有一个跟你一样患有哮喘的孩子,我想去看看她。”

额…

易大师这个人吧,看上去听温和实诚的,关键时刻抓人软肋,可一点都不含糊!

糖糖硬着头皮走到易岸半个身位前,见他一动不动,反而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句,“走吧。”

“嗯。”易岸说。

穿过小道儿,进了一个小院,从小院西侧大门左拐,又走了几分钟,糖糖腿酸了,问了易岸好几遍到了没,易岸都只有那一句,‘快了。’

嗬,骗纸!

糖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刚停下脚步,旁边一户居民房的门就开了,紧接着,一瓢热水直直地冲糖糖泼了过来…

糖糖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退,顷刻间,被一支强壮的手臂揽住了腰身。

再抬眼时,易岸挡在了她身前。

拧着眉,满眼都是她的倒影。

“没烫到吧?”

糖糖呆呆地愣了半天,直到房主出了门,陪着笑脸道歉,才把急匆匆地从易大师脸上收回目光,微微往后退了一步,低声回了一句,“没,没呢…”

“抱歉抱歉,我以为你们走过去了,不好意思,我确实没看到。”

房主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走路都有些颤颤巍巍地…糖糖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老人家,我们没事。”说完,才很没良心地看了看易大师,嗯,裤子没湿,应该没事儿。

老人家回了屋,易岸才叹了口气,“想什么呢?”

想你刚刚那一出手,是有多帅…

这话当然不能说出口,糖糖眼珠一转,“你不是说你的病人是孩子么?男孩还是女孩儿,我们要不要给他买些东西送过去?”

易岸笑了笑,没做声。

这一次,他走到了她前头。

易岸带着糖糖走到了一户破旧的单元房前,门前堆了一些积满灰尘的杂物,死气沉沉地,根本不是像是有人住过的样子。

糖糖放眼望去,只觉得房门两侧那一对对联儿还稍稍有些人气儿。

只是,看着也像是去年遗留下来的老物件儿了…

糖糖忽地有些发怵,稍稍往易大师身边靠了靠。

易大师还以为这世上,她除了自家祖母,谁都不怕呢?

敲过门没一会儿,门开了,蹦出来一个帮着马尾的六七岁小女孩,小女孩一看见易大师,小脸立马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易叔叔,易叔叔’叫个不停。可能是太兴奋了,一个没留神,连漏风的门牙都走了光…

糖糖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小姑娘立马捂住了嘴。

糖糖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儿…

“姐姐不是笑你,小妹妹,你跟可爱呢,缺牙没什么好害羞的,姐姐小时候也掉过牙,你现在,姐姐现在的牙齿,不是很漂亮吗?”

糖糖不要脸地咧嘴笑了笑,那洁白皓齿,简直跟抛光了似的。

的确,她每年都要去医院抛光好几次…

果然,易大师幽幽地补充了一句,“过度频繁洗牙,会损伤你的牙龈。”

“哦…”

糖糖对于易大师这种在小孩子面前丝毫不给她留面子的行为表示愤慨!

小姑娘是个聪明伶俐的,见糖糖扁起了嘴,连忙拉了拉易岸衣袖,“易叔叔,这个姐姐是护士姐姐吗?”

易岸弯下腰,拍了拍小姑娘脑袋,“不是,你可以叫她糖糖阿姨。”

“糖糖阿姨?”小姑娘歪了歪脑袋,继续问,“那糖糖阿姨是叔叔女朋友吗?”

糖糖刚要问易岸,‘阿姨’是什么意思…小姑娘天真烂漫的一句话,登时让她哽了喉,红了脸…

易岸直起身,嘴角带笑。

“弟弟跟妈妈呢?”

没什么心眼儿的小姑娘被易岸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转身跑回房间喊妈妈,易岸见糖糖还目光涣散地看着前方,浅笑着说了一句,“她叫郭茉茉,家里还有个弟弟叫鹏鹏,她妈妈姓彭,你叫她彭姐就好了。”

“哦。”糖糖点了点头。

然后,进了屋子的糖糖,总觉得有什么事儿被易大师给忽悠过去了…

屋子里倒跟外面不一样。

虽然在糖糖看来,房间里的陈设都有些老旧,不过却干净明亮,挺温馨的。尤其是小小客厅一侧挂满了他们一家四口合影的照片墙,更是看得糖糖满心欢喜…

照片里头,有孩子们搞怪的,当然也有大人们秀恩爱的。

这才像个家的样子啊…

不像艾公馆,他们几个的照片被依次挂在走廊墙壁上,你说看着像展览品吧,缺点艺术气息,像遗像吧,它又是彩色的…

总而言之,一点也不温馨。

一个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身材微胖的妇人,笑呵呵地从厨房里端了满满两盘水果走了出来。

“易医生,您好久都没有来了,最近工作很忙吧?这位是你女朋友吧,长得真漂亮!”

糖糖忙摆手,却被易大师抢了先,“我先去替茉茉检查一下。”随后转向糖糖,“糖糖,你陪彭姐说说话,我待会就出来。”

说完就走,片刻不停留。

奇怪了…

她一个做客的,反倒陪起主人来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