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chapter67(1/2)

糖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的她还那样的小。她扎着两个小辫子,像个可爱的芭比娃娃。她牵着爸爸妈妈的手,走在一片银杏林里,满地都是金黄色的叶子,美得就像是童话里的场景。

而‘咯咯’笑个不停的她,就像是童话里,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只是,突然,爸爸妈妈放开了手,面带着微笑,朝她挥了挥手,轻声说,“糖糖,爸爸妈妈要走了,你以后,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知道了吗?”

看着父母一点一点消失,糖糖一边哭,一边追,没跑几步,就摔到了地上了。

“你没事吧?”

糖糖哭着鼻子抬起头,一个少年站到了她跟前,朝她伸出了手。

糖糖抓着少年的手,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哭诉着说,“哥哥,我爸爸妈妈不见了。”

少年微微一笑,宛如清风。

“没关系,哥哥带你走去出好不好?”

“不要怕,哥哥会陪着你的。”

糖糖觉得他的手好暖好暖,暖到她一牵上,好像就再也不想放开了…

“糖糖,糖糖,醒醒。”

耳畔传来声声呼唤,糖糖才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只是…这现实里的声音,怎么跟梦里的声音重叠了?

糖糖睁开了眼睛,入眼便是易岸温柔地微笑,“是不是太累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去?”

糖糖摇了摇头。

扭头一看,满目的翠绿色银杏树,却让糖糖大吃一惊。

糖糖从易岸的怀里里起身,走到最大的那颗银杏树下,莫名的熟悉感袭上心头,“这里是哪里?”

“这是禅寺后院,平常不对香客开放,我爷爷曾经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易岸说。

之前,糖糖误打误撞地闯进里这里,当时看着自己的样子,花痴得不行。

也正是那一次,才让易岸相信,她跟他,或许真的是命中注定。

“易岸。”糖糖回头,看着他,问,“我以前,是不是来过这里?”

易岸愣了愣,有点难以置信地走到她身边,“你记起来了?”

“没有。”糖糖摇头,“我只是觉得我小时候好像跟父母一起来过,可是,我连他们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易岸。”

最后两个字,糖糖语气轻轻地,说不出的可怜。

易岸想了想,还是伸手,将糖糖揽入了怀里,轻声安慰,“没关系的,糖糖。”

有些事,她不记得也好。

易岸将糖糖送回艾公馆,宋慧颖留他吃饭,易岸没拒绝。他应承的当下,不经意地看见旁边的糖糖轻轻松了口气。

饭后没多久,许美诗就带着女儿来了艾公馆。

宋慧颖着实不喜这对母女,可当着易岸的面又不好直接将人赶出去,再来,也怕吓着糖糖,这才让她们俩进了家门。

隔老远,雪乔就甜甜地冲糖糖喊了一声,“糖糖。”

易岸抿了抿嘴,收起自己的无奈,朝糖糖笑了笑,“她是你叔叔的女儿,旁边那个是婶婶,叔叔就是你在医院里见到的那个。”

糖糖她还记得那个温文尔雅的叔叔,他说话很好听,总是嘘寒问暖的。

“糖糖,你终于回来了,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有多担心?”

“是啊是啊,糖糖你住院期间,雪乔她给你叠了一大盒幸运星,说是要给你祈福。我说她幼稚,她还不听。”许美诗笑着说道。

艾雪乔才刚一落座,就缠上了糖糖手臂,糖糖有些惊恐,想退后,可又觉得这样不太礼貌,只好忍着,细细地回,“谢谢。”

这可不像是艾大小姐的作风啊。

艾雪乔偷偷跟自己母亲交换了一个眼神,嘴角露出一丝窃笑。

易岸不露痕迹地伸手将糖糖拉到了自己身边,浅笑着说,“这段时间有劳婶婶跟堂妹费心了。”

因着洗心寺同李凤娇闹出的不痛快,许美诗索性破罐子破摔,丝毫没给易岸好脸色。

“我说易岸呐,之前糖糖住院我们也就不说了,现在糖糖都已经醒了,你们毕竟还没有结婚,我看呢,你也不好多留在艾家,省得别人说闲话。”

“你要是没话可说,就先回去。”宋慧颖皱着眉,颇为不满。

许美诗张了张嘴,一副要理论的架势,宋慧颖眼睛一瞪,她还是讪讪地闭了嘴。

糖糖虽然还不太明白婶婶说得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却也明白,并不是什么好话。她虽然记不得自己跟易岸的关系了,可到底还是护短的…

她下意识地握住了易岸的手臂,易岸只说,“没事。”

无人打理的许美诗母女只坐了几分钟,便离开了。

易岸看了看表,刚要开口,糖糖就抬起头,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怎么了?”

易岸发现了,自从糖糖进到艾公馆,便一直坐立不安,时时刻刻都要拉着他,生怕把他弄丢了一般。

“你…不要走,好不好。”糖糖低下头,轻轻地掰着他的手指,“我有点害怕。”

原来如此…

糖糖清醒以来的这段日子,一直都是易岸陪在身边,就算是晚上,他也睡在糖糖病房一墙之隔的休息间里。

如今的艾公馆对糖糖来说,只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会害怕也是正常的。

易岸当然想留在她身边,他也知道只要自己开口,奶奶肯定会同意他住进艾家,可是,这样对糖糖的病情,一点帮助也没有。

他问过医生,医生也建议他不要过多了参与到糖糖的生活。让糖糖回到了以往的生活轨迹里,会有助于她恢复记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