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chapter33(1/2)

从老佛爷哪儿听到宫佑宁被宫家送出国进修这个消息,糖糖有些惊愕,可想想又在情理之中。

做错了事的孩子,总归是要是要收到惩罚的。

可老佛爷还嫌宫家护短。

最近这段时间,糖糖已经听到不少有关as同环球艺人解除代言合同的消息,还有老佛爷投资环球的几部电影,如今怕也是撤得七七八八了。

糖糖觉得,老佛爷这口气,怕是要宫佑宁挥刀自宫才能消了…

周末,糖糖窝在大师公寓沙发上,跟大师提起这事儿,大师倒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扭头问了糖糖一句,“所以你觉得,是你祖母向媒体爆出宫佑宁丑闻的?”

这点糖糖倒是没有想过,可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有能力有胆量揭宫佑宁的短,又是站在糖糖这一边的,可不就是老佛爷么?

嗯,似乎还有那么一个。

糖糖翻起身,阴险地看着易岸,“不会是你吧。”

易岸合起腿上的电脑,摸了摸鼻子,“我为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什么意思?”糖糖不懂。

显然,易大师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想好下午去哪儿了么?”

糖糖一下就懵了…难得今天两个人都有空,刚刚易大师的确是让她想想下午去哪儿约会的,可是她压根不记得还有这回事了…她只有一个脑子,怎么同时想两件事?

脑子简单,好在反应还算快。

糖糖一脸傲娇地看着易大师,振振有词地说道,“你不知道让女朋友安排约会计划的男朋友是不及格的么?一个好的男朋友,才不会让女朋友操心这些小事。”

真不知道她从哪儿听来这些歪理。

“我说去看电影,你嫌弃影院空气不好,我说去公园走走,你又说天气太冷,我说带你去逛街,你又说没意思。”这些事情,不都是女孩家热衷的吗?放在以前,易岸可是连想都没想过自己也会去逛街看电影。

糖糖有些脸红,但觉得自己暂时还不能输。

“你就不能早点有新意的,比如说,你平常会去的地方,会做的事儿。”

易岸点头了然,看着她说,“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寺庙诵经祈福。”

糖糖:是在下输了,在下输得心服口服。

见糖糖半张着嘴,呆滞地一动不动,易岸笑得很开心…

“好了,逗你的,去穿好衣服,带你出去玩。”

“去哪儿?”重燃希望的糖糖满眼期待地望着易岸。

“家里一个亲戚种了一些草莓,现在正是成熟的季节。我们去摘草莓,大棚里也不冷,乡下空气也很好,而且,你没自己摘过草莓,我想应该会意思。”

说的头头是道…

糖糖哼哼唧唧了半天,才说,“可是,草莓地很脏吧…”

易岸浅笑着靠近糖糖,说,“去祈福跟去摘草莓,只能选一样。”

糖糖立马奔向衣帽架,“我去换衣服,唔,摘草莓不能穿浅色的衣服吧,也不能穿高跟鞋。我让chris送衣服过来…嗯,下午要摘草莓,那中午也不能吃饭了,可路上要是饿了怎么办…”

下了车,糖糖并没有看到成片的碧绿草莓地,以及草莓地下,一个个可爱漂亮的草莓,只看到灰灰的,并不十分干净的塑料大棚。

唉,糖糖有些小失望。

易岸拉着她的手往大棚走去。过了平整的水泥路面,糖糖看到那长满杂草的泥泞田间小道,顿时只觉得腿有千金重,再也迈不开了。

易岸看着她,她就拉着易岸袖子卖乖,“要不,你背我过去吧。”

糖糖嘟着嘴,一双杏眼水汪汪的,别提有多可爱了…

易岸的心一下就化了。

只是,他斜眼瞟到了小路尽头,那里站了一个戴着草帽的老人,此刻正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们。

“听话。”随后又靠近了糖糖一些,弯腰低声说道,“回去我帮你洗鞋子。”

谁要他洗鞋子呢!

不过那画面,光想想,就足够好笑了。既然易大师都肯如此纡尊降贵,再拿腔捏调就太破坏气氛了。

糖糖手指抵在易大师胸口,笑着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可别耍赖!”

易岸带着糖糖走到老人面前。而老人正一手拿着农具,笑容满脸地看着他们。

糖糖见老人鹤发童颜,精神矍铄,还一脸慈爱,顿时心生好感,笑得比那草莓还甜美。易岸喊了一声爷爷,糖糖也乖巧地跟着喊了一声爷爷。

老人家将糖糖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才戏谑地转向易岸,“带女朋友来了?”

还没等易岸开口,糖糖立马不矜持地接了一句,“嗯。”

易岸笑了笑,糖糖又捂着半边脸,低声问,“爷爷,我是他第一个带过来的女生吧?”

“我听得到。”易岸提醒说。

老人家哈哈大笑。

然后,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仔细端详了糖糖几秒,“你小时候我还见过你,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