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chapter64(1/2)

申城很多年前就禁止在春节期间燃放烟花爆竹。

以前很多人都不当一回事儿,被罚了几次款,这些年也就消停了。

不远处,有几个小朋友在空地上放起了电子烟花,一束束彩色灯光在寂静的夜空中绽放,惹得孩子们拍手鼓掌。

“真是没见过世面?你知道吗,我去过南方一个城市,那里的烟花世界闻名。那儿的居民,每到周六晚上就会聚在一个江中小岛周围,欣赏焰火晚会。你不知道,那一朵朵烟花将整个江面,整片天空照亮的气势有多壮观,那才叫做漂亮呢!”

话这么说着,可糖糖的眼睛,却像是黏在了那些小朋友身上一样,一动不动。

“糖糖…”易岸唤了一声。

“你说,申城让放这种烟花么?我们要不要去举报,听说举报还有线人费呢。”

“糖糖…”

“要不,我先回去吧,伯母说的没错,我得回家陪爷爷奶奶。”糖糖转过头,看着易岸说。

糖糖要走,却被易岸拉进了怀里。

也就挣扎了两下,便安分了。

“易大师,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想留一手,以备后患。”糖糖问。

不然,他怎么会对她有所隐瞒,不然,怎么会不愿意同他家人讨论婚嫁呢?chris说,不愿给女人的承诺的男人,不是已有二心,就是准备有二心。

即便易大师在她之前,没有想过女人的事儿,可谁知道呢!

万一易大师突然开窍了,对女人又有兴趣,并发现自己并不是他理想中的对象了呢,而且调/教难度太高,准备放弃呢?

易岸不知道糖糖脑子里已经脑补了一部怎么样的狗血剧,却也猜得八/九不离十。

“糖糖,我问你,如果那次寺庙里,我告诉你实情,你对我的感觉会发生变化吗?”

糖糖想了想,信誓旦旦地说,“那是当然,你帮过我,我肯定会把你当成恩人一般敬重的。”

易岸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告诉你了吗?”

老实说,糖糖有些懵…就算他说了实话也没什么区别啊,她那时在庙里见着他,不也是把他当成活佛大师一般敬重么?

所以,有什么不一样?

“糖糖,我希望你不因为任何因素干扰,只纯粹的跟我在一起。”易岸耐心地为她解惑。

糖糖听了忍不住笑出了声,易岸不解,低头看着她。

糖糖说,“你以为你要是长得不帅,性格不好,我能看得上你?这难道不算其他因素?”

易岸也笑了,“没关系,我也是因为你漂亮,性格好,才看上你的。”

漂亮糖糖当然是有十分的自信,可说到性格好…糖糖自己都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声。可片刻,糖糖又想起了病房了,他说的那些话,心头还是梗着一根刺儿。

她想问易大师原因,可这种事儿,从女孩子嘴里问出来,总是有些逼婚的味道。

她喜欢易大师,也知道易大师同样喜欢她,可糖糖不愿逼他。

她虽然耍宝卖乖,却到底也不是个真正不矜持的姑娘。拉着男人的手,厚着脸皮,问人家为什么不娶自己,这样的事儿,她做不出来。

“时间真的不早了,我要回去了。”糖糖敛了笑容,轻声说。

如是往日,话说到这儿,易岸也就要送糖糖回家了,可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不能放开糖糖,不能听她的话。

“想不想进去坐坐?”易岸问。

糖糖想了想,还是点了头。

过年,原本住在易家别苑的李晓清也回了老家过年,偌大的别苑里空无一人。

易大师开了灯,虽然只来过一次的糖糖倒也没有陌生。径直走进了隐隐听到水声的庭院里。

这庭院做得十分小巧别致,有雕刻精致地回廊,有怪石嶙峋的小假山,有轻波漾漾的小池,小池里养着小金鱼,种着绿色的水草。

易伯母把这样的房子送给她,连糖糖自个儿都觉得有些暴殄天物了。

糖糖坐在栏杆上,听到了小猫的叫声,循声望去,一只花斑小奶猫从假山后头窜了出来,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盯着糖糖。那小猫着实可爱的很,身子圆滚滚的,竖着的小耳朵粉粉地,爱人的很。

糖糖问易大师要来猫粮,放在手里逗它,小猫一点儿也不高冷,也不怕人,立马欢腾地跑过来,边吃还边抬头。

它的鼻子黑黑的,嘴角居然有些弯弯的,看起来像在笑。

看得糖糖的心都要萌化了。

“有次我上夜班回家时,在路上捡到的,当时它的腿被人砍了一刀,躺在路边,留了好多血。”易大师在一旁说到。

这么一说…

糖糖低头看了看小猫,那腿上的毛发确实跟周围不太一样。

走路时不明显,跑跳时就有些不利索了。

糖糖摸了摸小猫脑袋,觉得可怜又心疼,她知道现在总有些变态的人,喜欢虐待动物…她只愿这些人来世做猫做狗。

“那它叫什么名字?”糖糖又问。

“没有名字,你要不要帮它取一个?”易岸也习惯性地像摸摸糖糖脑袋,却被糖糖闪开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