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章 神秘的黑衣女人(1/1)

夜深了,夜的帏幕轻轻的拉上,把整个关家村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连月亮、星星也遁入了深邃的星空,不见了踪迹。这一晚,注定是一个不安宁的晚上。关家,关小楼的房间里。关小楼正在和关越一起接受关胜的训斥。关小楼看着关胜:“爹,我觉得关二伯这个命案不简单。”关胜眼睛一瞪:“简单不简单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警察还是你是什么?”关小楼正视着关胜:“爹,我不是警察。但是,我觉得我们有义务让命案水落石出。”关胜冷哼了一声:“那是警察的工作。”“爹。”关小楼喊道:“你不能这样,关二伯这样会死的不明不白的。”关胜正要发怒,一旁的关越见势不妙,连忙上前:“老爷,您消消气,消消气。”给关胜递上茶水,“老爷,您放心,我一定看住少爷,不让他出关家大门一步。”关胜看了关小楼一眼,接过了关越的茶水:“好,如果少爷出关家大门一步,我就那你是问。哼。”关越连连点头。关胜狠狠的警告了关小楼一番,离开了。“少爷,你还是听老爷的话,别去管什么无头尸体,什么女鬼,什么冤魂索命了。”关越在不停地劝说关小楼。可是关小楼只是一个劲的摇头:“阿越,你要是还把我当成少爷,你就听我的。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我一定要弄清楚。”看着关越:“你给我说说什么南明的宝藏吧。”关越一想:有关南明的宝藏,这是历史问题,也算是知识吧,应该给少爷讲讲。关越坐了下来:“少爷,这南明的宝藏这是一个传说。”关小楼不耐烦的说:“我让你说你就说,管他什么说。”关越点头:“传说之中,在明朝末年,李自成率领起义军攻陷了北京,当时的明朝贵族子弟几乎全部被李自成给囚禁了。只有福王在死士兵的保护下带着明皇宫的大批宝藏逃了出来。福王逃到了南方,在福建建立了南明,派遣大将秘密的把宝藏藏在了江南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准备日后起事之用。可是,直到南明灭亡,福王也没有去动用过这笔宝藏,而关于宝藏的所在地就更是没有人知道。”听到关越一番有关南明历史和宝藏的事件,关小楼沉默着:“那,为什么,村民说关家村十二里之外是宝藏的埋藏地点呢?”关越笑了:“少爷,我看啊,这些村民一定是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流言,说荒山上有宝藏,他们啊,穷怕了,所以就一股脑儿的去挖宝藏了。”“有道理,”关小楼听着不断的点头,“可是,这个流言是谁传出来的?阿越,你以前听说过荒山上有宝藏吗?”关越苦笑着摇了摇头:“少爷,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流言也是前一段时间出现的。好像、、好像我是听关二伯说的。”“关二伯?可是现在关二伯已经死了。”关小楼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阿越,我觉得大荒山上一定没有什么南明的宝藏,这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安排的。”“咔嚓”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树枝断裂的声响。“什么人?”关小楼警觉起来,立刻熄灭了烛火,打开房门追了出去。屋子里一个黑影闪过,神秘的黑衣男子又出现了,他看着追出门外的关小楼,皱着眉头:“怎么回事?难道我找错人了吗?这根本就不是他?可是为什么和他长得如此的相像。”黑影移动了面前,在黑暗之中看着关小楼的背影,思绪万千:自己被困了这么久,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他一决高下,可是现在、、、他还是他吗?黑影之中的男子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难道、、他‘‘已经转世了?”男子越想越觉得可能:哼,好,就算你已经转世了,但是,我不会放弃和你决斗的。我一定会让你记起你的前世,记起你前世都干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黑影之中的男子狂笑。可是奇怪的是关小楼他们却什么也听不到——也看不到黑影之中的男子。“哼。”墙头上站着一个身着夜行衣的黑衣人,看到关小楼和关越追了出来,冷哼了一声。“你是什么人?”关小楼在夜色之中,看不清楚来人的样子。“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墙头上的人开口说话了。关越一听,轻声说:“少爷,好像是个女的?”关小楼没好气的说:“你少爷我又不是聋子,我当然可以听出来她是个女人。”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么,不知道、、小姐、、哦不,女侠,你夜访我关家有什么高见吗?要是不介意的话,下来坐坐如何?”关越听了,大惊,扯了扯关小楼的衣袖:“少爷,这个女人来历不明,你怎么能够让她进来啊?”关小楼:“你懂什么?我们已经到警察局报案了,我们现在拖着她,等下警察巡逻过来,正好可以抓住她。再说了,就算她进来,你少爷我还会怕她吗?”黑衣女人见关小楼与关越在嘀嘀咕咕的,提高了声音:“你们说好了没有?”关小楼与关越同时住口,一起看着墙头上面的黑衣女人,异口同声的说:“好了。”黑衣女人仿佛非常满意关小楼他们的表现,点了点头,说道:“我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们,不要插手这件事情。这是冤魂索命。如果你们在干涉,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们。”关小楼一听,看了看关越,吐了吐舌头,叫道:“阿越,冤魂索命啊,你怕不怕?”关越缩了缩脖子,点了点头,说道:“少爷,我好怕啊,我不要没有头啊。”关小楼看着黑衣女人:“哎呦,我好怕啊,女侠,你去和那冤魂说一声,让她不要来把我的头拿去啊。”黑衣女人也听出了关小楼俩人的嘲弄之意,大怒,正要再说什么,忽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黑衣女人一惊。“什么人?抓住他。”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从街道上向着黑衣女人的位置奔了过来。“哼,关小楼,你等着,冤魂索命吧。”黑衣女人恶狠狠的扔下一句话,就跃上墙头,准备逃走。“抓住她。”“站住。”“不要跑。”警察们看到黑衣女人要逃跑,立刻开口警告。但是,黑衣女人并没有停下,“准备。”十几支枪朝着黑衣女人的身影,“开枪。”“砰砰砰”“砰砰砰”接二连三的枪声响了起来,黑暗之中,只听到一声闷哼。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走,四处搜索。”一个警察看了一眼黑衣人逃脱的地方,一挥手,追了上去。“是,长官。”

关小楼跃上墙头,回过头, 对听到枪声,正闻声赶来的关胜说:“爹,不是我一定要管这件事情,可是,人家已经找上我们了,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说完,不等关胜再说什么,纵身就从墙头跃了下去。一旁的关越早就注意到关胜黑着脸,见势不妙的他悄悄地离开了,他可不愿意自己一个人独自承受关胜的怒火,当然他的心里没有忘记好好地咒骂一下关小楼。

从家里出来的关小楼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他尾随着警察们就跟了上去,准备看看那个神秘的黑衣女人究竟是什么来路。当然,对于黑衣女人对他的警告,他是一个字也没有放在心上,他关小楼自出生以来就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鬼,什么冤魂,就算有,他也不怕,因为她觉得有的时候,人甚至比鬼可怕的多。更何况,他的兴趣就是破案,只要是他关小楼感兴趣的东西,就一定要去弄个明白,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拦不住他,更何况只是一个陌生的黑衣人的毫无顾忌的出言恫吓——他更加没有放在心上。黑漆漆的街道上空荡荡的,偶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出一两声不知名的虫鸣,在静谧的夜晚显得异常的凄惨。“什么鬼东西,这么晚了还叫个不停?”关小楼一个人在街道上荡了好久也没有什么发现,不由的觉得有些无聊。

前面忽然有了一丝光亮,关小楼一喜,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迎面走来几个警察,关小楼上去准备拉住他们。“谁?什么人?”警察们把枪顶着关小楼,声音之中有着恐惧和不安,关小楼拨开了他们的枪:“哎哎哎,警察大哥,我是关小楼啊。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一个警察把手中的火把凑到关小楼身前,待看清楚是关小楼后,几人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关少爷啊。您可吓死我们几个了。我们还以为是碰见了、、、、”关小楼一听,听出了其中一定有古怪,问道:“各位警察大哥,不知道碰见了什么啊?瞧你们吓的。”几个警察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有着恐惧:“关少爷,不是我们几个哥们胆子小,实在是、、唉,实在是,刚才我们看到的、不是人啊!”此言一出,关小楼立刻感到周围的温度降了下来,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打了一个寒颤,把身躯向警察身边靠了靠,试探的问道:“你们看到的,不是人?难道是鬼啊?”谁知,这几个警察却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战战兢兢地说:“是啊,我们看到的是鬼,是一个无头冤魂,她还说、、、他还说、、、”关小楼听着警察重复着这几个字,不耐烦的问道。“啊,、、”谁知,刚一出声,警察们就发一大喊,四处散了开去。关小楼正要嘲笑他们胆子小,却感觉到有人站在自己的身后,但是,当他听到声音时,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一阵寒风无缘无故的吹了起来,一滴液体滴到了关小楼的脖子上、、、“还我头来、、、、”“还我头来、、、、、”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一字不漏的传入了关小楼的耳中。关小楼的头上开始冒出了冷汗,牙齿也开始不断的打颤,感受着拿滴不知名的液体由自己的脖子上开始慢慢地向着自己的身上流下去,关小楼感觉自己的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不会的,不会的。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呢?”关小楼握紧了拳头,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在他的身后不足二十米的地方,一个白衣人直直地站在那里、、、、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