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六章 给你头(1/2)

在一片漆黑的夜晚显得那么的醒目。

可是,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这个白衣人少了一个头!!!在他的肩膀上是空空的,并没有脑袋!!!

关小楼的牙齿都打颤了:“啊,你不是鬼,你到底是谁?”关小楼终于还是转过身来,就这样和无头白衣人面对面的对视着。

但是,无头白衣人口中反反复复的只是重复着:“还我头来,还我头来。并且一步步的向着关小楼靠近。

“大荒山上,无头冤魂,午夜索命,触之枉死。”“大荒山上,无头冤魂,午夜索命,触之枉死”“、、、、、、、”

无头白衣人与关小楼对视良久,终于转身离去,口中喃喃的说着这十六个字。

关小楼就那样看着无头白衣人离去,他没有追上去,他看的眼睛都直了,浑身毛骨悚然——他注意的无头白衣人的脚离了地面有本尺的距离——无头白衣人是漂浮在地面上的。

黑暗之中,一个黑影“咦”了一声——关小楼房间里面的那个神秘的黑衣男子又出现了。他负手站在街口,静静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幕。

“有趣,真是有趣,看来不止我一个人在关注着他啊。”黑衣男子嘴角扬起,勾勒出一个微笑:“不过,他是我的,谁也不能和我抢,哼。”

黑衣男子又化作一阵黑雾消失了。直到无头白衣人从自己的眼前消失,关小楼才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浑身上下已经全部被汗给浸湿了。

“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鬼魂的存在吗?”望着无头白衣人离去的方向,关小楼陷入了沉思。虽然他不愿意相信世界上有鬼魂的存在,但是,刚才的一幕却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

黑漆漆的夜晚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可是关小楼却没有感到哪怕是一丝的悸动,他已经被刚才的一幕震惊了,他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之中:原来他的是决计不相信这个世界上鬼魂的存在的,可是就在刚才,一个无头的白衣鬼就和他面对面的站在一起,还面对面的和他对视,这——让他的信仰开始动摇了。

血,猩红猩红的,“滴答滴答”的落在地面上,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分外的清晰,白色衣裳的无头鬼又回来了,依旧是脚不沾地,依旧在口中喃着:还我头来,还我头来…

关小楼并未注意白衣无头鬼,依然低着头沉思,但是白衣无头鬼这次却向他走,不,说的确切一点,是脚不沾地的向着关小楼飘了过去。

他的手中拿了一个圆圆的东西,上面不断的有殷虹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滴落到地面上。

“滴答滴答”,血一滴滴的落到关小楼身前的地面上,溅到了关小楼的衣服上,但是关小楼却似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依旧连头也没有抬,白衣无头鬼把右手一伸,一个男人的脑袋出现在关小楼的眼前。

男人的头和关小楼几乎鼻子碰鼻子,嘴巴碰嘴巴了,当然,关小楼的眼睛也和男人头上的眼睛对视了。男人临死前一定是非常的恐惧,甚至在他死了以后,依旧把眼睛睁着大大的,关小楼知道这个脑袋的主人一定不是被这个无头鬼魂杀死的,而是——被他活活的吓死的。

然后这个无头鬼才把他的脑袋割下来的。

“给…你…”白衣无头鬼的身上断断续续的说出两个字,把手上的脑袋硬生生的塞到了关小楼的手上。

随后,又带着那几个字从关小楼的身后飘走了…“大荒山上,无头冤魂,午夜索命,触之枉死、、、、”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显得格外的清晰。

关小楼呆住了,他凝视着自己手上的那个圆圆的不断滴着液体的东西,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正在一点一点的远离自己的身躯——男人的脸上带着一幅不可置信的神色,眼中带着深深的恐惧之色,额上青筋突现,两个眼珠瞪得大大地——差一点就要从眼眶之中凸出来,非常明显是被吓死的。

关小楼凝视了这个脑袋良久,直到血液已经沾满了他的衣裳,直到脑袋的血液已经开始结痂,关小楼终于站起身来,看着脑袋,脸上的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转过身去,看着空荡荡的大街喊道:“原来如此,什么鬼魂索命,全都是假的。哼,我一定要让你这个假无头鬼变成真的无头鬼。”

说罢又看了看手中的脑袋,苦笑道:“老兄啊老兄,你害得我还得上警察局走一趟啊,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还你一个公道的。你、瞑目吧。”

说着,轻轻地把头上的那两个瞪得大大地眼睛合了起来。经过一夜的折腾,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关小楼在附近找了一块破布,包了手中的无名死者的头就往警察局走。

甫一接近警察局,关小楼就看到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里三圈外三圈的把警察局团团围住,戒备森严。让人觉得一股压抑的气氛压抑在四周的空气中,让人喘不过气来,关小楼的心中暗道:不好。

走进警察局,关小楼的心里就“咯噔”一声,心直往下沉,他似乎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果然,警察局里面,每个人的脸上都肃穆异常,大家都不说话,关小楼也没有破坏这种气氛,他看到了在一副担架上,盖了一张白布,关小楼轻轻地走上前,把白布揭开一角,脸色一变,又放下了白布。

此章加到书签